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学佛感应

我神识离体后的神奇经历

时间:2019-5-1 9:34:46   作者:妙音   来源:妙音网   阅读:93   评论:0

来源湖心亭看雪客的博客,作者:雨泽

 

  看了湖心亭看雪客的博客文章《奇闻实录:我去地狱亲见阎王,阎王答应给我延寿》,触动了我的想法:把自己的类似经历也公布于世。而且难得的是我神识离体后见到的是天堂(或极乐世界),博客文章作者见到的是地狱,两者正好对照,给人启发。
  
  我在列祖列宗、诸位圣贤、诸位神灵前起誓:本文所写是本人亲身经历,没有虚构、编造。
  
  小时候我的扁桃体经常发炎,一发炎就发烧、嗓痛,父亲决定把我的扁桃体做手术切除。1983年,我上初二。因为我即将满14周岁,过了14周岁就不能做手术了,所以决定在放假的时候到省城做手术。父亲是县医院外科医生,当时正好在安医进修,妈妈把我带到安医附院,父亲带我见医生,医生问父亲我的忍受力怎样,父亲说还行,医生说用剥离方法做手术。实际上我是忍受力差的孩子,也许正是这一决定引起了后面的神奇经历。
  
  给我做手术的是一个和我父亲差不多的医生,带着眼镜和口罩。还有一个年轻些的女护士。父亲也穿着手术服进了手术室。记得医生还问过父亲,父亲回答:对,我在这进修。医生让我坐在椅子上,让我张开嘴,用注射器向我的嗓子里打麻醉,针头扎进嗓子我感到很痛,而且不止扎一针,反复扎几针。我的嗓子本来就嫩,一扎针就咳嗽,医生让我把嘴张大反复扎进针头推麻醉剂,我感到恶心难受,就反复咳嗽,父亲在旁训斥我:你怎么直咳嗽。医生也催:快把嘴张开。望着带眼镜和口罩拿针筒的医生,我感到恐惧。这样疼痛加恐惧,我还要费劲张大嘴巴,我难受的受不了。反复几次这样,我感到要晕过去了。我说:我要休克了。因为父亲经常用“休克”这个词,我知道它的含义。医生就让我到手术室床上躺下。
  
  我刚到床上躺下,眼前一黑,一下感觉掉进了黑暗中,那是如墨的黑暗,比夜晚还要黑,但心里是清楚的,和平时进入昏睡截然不同。在黑暗中停留了片刻,感到自己在黑暗中快速滑行,滑行一段距离后,见到前方有一团红色的亮光,开始光团不大,越靠近光团越大,颜色象红色的傍晚的霞光,显得明亮温暖,见到光后心里有说不出的轻快安祥,一下就和那光融为一体,感到自我突然消融了,融化到光中去了。从见到光团到融化到光中只是很短时间,趋入光中不是自己有意为之,整个过程是自动的,好象被吸进光里。整个过程心里是清楚的,但没有意念。融化到光中只是片刻时间,在那片刻与光合一的体验里一下一切都不存在了,光好象也感受不到了。接着突然见到了境界,豁然开朗。那是非常畅亮的境界,和这个世界明显不同,就象是传说的仙境,自己感到分外轻松愉快,所有的烦恼和负累都没有了,也许只有神仙才能体验这样的心境,自己平时从来没有这样轻松畅快过,可用顿消尘累来形容。具体见到的景象可惜现在已记忆模糊了,这里不敢乱写。在观看仙境时我想到了姥姥。(我从小是姥姥带大的)。仙境中没有人和声音,只有景象。到了最后一幕现在记得非常清楚:见到了一个水渠(不知用水渠来表述是否合适),水渠岸上记忆中有树。见到水后我突然想起小时候在水里玩耍的愉快场景。接着我踏进了水里,脚接触到水后感到彻骨彻髓的轻快,心都象飘起来了,身也极轻盈。那舒服是这个世上没有的。我欢快地踩着水走了几步,就在这时听到女护士的声音“把他叫醒吧,麻醉时间快过了。”于是我回到了手术室里,护士摸我的手说:“手都冰凉了。”
  
  回到了手术室后,感到整个手术室都充满红光,心里平静安祥。医生又让我坐在椅子上把嘴张开打麻醉,这时感到有红光照着心里感到平和,不再象过去那样害怕,针扎进嗓子里也不再感到刺痛,身体感到柔软。但看到医生把针往嗓子里扎仍本能地感到紧张。护士把我带的手术帽往下拉遮住我的眼睛,说“别看了,看就紧张。”眼被遮住后,我感到红光从我右侧射来,好象有个光源,高度和我耳朵齐平,射来的象是静止的红光。红光使我轻松安祥,身心柔软不再恐怖。这时医生用器具套住我的右侧扁桃体,用力一拉,我的这个扁桃体就被拽了出来,我感到嗓子被顿了一下,有些痛,一口血吐了出来,接着开始咳嗽。医生说:“快张大嘴,还有一个。”我把嘴尽力张大,医生又套住拽了出来一个。这样手术就完成了。
  
  父亲扶我起来向外走,护士说:“这个孩子。”出门后父亲责备我说:“人家医生都干净,你直咳嗽,都咳到人家身上了。”
  
  以上就是整个事情经过。经历了这个事情后,我没有向别人讲,只是感到不可思议。我受的教育说宗教是封建迷信,对宗教一无所知,濒死经验这类名词更没听讲过,大人和老师都说人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灵性知识的缺乏,加上当时的年少无知,所以对这种经历只是奇怪,无法理解。
  
  我28岁接触佛教,对其他宗教也有研究,渐渐对这个神奇经历有了认识。事隔多年,多少往事都已忘了,这个事现在还记得,本身就说明了这事对我的生命很重要。书读千遍其义自现,也包括无字书。人的亲身经历就是无字书,通过反复回味,结合佛教知识和别人的类似经历,我得出以下几点结论,只是个人见解,仅供参考。
  
  1. 濒死经验确有其事。很多人濒死经验是穿过黑暗隧道,见到充满人性的光,这和我本人经历类似。有些医生把濒死经验解释为大脑缺氧造成的幻觉,这不符合事实。我当时大脑不缺氧,而且清醒后红光仍在并能起作用,这就否定了“大脑缺氧造成的幻觉”的结论。
  
  2. 穿过黑暗隧道可能是灵魂出窍,或说神识离体的过程。
  
  3. 神识离体后每个人所见不同。象《奇闻实录:我去地狱亲见阎王,阎王答应给我延寿》中作者灵魂出窍后见到绿光,去了地狱。我和该文作者当时对宗教都一无所知,也谈不上修善造恶,为何所见相反?我猜可能过去世每个人业力不同,故所见不同,甚至差别很大。
  
  4. 我和该文作者的经历证明了《中阴闻教得度经》(西藏度亡经)确有其事。经中说人死后进入中阴界,会有佛光、六道光勾摄中阴神识,佛光强而亮、六道光弱而暗,其中阿弥陀佛光是红光,地狱光是绿光,这些都和我们的经历相符。
  
  《无量寿经》说:“阿弥陀佛光明善好,胜于日月之明,千亿万倍。光中极尊,佛中之王。.......如是光明,普照十方一切世界。其有众生,遇斯光者,垢灭善生,身意柔软。若在三途极苦之处,见此光明皆得休息。命终皆得解脱。”这和我的经历相符。当时开刀也算是极苦之处了,但蒙佛光照触后身意柔软、心得安稳,手术才能顺利完成。
  
  5. 眼被遮住后,我感到红光从我右侧射来,但右侧是什么方位,现在已搞不清了,如果是西方,更和佛经相符。
  
  6. 我见到的境界是否是西方极乐世界?西方极乐世界标志物是莲花,但由于事隔多年,当时具体见到的景象可惜现在已记忆模糊了,是否见到莲花,现在已回忆不起来了。但肯定见到了水,并且接触到了水。《无量寿经》说:“泉池功德第十七:又其讲堂左右。泉池交流。......湛然香洁。具八功德。......若彼众生。过浴此水。欲至足者。欲至膝者。欲至腰腋。欲至颈者。或欲灌身。或欲冷者。温者。急流者。缓流者。其水一一随众生意。开神悦体。净若无形。”这点深有感触,现在回忆当时感到水过足部不到膝部,触水后确是“开神悦体。”在水中欢快地连走了几步。《无量寿经》说:“岸边无数栴檀香树。修条密叶。交覆于池。”印象中岸边确实有树,但经中说树“光明照耀”,现在没有印象。经中说树“出种种香”,肯定没嗅到。当时只有视觉、触觉,没有听觉、嗅觉、味觉。
  
  从当时见到的红光可能是阿弥陀佛佛光,接触到的水象八功德水的现象看,当时所见到的可能是西方极乐世界。不过没有见到佛菩萨。
  
  7. 即然能见到阿弥陀佛佛光、八功德水,可见与阿弥陀佛有缘,可能前生修过净土法门,但为何没有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呢?不是说“十念必生”吗?我猜可能是我淫欲重的原因。我淫欲多而重,今生犯过严重邪淫(在此发露公开忏悔),印光祖师说:“倘若淫习固结,与佛相隔,难以感应道交。”所以虽与阿弥陀佛有缘,但没有往生西方极乐世界。
  
  8. 神识归体后护士摸我的手说:“手都冰凉了。”我当时身体正常,体温也应正常,但体温下降这么利害,我猜可能人灵魂出窍后,肉体没了神识的关照,便如同死尸,所以体温急剧下降。
  
  9. 护士说麻醉时间快过了,可见当时神识离体时间近半个小时,但当时觉得只过了不到三分钟。可见此界和彼界时间快慢不同。平时人们说的:“天上一天,人间一年”也许有这回事。


标签:神奇 经历 
相关评论

Copyright 2005-2017 Powered By 妙音网络 冀ICP备11021544号 公安部备案 35010402350175号

(助印经书与迎请经书请联系) 手机:18-65-0-054-11-8(网络方面管理和站务之事请联系手机)  妙音网微信公众号:miaoyinwang
随喜赞助妙音网络维护与弘法

简繁字体线路切换简体妙音网线路    繁体妙音网线路  直接进妙音新闻网中...   主持人发表弘法处...   妙音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