讲经说法
+

亿万富翁曹德旺:不让我出家当和尚,那我捐112亿!

2018-1-21     作者:妙音     来源:妙音网

来源|中外管理杂志(ID:zwgl1991)

▲ 腾讯财经《财约你》独家专访曹德旺

放眼中国商界,鲜有企业家如佛教徒曹德旺一样,如此虔诚地将信仰价值观融入企业经营与个人修行之中。

作为中国制造领域最成功的企业家之一,今天身家超过125亿的曹德旺,捐出去的钱也基本相当于这个数,而他坦言自己只把这些财富当作身上多余的赘肉和修行自律的根本。

“上天给你的财富自有定数。钱对你们来说是钱,对我来说我是在减肥,是在消除赘肉。”

在曹德旺硕大的办公室里,最醒目的位置摆放着一本巨大的《金刚经》(他被称为中国首善,累积捐款近百亿,却说[施恩图报非君子,只会带走金刚经])。

另一本同样大小的《金刚经》,放在他几年前花7000万元购置的豪宅门厅中央,每天进出得见。

亿万富翁曹德旺:不让我出家当和尚,那我捐112亿!

过去一年的媒体喧嚣并未扰乱这位汽车玻璃大王的步伐。

参佛、修行、捐赠、布施、全球建厂,每一步都走得有条不紊。偶尔,曹德旺也会回应舆论关于“跑路”、“海外投资”话题,但每每说真话换来的是再一轮的误解,他也只是一笑置之,称“给他们一个开心的理由,有何不可呢?”

即便最近再因对媒体直言看空房市,建议大家“尽快卖掉多余的房子”而被热炒,他也从未想过做站在风口浪尖上的网红企业家,一如其自谦:“我没什么本事,就是死心塌地做制造业”。

很少有一位中国企业家比曹德旺拥有更加虔诚的信仰价值观并彻底践行。经商四十载,他全部的兴趣集中在两件事上:出则带领福耀进击厮杀,入则放下执念修心参佛

作为中国制造领域最成功的企业家之一,他在传授行商经验时,也只给出了跟日本稻盛和夫完全一致的四个字:“敬天爱人”。

亿万富翁曹德旺:不让我出家当和尚,那我捐112亿!

一路带领福耀从一个乡镇小厂成为全球化的中国制造企业,如今曹德旺犹如得到“佛报”。而财富对他而言,更大的意义是养活着上下游十多万人,并让企业延续下去。

至今年逾70岁,曹德旺仍然保持旺盛的精力,每天6点起床,一天工作数十小时,假日不休。

亿万富翁曹德旺:不让我出家当和尚,那我捐112亿!

怀揣定力,践行企业家责任

在2017年11月,曹德旺接受《中外管理》专访时,他更大的乐趣是谈佛道。对视佛教为灵魂的曹德旺而言,与做企业的大道相比,“术”已不那么重要,他更看重智慧!智慧就是法、是规律,也是理解万物的基础。

《中外管理》:您从少时就笃信佛教。我们知道日本的经营之圣稻盛和夫也是虔诚的佛教徒,信佛究竟对于做企业有怎样的帮助?

曹德旺:帮助很大。因为佛教的精神核心就是要求企业家研究“我”与社会管理的问题。

企业家怎样才能够得到社会尊重?就是你先尊重社会。因此自律、自强、自尊、自爱的精神对于企业的发展有很大帮助。你要想做大做强,必须做到自尊、自爱、自律、自强。

《中外管理》:我们都知道盈利是企业家的一种责任,但是能够做到获得尊重、对社会有贡献这种境界是很难的。身为优秀的企业家,您怎么理解企业家的责任?

亿万富翁曹德旺:不让我出家当和尚,那我捐112亿!

曹德旺盈利是第二位的。对于企业家的责任,我还是那几句话:首先你应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你的首要责任是国家因为有你而强大,社会因为有你而进步,人民因为有你而富足。

现在我们经常讲到丰田汽车的丰田章男先生,如果没有当初老丰田、老一代企业家把汽车技术、产业做到这样,后代能得到什么?

但是丰田为整个社会,为人类带来多大的方便、贡献?这才是最重要的。我们真正应该尊敬的是这些曾经为社会做过贡献的企业家。

《中外管理》:对于福耀而言,又将什么视为自己的责任?

曹德旺:因为汽车需要玻璃。中国是大国,必须有一个企业有这个担当,我来帮你做,福耀就是怀揣这样的责任,给汽车企业做玻璃。

亿万富翁曹德旺:不让我出家当和尚,那我捐112亿!

《中外管理》:福耀30多年前就进入制造业,亲历了制造业的演变发展,您觉得我们在哪些方面应该向国外的制造业企业取长补短?

曹德旺我们最缺的是一种精神。中国人应该放下心来,定下心来。日本人的典型特征是工匠精神,做事情很认真,德国人也很敬业,美国现在也开始讲恢复制造业大国地位。

我们更应该放下心来,虚心地向世界发达国家学习他们高度敬业负责的精神,我认为需要做这个事情。

亿万富翁曹德旺:不让我出家当和尚,那我捐112亿!

做慈善对我是减肥削赘肉

《中外管理》:媒体评价您是持戒行商,其实做企业也是一种修行,您怎么理解这个修行过程?

曹德旺修行的目的是什么?是把自己做人的标准炼出来,修行体现在做人。

那怎么修呢?把刀扎到肚子里,这边太肥了割掉一点点,那边有多余的赘肉也要割掉一点点。我捐了很多钱,加起来有110多亿,已经花掉30多亿,我有气魄做这件事。

钱对你们来说是钱,对我来说我是在减肥,是在消除赘肉。

亿万富翁曹德旺:不让我出家当和尚,那我捐112亿!

《中外管理》:做慈善对您最大的意义是什么?

曹德旺慈善的目的就是学会做人,把自己修得自尊、自重、自爱、自律。中国的三教,道教研究人与自然的和谐,儒家研究的是人与治人,佛家研究的就是我与社会,倡导灭掉“我”,这与儒家的克己复礼有些相通。

亿万富翁曹德旺:不让我出家当和尚,那我捐112亿!

智慧是没有规矩的,它就是法

《中外管理》:作为虔诚的佛教徒,您如何在佛家思维和商业思维中找到平衡?

曹德旺:它们有相通之处。企业家的事业是风险事业,要规避风险的时候,就像你开车一样,看到300米以外有一个大岩石在滚,你要判断它是往哪个方向滚,考虑是否要过去。你如果只看着眼前,开到跟前了才发现它过来,那你就完了。未雨绸缪就是这样来的,要通过现象来判断走向,佛家也提倡这个东西。

所以我们在修行过程中,要学会通过现象来判断问题。比如儒家《易经》提倡的象数化,这个现象有多少数量?实际上就是现代MBA课程的管理统计学。

亿万富翁曹德旺:不让我出家当和尚,那我捐112亿!

我们弄清楚了,用现象判断问题的走向,了解事情这样发生,带来的结果是什么?会起到怎样的连锁反应?如果未雨绸缪,走在它前面,你就不会死。

《中外管理》:能够敏锐判断未来,这种做企业的智慧如何修得?

曹德旺智慧跟知识不一样,知识可以从书本上学,而智慧是没有规矩的,它就是法。

佛家倡导“法无本尊,观法无我”。

第一层解释:我是一切危害社会的根源,坏的事情都是我心在作怪,有我才发生这个事情,如果天下没有我就不会发生这个事情。

第二层解释:法无本尊,任何办法没有起源的地方,法是因缘而生,因为发生了这个事情,才想用法律、办法来解决。缘尽法灭,这个事情解决了,法就没有用了,没有基础了。法,一切都是为了治理针对某项东西而来的。

这同样可以用在做企业上。任何思想都有它的时效性。时代变了、形势变了,人的思想也在变,你再故步自封、守株待兔肯定不可行。

亿万富翁曹德旺:不让我出家当和尚,那我捐112亿!

全球化是所有企业的终极目标

《中外管理》:福耀全球化、走出去也是“主动出击”吗?

曹德旺:全球化是所有企业的终极目标。企业不断壮大以后,必须国际化,才体现出它的终极目标,只有它的价值实现了,才是一个非常伟大的事业。

所以,有些人说的:一走出去就说“某某人跑了”,是非常狭隘的。

亿万富翁曹德旺:不让我出家当和尚,那我捐112亿!

《中外管理》:就像当年中国盛唐时的丝绸之路,只有自信、开放才能走出去?

曹德旺:自信是一种素质,是一种修养。企业家培养自信,一要学会敬天,二要学会爱人。你能够做到这些肯定会有自信。第三你有一种自强不息的精神,再加上一个非常高的境界——追求报国为民的理念。

《中外管理》:2017年,媒体大幅渲染福耀在美国遭遇的文化冲突和劳资矛盾,面对各种争议,您保持淡定的勇气来自哪里?

曹德旺来自自信,因为我没有做对国家对人民不利的事情,我就会很淡定。

《中外管理》:现在回过头来看,您觉得福耀的海外战略算成功吗?

曹德旺:现在还不能够算,但是我感到自豪,因为我的产品长期得到美国用户的认知和认同,我有能够生产出他们认同的产品的技术,我有底气去美国投资。

亿万富翁曹德旺:不让我出家当和尚,那我捐112亿!

《中外管理》:西方人信仰基督教,您在美国建厂,一开始会有不适感吗?

曹德旺没有。真正开明的人知道,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有他的短处肯定也有他的长处,如果都是短处怎么生存下来呢?

你应该虚心地去研究他长处在哪里,短处在哪里,什么东西可以用,什么东西不可以用。这就是开放,以一种包容的心态来接受世界万物。

亿万富翁曹德旺:不让我出家当和尚,那我捐112亿!

走出去,你要发自内心尊重他

《中外管理》:您是真正以一种开放的胸怀走出去,到美国、德国、俄罗斯,去迎接不同的文化,这些地方给您带来的收获又是什么?

曹德旺我有一个最大的感受,就是不管什么东西我都觉得好吃,因此很适应。这就是包容的好处。因为你起心动念,你的心接受了它,当然你的行为也就接受了。本地化,你要发自内心去尊重他。而不应该让自己跟人家对立。

《中外管理》:在俄亥俄州的工厂,福耀也雇佣了很多美国工人,对您来讲管理美国工人和中国工人有什么不一样?

曹德旺:文化上不一样,第一,你跟他们讲话的时候要注意的就是,承诺必须兑现,而你也不要轻易承诺;第二,讲话就是讲话,不要有推推搡搡、握手、勾肩搭背等行为接触,这样他认为你不稳重,不够尊重他。

亿万富翁曹德旺:不让我出家当和尚,那我捐112亿!

《中外管理》:媒体对于福耀的报道,反映出美国工人和中国工人文化理念有很大差异,比如美国工人很难接受加班,看起来也没有中国工人勤奋。这会影响当地工厂的生产效率吗?

曹德旺:我认为看你怎么处理。美国工人有美国工人的优点,中国工人有中国工人的优点。

有的中国工人做事情不够认真,没有美国工人较劲。你把工作交给美国人做的时候,这个动作教会了,他只懂得这样做,很负责、很较真儿,这是我们跟他们比不了的。

中国工人做不完的,可以加班做,但美国人不会给你干。但是真正培训他会了以后,美国人做事情快,他不会想办法偷懒。中国工人有的时候会自作聪明。

还是那句话: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有他的长处,肯定也有他的短处。

亿万富翁曹德旺:不让我出家当和尚,那我捐112亿!

《中外管理》:您在全球办厂用了大量多元化的跨国人才,您对跨文化人才的使用有什么经验?

曹德旺:人力资源,实际上这些在我们中国的古老文化中有很多可以学。

《大学》里就开始讲“以人为本”了——“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

读书来干什么?是让他懂道理。懂了道理又怎么样?会懂得“至善亲民”,它用的是“民”,不单单是某个人,泛指天下所有人,“以人为本”就是从那一篇开始,包含了所有与人相处之道。

中国文化里,李白《琵琶行》里有一句“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这是我用人的政策。

你要以结因缘维护跟他的关系,你要关注他的发展,关心他的利益和他的前途,这就是我的用人之道。

亿万富翁曹德旺:不让我出家当和尚,那我捐112亿!

上天给你的财富自有定数

《中外管理》:据说您几年前花7000万给自己盖了座豪宅,住进去了却在纠结“佛祖是在菩提树下修行的”,现在还纠结这个问题吗?

曹德旺:现在不纠结了。但是我认为,我们应该自律。如果不限制自己,你把上天给你的财富指标用完了,你也就完了。

我认为冥冥之中有人在给我们定调,你这辈子吃多少斤猪肉,吃多少斤大米是有定数的。

亿万富翁曹德旺:不让我出家当和尚,那我捐112亿!

《中外管理》:现在财富对您来讲意味着什么呢?

曹德旺:财富不是你一个人的,财富只是满足你精神上的需要而已。我现在精神上也不需要它来安慰我。我更高的兴趣是做成每一件事情,而且做出真正社会认同的、需要的产品。

《中外管理》:您说福耀要做百年企业,您觉得现在30岁的福耀可以传承下去的是什么?

曹德旺:真正的实业企业,最终的传承是制度、文化。你不要讲财富传承,财富会引起争夺的混乱,陷入财富的争夺混乱里,企业就倒塌了。

《中外管理》:您最希望把什么东西传承下去?

曹德旺:福耀要由谁来继承?我认为应该传贤不传后。他真正有能力,有这个胸怀境界担当起报国为民的责任。所以要真正传给有担当能力的人。

亿万富翁曹德旺:不让我出家当和尚,那我捐112亿!

一位亿万富翁的学佛心路:千金散去品佛味

亿万富翁曹德旺:不让我出家当和尚,那我捐112亿!

世人多喜追逐财色名食,不惜一生为之牵肠挂肚。也有些人虽然前世善业果报现前,但他却能不贪今世之富贵,而将之再运用到广泛的慈济利民之善举上来。结果福报反而愈发增上,并为来生做好了积极的准备。有智慧之人就是这样从长远角度考虑,力图使人生进入一种良性循环。圆波就是这样的一种人。

记得二○○○年五月我去广东江门市时就住在圆波家。他家的别墅坐落在一个风景优美的山下,整个山谷充满鸟语花香,闲云流水相互唱和、俯仰,真真切切是一个禅修的绝佳去处。在这里呆了几天,其间圆波向佛学院汉僧经堂捐助了一百万元善款。拿到一大箱满满的人民币后,我在内心真的很随喜他的这一功德。不过与他相处的这么多天中,我最随喜的还是在他家的阳台上,他所讲述给我的他的学佛经历。这种向上、向善、向最究竟的去处攀登不息的努力,才是让我最感欣慰的。

我学佛的境界并不高,但我总愿把我体会到的佛法美味与世人共享。这小小佛味在我是很值得珍惜的人生境况的提升,于别人恐怕也不无裨益。当越来越多的人体味到这妙法滋味,并将之也和盘托出奉献给别的众生时,我想这世界恐怕也就即将归之为纳百川为一味的法海宝洲了。

自小在香港长大的我出生于一个父母都务农的家庭里,家中有八个兄弟姊妹。我们这个家庭虽大,但却不是一个佛化家庭,八个兄妹当中,只有我和一个姐姐最终走上了学佛之道。父母的文化水平只有小学程度,自然无法给予子女正确的家庭教育。他们虽然烧香拜神,但对宗教却无论如何也谈不上“信仰”的层次。他们拜庙的目的只是求个心安理得,当然也包括一些无知的祈求,因为他们认为一切都是“上天”所赐,当然需要礼拜各方天神。至于真正操纵人命运的因果规律,他们却一窍不通。

幸好我还有机会接受学校教育。中小学是在香港读完的,接着便到台湾读大学,念物理系。记得那时很迷数学与物理,但读起书来却读得异常痛苦。一方面是由于没有这方面的天分,一方面是觉得,不论用X、Y怎样推理,也无法得出关于宇宙的一个通用运动规律的公式来,更不用说用数学公式、物理定律去解答我日渐增多的对于人本身、社会本身的疑问了。那时我无有任何确定的宗教信仰,但感觉上似乎总对佛教多了一份关注、一份好感。上大三时有次偶然看报纸,忽然发现有一篇介绍广钦老和尚的文章,尽管很短,但它讲述的有关老和尚慈悲心切的点滴话语却长久地打动了我,看得我莫明其妙地流了很长时间的泪。当时的我太佩服在一个混浊不堪的社会里,一个老和尚能有如许的清洁悲心,于是不懂任何佛教仪轨、教义的我便在心里自觉自愿地“皈依”了他。

大学毕业后返回香港,在新界的一所英文中学里任教,教授物理和数学。那时的我虽对广钦老和尚佩服得五体投地,但由于业缘所限吧,我却一直没有缘分得以深入佛法去真正闻思,思想认识上对佛法的甚深义理仍然处于无知状态。一个很偶然的机会,我在一间书店里看到了冯冯居士的作品,就好像久已迟钝的心地突然被一把利刃划开一道口子一样,心间忽然闪过一道灵光,“为什么不把它们全买回去好好看一看呢?”等到逐一细看过这些书籍,我才算是慢慢对灵界、鬼神、六道轮回及佛门六通等现象有了一个初步的认识。但一些基本教理,如四圣谛、十二因缘、真俗二谛、因果律、缘起性空等还是不明所以。因而在读《心经》、《金刚经》时,总是对空有之间的关系一头雾水。虽然如此,但冯冯居士的文章对一般普通大众而言,还是很具有启发性的。不久我终于请到了一本我钦敬已久的、早已在心中皈依过他的、广钦老和尚的开示语录,好像与他老人家特别有缘似的,我总觉得他说的话句句都印在我心里。他教导出家与在家二众修行的一些基本原则,实是所有修行人都不该错过的良训。特别是在读过这本开示录后,我自然而然地对因果律产生了定解。我觉得这就像天要下雨一样自然:为什么我对广钦老和尚情有独钟?如果不是前世积下这亲近之因,现在的亲近之果又何从得生?可叹自以为聪明睿智、远见卓识的人们,恰恰是大自然中最没有眼光的一群。我们可能连刚刚发生过的事都记不得,但我们却那么自信地认为我们没有眼见、没有记忆痕迹的前世、前世之因绝对不存在。老鹰能在三千米的高空发现地面的一只兔子,我们人类能吗?整天说眼见为实,戴上十副眼镜,你的眼见又有多远?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所以我从心底喜欢、敬爱广钦老和尚的情感,我想这因缘也许很久以前就已种下了。当然,我的意思并不是说我们看不见的东西就一定存在,我只是想说明这世上没有无因之果。

打开了因果律这个结症,我的学佛之路平坦了许多。有了一定的闻思基础后,在一位法师的指导下我开始了禅修。我自己感觉之所以有了一些佛教理论知识并不能全部转为道用,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在于我没有定力,些微的外部刺激都可以转换我的注意力。还要这么心随境转的话,恐怕当死神降临时就只能再次被业力所转了。再来人可于闹中取静,我想我还是静中求定吧。记得那时我常常带着我最喜欢的一条狗跑到一个僻静的山头,找块平坦的石块后就开始在上面“止观双运”起来。四周静悄悄的,小狗乖乖地卧在我的脚边。云在青天上、水绕山间流。闭上眼睛,你会感到心融化在蓝天里,万事万物竞自由,与你一点也不妨碍,整个境界空灵一片。每每打坐完毕,睁开眼睛再一次目击山下奔波不停的芸芸众生,我心里就一阵阵难过:什么时候大家都能静下心来一起体会心的平静与幽香啊?我真的是愿意以心香一缕供养所有众生。

在那家英文学校工作了十余年后,为了将全部的时间与精力投入到修行上,并着手编写佛教普及读物以便与大众共享佛法甘霖,我主动辞去了教职,专一把佛法当成工作与生命的全部。可能我的前世所植善根比较深厚吧,这一世显现上的福报还比较大,无论是生活还是行善,所需的钱财倒是从未匮乏过。以前曾认为钱这个东西尽管不是精神富有的标志,但好歹也是养家糊口的必须。与佛法相濡以沫了这么多年后,却越发觉得如果不把千金散在能帮助众生启发灵智、脱离苦海的“刀刃”上,那这财富真的是一种不堪承受之重负。故而下定了万般不求、金银不为所累,但求了达心性并与众生同享佛法甘露的决心后,身心世界豁然通泰,于是便一门心思投入到闻思中来。越是深入经藏、越是定慧等持,我对佛法的殊胜也就感触越深。虽然我自己还不可能超越世间法,但十多年的学佛经历已足以使我以身心的全方位改观对佛法做出一个由衷的评论:它可以让我的生命无拘无束地自由绽放!

由于编书的缘故,我经常往来于香港与内地的一些大城市之间。转的地方越多,越感到末法的悲哀:表面上看来,几乎每个沿海开放城市都有一批数量不少的信佛者。其实你问问他们,十有六七连五戒十善都不懂。他们往往是跑道场的最热心分子,东西南北经常都能看到他们成群结队的身影。对他们来说,跑道场、参加法会、拜见高僧活佛、举办佛事活动就像是赶庙会一般热闹。一些人拜佛进寺的理由很难与了生脱死挂上勾。我眼见身边许多念佛的人,一方面对这个五浊恶世如此贪恋,一方面又口口声声一口一个“阿弥陀佛”。因为这种缘故,故而清净的道场实在难觅。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九七年当我头一次听闻了色达喇荣佛学院的名字后,我就想无论如何我也要亲自去一趟这个地方。如果真是一个殊胜道场的话,本来就置身于末法时代的我,要是错过这段因缘,那就恐怕百千万劫也再难遇解脱胜缘了。下定了决心后,我便只身奔赴了只是儿时在上地理课时,从地图上了知的那一大片深褐色的高原。

高山反应肯定多多少少有一点,但心灵的反应则让我永生难忘。不想说太多赞美学院的话,因为说得再多也难以打消有些人“眼见为实”的习惯,那就还是让他们去“实见”吧。我记得当我在到达学院的第一天晚上,按照惯例在打坐时,定中出现了以前从未有过的瑞相。当然我并不执着它们,而接下来在学院的闻思过程则让我猛然间回忆起宣化上人的一句话:只要我宣化在,就不允许末法存在。曾经对宣化上人的这句话总是做悲观理解的我,忽然对之迸发出强烈的信心。我在想:只要有佛学院在,这正法就能久住!只要有法王在,有许许多多的汉地、藏地乃至全世界的高僧大德在,这正法就能久住!只要有正信的佛教徒(包括我自己)存在,那就一定不允许末法存在!

佛学院之行,让我对密法生起了很大的信心,对自己未来修行的方向也更加明确了。从学院回来后,我加紧了修持与编书的步伐,因为我想把更多、更新、更好的精彩法味介绍给大家。

回想九五年我正式皈依佛门时发下的誓言,“生生世世不离上师三宝”,我就感到一个誓言的能否达成关键在于你是否有了定解,否则都可以理解为是头脑一时发热的产物。从当初看广钦老和尚的事迹介绍到参访佛学院,我自己感觉自己正是在走着一条越来越理性、越来越自觉的学佛之路。选择、思考,再实践、再思考,当遥远的地平线上的第一道曙光渐渐演变成漫天飞动的辉煌云霞时,我终于见到了心中的那个目标在远方向我展示了她的全部灿烂图景。因而我才愿把全部的生命投入到一场尽管路途遥远,但决定获胜的竞技中。

我无法表述佛法对我的惠泽与再造之恩,我也无法形容尽我所尝到的佛法滋味。就让我这小小的一滴佛味融入有缘者的心间,好让我们一同体会一种久已遗忘的来自心灵的感动!

在舒心悦意的环境中,一边享受着大自然的画意诗情,一边听闻圆波的话语,我的心感受到了难得的一种轻松。几天的相处让我发觉圆波几乎把所有的精力都投注在修行上,他从不执着任何外在的声色名利。这一点让我感慨万千:贫穷的人在拼命聚敛财富,而有些富贵如圆波者却又把别人为之双目圆睁的钱财投入佛教事业。个中因果实在令人三思玩味。

看到圆波我就想起了香港的佛学博士郭兆明,这个亿万富翁拥有十四家房地产公司,同时又因修有所成而荣任香港显密学会会长。他平时以粗茶淡饭为乐,所穿的衣服等行头价值不过一百元,在外人看来根本不配亿万富翁的身价。有空他就到广东、斯里兰卡等地大兴佛事、广捐善款,过着一个在家居士标准的佛化生活。他有一句话让我印象很深,“人生在世应利用自己有限的生命,为社会、为他人多做些有益的事。”想到这句话,我就想说,对郭兆明这样的亿万富翁而言,最大的财富不是拥有了钱财,而是拥有了将生命依托于佛法的智慧。

圆波是不是亿万富翁我并不知道,我知道的是他也下定决心用全部生命去体证佛法真义。我很赞叹他的这种选择,因为钱财的确是身外之物,人生在世最应执取的是未来的生死趋向,为此我们就要广积资粮,但愿这福智双足能让我们轻松跨越无明与轮回的深壑险滩。

摘自 索达吉堪布 智海浪花

  • 相关文章
  • 热门文章
  • 相关评论
  • 我要评论
大正藏-简
大正藏-繁
乾隆藏-简
乾隆藏-繁
这里切换简体妙音网      这里切换繁体妙音网

妙音系统整站客户端下载(安卓版) 大藏经 护持妙音 百道素菜

妙音网站务弘法微信号:18650054118(网名"幸福"您添加)
版权所有   :无。转载流通功德无量。备案:冀ICP备11021544
【电脑版】  【手机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