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往生 > 临终见佛

明朝袁宏道、袁宗道、袁登、袁中道往生西方的故事(极乐世界边地疑城游记)

时间:2018-2-6 9:24:06   作者:妙音   来源:妙音网   阅读:68   评论:0

 

明朝袁宏道、袁宗道、袁登、袁中道往生西方的故事(极乐世界边地疑城游记)

原古文:
明袁宏道宗道,登,中道    袁宏道,字中郎,号石头居士,湖北公安人也。兄宗道,字伯修。弟中道,字小修。三人先后举进士,皆好禅宗。万历中,宏道为吴江知县。后为礼部主事。谢病归,初学禅于李卓吾,信解通利,喜辩论。已而自验曰,此空谈,非实际也,遂回向净土,晨夕礼诵,兼持禁戒。因博采经教,作西方合论,圆融性相,入不二门。其论五种行门,尤为切要。其略云,一信心行者。经云,信为道元功德母。一切诸行,信为正因。乃至菩提果满,亦只完此信根。如谷子堕地,迨于成实,不异初种。如稚笋参天,本是原竿。初心菩萨,无不依信力成就者。莲宗尤仗信为根本。一者,信阿弥陀佛不动智,根本智,与己无异。如太虚空,日映则明,云来则翳,虚空本无是故,又云日即虚空故。二者,信阿弥陀佛那由他劫难行难忍,种种修习之事,我亦能行。何以故,无始漂溺三途,生苦死苦,披毛戴角,铁床铜柱,一切无益之苦,皆能受之。况今菩萨万行济众生事,岂不能为。三者,信阿弥陀佛无量智慧,无量神通,及成就无量愿力等事,我亦当得。如来自性方便,具有如是不思议事,我与如来同一自体清净性故。四者,信阿弥陀佛不去不来,我亦不去不来。西方此土,不隔毫端,欲见即见。何以故,一切诸佛,皆以法性为身土故。五者,信阿弥陀佛修行历劫,直至证果,不移刹那。我亦不移刹那,位齐诸佛。何以故,时分者,是业收,法界海中,业不可得故。如是信解,是入道初心,信一切诸佛净土之行。二止观行者。台宗三观,示一心之筌蹄,摄诸法之要领。西方十六观,一一具此三义。妙宗钞云,性中三德,体是诸佛三身。即此三德三身,是我一心三观。若不然者,则观外有佛,境不即心,何名圆宗绝待之观。亦可弥陀三身,以为法身。我之三观,以为般若。观成见佛,即是解脱。举一具三,如新△(音伊)字。观佛既尔,观诸依正,理非异途。广如疏钞,不能具述。知此,则知念佛一声,具足三观。了能念之心,非肉团,非缘影,是空观。了所念之佛,若依若正,各各主伴圆融,竖穷横遍,是假观。了能所绝待,双亡双照,是中观。又能念,即一心三观。所念,即一境三谛。能所不二,即谛观不二。三谛,即法身。三观,即般若。谛观不二,念佛相应,即解脱。举一即三,如新△字。是则念佛一声,能净四土。如拈一微尘,变大地作黄金,是谓法界圆融不可思议观门。三,六度行者。起信论,菩萨深解现前,所修离相。知法性体离悭贪故,随顺修行檀波罗蜜。法性无染,离五欲过故,随顺修行戒波罗蜜。法性无苦,离瞋恼故,随顺修行忍波罗蜜。法性无身心相,离懈怠故,随顺修行精进波罗蜜。法性常定,体无乱故,随顺修行禅波罗蜜。法性体明,离无明故,随顺修行般若波罗蜜。故修净土者,不越一行,具此六义。念念离,行于施。念念净,行于戒。念念寂,行于忍。念念续,行于进。念念一,行于定。念念佛,行于智。当知离,净,寂,续,一,必有事相随缘而起,而皆从念佛流出。正助不二,事理不二。是故念佛一行,能该诸行。以念佛是一心法门,心外无诸行故。若废诸行,即是废心。四,悲愿行者。诸佛菩萨,性海无尽,供养无尽,戒施无尽,乃至饶益无尽。故天亲菩萨净土五念门,以礼拜赞叹作愿观察四种,为成就入功德门。回向一切烦恼众生,拔世间苦,为成就出功德门。菩萨修五念门,速得阿耨菩提。难曰,净名经言,菩萨观于众生,如呼声响,如水聚沫等。是则众生本空,发愿利生,将无眼见空华耶。答曰,智度论引佛云无佛者,破著佛想,不言取无佛相。当知无众生者,破众生想,不言取无众生相。故净名谓菩萨作是观已,自言我当为众生说无众生法,是名真实慈也。故知菩萨种种度生,是深达无众生义。若见有众生,即有我,慈悲心劣,岂能行如是饶益之行。五,称法行者。法界海无量无边,行海亦无量无边。故菩萨一切行,皆称自性,非有非无,非行非不行。称法自性,非初心得,非后心得。今当略出其相。一者,菩萨度一切众生,究竟无余涅槃,而生界不减。如登场傀儡,悲笑宛然,唯一土泥,空无所有。二者,菩萨行五无间,而无恼恚。至于地狱,无诸罪垢。至于畜生,无无明憍慢等过。如女子离魂,乃至生子,而身常在母前。三者,菩萨自身入定他身起,一身入定多身起,有情身入定无情身起,如猛虎起尸,跪拜作舞,唯虎所欲,而尸无知。四者,菩萨于小众生身中,转大法轮,然大法炬,震大法雷,魔宫摧毁,大地震动,度无量无边众生,而此小众生不觉不知。如天帝乐人,逃入小女子鼻孔,而女不知觉。五者菩萨欲久住世,即以念顷衍无量无数百千亿那由他劫。欲少住世,即以无量无数百千亿那由他劫,缩为念顷。如小儿看灯中走马,计其多寡首尾,了不可得。若证如是不思议行者,一念中,三世诸佛净土,摄入无余。是谓菩萨庄严净土之行,以无思智照之可见,非情量所能猜度。何以故,自性超一切量故。书成,而宗道,中道,同时发心回向净土。已而宏道起故官,再迁至稽勋司郎中。复移病归,抵家不数日,入荆州城,宿于僧寺,无疾而卒。中道,官南礼部郎中。乞休,老于家,居常勤于礼诵。万历四十二年望夕,课毕趺坐,形神静爽。忽入定,神出屋上,飘然乘云。有二童子导之西行,俄而下至地,童子曰,住。中道随下,见地平如掌,光耀滑润。旁为渠,广十余丈。中有五色莲,芳香异常。金桥界渠,栏楯交罗,楼阁极整丽。揖问童子,此何地,卿何人。曰,予灵和先生侍者也。问,先生为谁。曰,君兄中郎也。今方伫君,有所语,可疾往。复取道至一处,树十余株,池水汩汩,池上,有白玉扉。一童子先入,一童子导,过楼阁二十余重,至一楼下。一人下迎,其颜如玉,衣如云霞,长丈余。见中道,喜曰,弟至矣。谛视之,则宏道也。上楼交拜,有四五人来共坐。宏道曰,此西方边地也,信解未成,戒宝未全者,多生此。亦名懈慢国。上方有化佛楼台。前有大池,可百由旬。中有妙莲,众生生处。既生,则散处楼台,与有缘净友相聚。以无淫声美色,胜解易成,不久,进为净土中人。中道问,兄生何处。宏道曰,我净愿虽深,情染未除,初生此少时,今居净土矣。终以戒缓,仅地居,不得与大士升虚空宝阁,尚需进修耳。幸宿生智慧猛利,又曾作西方论,赞叹如来不可思议度生之力,感得飞行自在,游诸刹土,诸佛说法,皆得往听,此实为胜。遂携中道上升,倏忽千万里。至一处,光耀无障蔽。琉璃为地,界以七宝树,皆栴檀吉祥,出众妙华,作异宝色。下为宝池,波扬无量自然妙声。池中众宝莲,叶五色光。池上隐隐危楼回带,阁道旁出。皆有无量乐器,演诸法音。宏道曰,汝所见者,净土地行众生依报也。过此,为法身大士住处,甚美妙,千万倍于此,神通亦千万倍于此,吾以慧力游其间,不得住也。过此,为十地等觉所居,吾不得而知。过此,为妙觉所居,唯佛与佛乃能知之。语罢,复至一处。无墙垣,有栏楯,光耀逾前。坐顷之,宏道曰,吾不图乐之至此极也。使吾生时,严持戒律,尚不止此。大都乘戒俱急,生品最高。次戒急,生最稳。若有乘无戒,多为业力所牵,流入八部鬼神众去,予所亲见者多矣。弟般若气分颇深,戒定力甚少。夫悟理不能生戒定,狂慧也。归五浊,趁强健,实悟实修,兼持净愿,勤行方便,怜悯一切,不久当相晤。一入他途,可怖可畏。如不能持戒,有龙树六斋法现存,遵而行之。杀戒尤急。寄语同学,未有日启鸾刀,口贪滋味,而能生此土者也。虽说法如云如雨,何益于事。我与汝空王劫时,世为兄弟,乃至六道,莫不皆然。幸我得善地,恐汝堕落,方便神力,摄汝至此。净秽相隔,不得久留。时宗道已卒,因问其生处。宏道曰,生处亦佳,汝后自知。忽陵空而逝。中道起步池上,忽若坠水,跃然而醒,自为记如此。初宗道有子曰登,年十三,病痞。将终,语宏道曰,死矣,叔父何以救我。宏道曰,汝但念佛,即得往生佛国,此五浊世,不足恋也。遂合掌,称阿弥陀佛,诸眷属同声助之。顷之,微笑云,见一莲华,色微红。俄而云,华渐大,色鲜明无与比者。俄而云,佛至,相好光明,充满一室。顷之,气促。宗道曰,汝但称佛字可也。登称佛数声,合掌而逝。(明史,西方合论,白苏斋集,珂雪斋外集,狯园。)



明朝袁宏道、袁宗道、袁登、袁中道往生西方的故事(极乐世界边地疑城游记)

现代译:
明 袁宏道、袁宗道、袁登、袁中道

 

袁宏道。字中郎,号“石头居士”,湖北公安县人。兄宗道,字伯修。弟中道字小修。三个兄弟先后都中进士,皆好禅宗。明神宗万历年间(西元一五七三~一六一九年),袁宏道为江苏吴江的知县,后来在礼部主理事务,以病缘为理由而辞职归乡。最初学禅于李卓吾,悟解的能力通达锐利,喜欢和人辩论。稍后自我检讨说:‘此是空谈,并非实际的境界!’于是回向净土法门,早晚礼拜课诵,秉持戒律。后来广博地采录经教,作《西方合论》,圆融性相,入于不二法门。其中谈论到五种行门,尤其确切简要,其中约略是说:

 

‘一者信心行,经典云:“信为道元功德母”一切的诸行,皆是以“信”为正因,乃至于成佛时菩提的果德圆满,也只是完成此信根。譬如稻榖的种子堕地,一直到稻榖成熟果实,也不异于最初的种子。又如由幼笋到参天的竹林,仍然是本来的竹子。初发心的菩萨,无有不依靠信力而成就的。净土莲宗尤其仰仗信心为根本。第一个要相信:阿弥陀佛的不动智、根本智、与我自己的本性无异。就如同太虚空,日光映照则光明,云雾来时则障蔽,虚空本来就没有这些,又云雾日光即是虚空的缘故。第二个要相信:阿弥陀佛无量万亿劫以来,难行能行难忍能忍,种种修行学习之事,我也能够实行。何以故?我们无始劫以来漂流沉溺于三途之中,生也苦死也苦,无论是披毛戴角、铁床铜柱,一切无益的痛苦,都能够忍受之,何况今日行菩萨道的六度万行,济度众生的事,难道不能够做到吗?第三个要相信:阿弥陀佛有无量的智慧,无量的神通,以及成就无量愿力等事,我也能够证得,因为诸佛如来自性的方便妙用,具有如是不可思议之事,而我们和诸佛如来又同样具有自体清净的本性之缘故。第四个要相信:阿弥陀佛不去不来,我亦不去不来,西方极乐与娑婆此土,不隔于毫端,想要见即可见。何以故?因为一切诸佛,皆以法性为报身及国土的缘故。第五个要相信:阿弥陀佛修行经过无量劫,直到证得无上佛果,不移于刹那之间,我也不移于刹那之间,即可果位齐于诸佛。何以故?所谓的时间分际,是属惑业所摄,而法界海中,求其业相不可得的缘故。如是相信悟解,是入道的初心,深信一切诸佛净土之行。

 

第二止观。天台宗的空、假、中三种观法,是开示一心实相的方便工具,是统摄诸法之要领。西方净土的十六种观法,一一皆具有此三观的妙义。《妙宗钞》云:“本性中的三德,理体上是诸佛的三身,即此三德三身,就是我的一心三观。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则能观的心之外还有所谓的心外之佛,境界也不即是心,如何能够称为圆宗绝待之观法呢?也可以将阿弥陀佛的三身,当作是法身德。以我之一心三观,为般若德。观想成就见到阿弥陀佛,即是解脱德。随举一法即具三德,如新△(音伊)字。观佛既然如是,观照种种的依报正报,理体上应当也不会有异于此三观的其他方法。”详细的说明就如同《疏钞》所说的,在此不能完整地叙述。了解这个道理,则知道念佛一声,当下即具足了三观。了知能念佛的心,不是肉团心,不是六尘缘影之心,此即是空观。了知所念之佛,无论是依报是正报,各各主伴圆融、竖穷三际横遍十虚,此即是假观。了知能念之心所念佛绝于对待,双亡双照,此即是中观。又能念者,即是一心三观;所念者,即是一境三谛。能所不二,即是谛观不二。三谛,即是法身德。三观,即是般若德。三谛三观不二,能念的心念与所念的佛相应,即是解脱德。举一即三。如是则念佛一声,能净四种国土,例如随拈一微尘,变大地作黄金,这就是所谓的法界圆融不可思议的观门。

 

第三,六度行。《起信论》说:“菩萨甚深的理解现前时,其所修的离相,知道法性的本体远离一切的悭贪之故,随顺修行布施波罗蜜。知道法性无染,远离一切的五欲过患,随顺修行持戒波罗蜜。了知法性无苦,远离嗔恚烦恼的缘故,随顺修行忍辱波罗蜜。了知法性之中无有身心等相,离于懈怠故,随顺修行精进波罗蜜。了知法性常定,本性无有散乱故,随顺修行禅定波罗蜜。了知法性的本体是智慧光明,远离于无明之缘故,随顺修行般若波罗蜜。”因此修行净土法门的人,当下不必超越念佛这一个行门,即具足此六度之义。念佛时念念离相,即是行于布施。念佛时念念清净,即是行于持戒。念佛时念念寂静,即是行于忍辱。念佛时念念相续,即是行于精进。念佛时念念专一,即是行于禅定。念佛时念念佛号,即是行于智慧。当知离相、清净、寂静、相续、专一,必定有事相随缘而起;而这些都是由念佛而流出。如此正修和助修不二,事相与理体不二,是故念佛这一行,能够总摄一切诸行。因为念佛法门即是一心法门,而心外又没有所谓的一切诸行故。如果废弃念佛诸行,即是废弃我们的心性。

 

第四,悲愿行。诸佛菩萨,本性之海无量无尽,供养无量无尽,持戒布施无量无尽,乃至饶益众生无量无尽。因此天亲菩萨的净土五念法门,以礼拜、赞叹、作愿、观察四种,为成就入功德门。回向一切烦恼众生,拔除世间之苦,为成就出功德门。菩萨修习五念法门,速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问难曰:“《维摩诘经》说:菩萨观于众生,如同呼声的回响,如同水中聚集的泡沫等。如是则众生本来空寂,所谓的发愿利益众生,不就如同病眼看见空中之华吗?”回答曰:“《大智度论》引佛陀所说的:所谓的无佛,是为破除执著于佛的妄想,而不是说要执取无佛的断灭相。而所谓的无众生,是为了破除执著众生相的妄想,而不是说要执取无众生的断灭相。因此维摩诘说菩萨作如是观想之后,自己说我应当为众生说无众生之法,是名真实的慈悲。因此可知,菩萨种种度众生的方便,皆是深入通达无众生的义理,若是见有众生可度,即是有我,慈悲心则低劣,怎么能够行如是大慈大悲的饶益众生之行呢?”

 

第五,称法行。法界之海无量无边,修行之海也是无量无边。是故菩萨的一切行,皆是称合于自性,非有非无、非行非不行。合于佛法的自性,不是最初发心即得,也不是最后证果才得。现今应当简略地说明其相貌:一者,菩萨广度一切众生,皆令至于究竟无余的涅槃,而众生界并不曾减少。例如登上戏场的傀儡,悲伤欢笑宛然真实的一般,而终究只是一堆泥土,空无所有。二者,菩萨虽行五无间罪,而没有烦恼嗔恚。乃至于下地狱,也无诸罪垢。至于畜生,也没有无明憍慢等过失。例如女子离魂脱出色身,乃至于在外生子,而身体仍然常在母亲之前。三者,菩萨自身入定而从他身起,一身入定而多身而起,有情身入定从无情身而起。例如猛虎咒起死尸,令死尸跪拜作舞,此只是猛虎的意欲,而死尸一无所知。四者,菩萨于小众生的身中,转大法轮,燃大法炬,震大法雷,魔宫摧毁,大地震动,度无量无边的众生,而此小众生不觉不知。例如天帝的乐人,逃入小女子的鼻孔中,而此女不知不觉。五者,菩萨如果想要久住世间,即将一念顷的时间延伸为无量无数百千亿那由他劫。想要减少住世的时间,即把无量无数百千亿那由他劫的时间,缩短为一念之顷。例如小孩子看走马灯中的走马,想要计算其走马的多少或其开头和结尾,了不可得。

 

若是证得如是不可思议之行,于一念之中,三世诸佛的净土,皆能摄入而无余。这就是所谓的菩萨庄严净土之行。这是以无思虑的智慧观照才可得见,不是凡夫的情意思量所能猜测定量,何以故,因为自性是超越一切的数量名言的缘故。’

 

《西方合论》这一书作成之后,宗道和中道,皆同时发心回向净土。不久之后袁宏道又出任从前的官职,又迁官至稽勋司(考核功绩的部门)担任郎中,后来又再度因病归乡,回家不到数日,入于荆州城,住宿在僧寺,无疾而命终。袁中道,官为南礼部郎中,乞求退休,养老于家,平日常常精勤地礼拜课诵。明神宗万历四十二年(西元一六一四年)在一个月圆的晚上,课诵完毕后跏趺静坐,形体心神寂静清爽,忽然间入定,心神飞出屋子之上,飘然地乘著白云。此时有二位童子引导他向西飞行,不久之后下降到地上,童子说:‘停!’袁中道随著他停下来,见到大地平坦如掌,光耀明净细滑柔润。旁边有水渠,宽十余丈。水中有五色的莲华,香气芬芳异常,并有金色的桥梁跨过水渠,七宝的栏楯交罗排列,楼阁极为整齐美丽。

 

袁中道于是向童子作揖问道:‘此是何地?您是何人?’童子说:‘我乃灵和先生的侍者也!’中道问:‘灵和先生是谁呢?’童子说:‘正是您的兄长袁中郎(袁宏道)啊!他现在正在等您,有话要跟您说,您可以赶紧前去。’接著就依著步道走到了另一个地方,有树木十余棵,池水流动作声,水池上有一个白玉的门扉,其中一位童子先进入,另一位导引袁中道,经过楼阁二十几重,到了一座楼阁之下。此时有一个人下来迎接,其容貌如同美玉,衣服如同云霞,身长有一丈余,见到袁中道后,欢喜地说:‘弟弟你来了!’袁中道仔细地一看,原来是袁宏道。

 

两人于是上楼作礼交拜,有四五个人前来共坐。宏道说:‘此是西方极乐世界的边地,信解尚未成就,持戒尚未完全的,大多生于此地。又称为“懈慢国”。上方有化佛的楼台,前面有大莲池,约有一百由旬(一由旬约四十~八十里),其中有殊妙的莲华,是众生的化生之处。一旦已往生此地之后,则散处在各个楼台,与有缘的净土莲友相聚。因为此地没有淫声美色的惑乱,胜解容易成就,不久之后,就能进升为净土中之人。’袁中道问:‘不知兄长您生在何处?’

 

袁宏道说:‘我往生净土的愿力虽然很深,但是情执染著的习气未除,刚开始化生于此边地一小段时间!现今已经居住在净土了。但是终究因为以前持戒不够严谨精进,因此只能在地面居住,不能与大菩萨们一起飞翔于广遍的虚空和七宝楼阁之间,仍需要再进一步的修行。所幸我宿世生来智慧猛利,又曾经作《西方合论》,赞叹如来不可思议度化众生之力,感得飞行自在,可以游行于十方的诸佛刹土,十方诸佛说法,我皆得以前往恭听,此实在是很殊胜啊!’接著宏道就牵著中道的手向上飞升,刹那之间就飞越了千万里。到了一个地方,光明照耀无所障碍,以琉璃为地,以七宝行树为界,皆散发栴檀吉祥的妙香,并且开著众多殊妙的华朵,皆是奇异珍宝的妙色。下方为众宝莲池,水波中激扬著自然微妙的音声。池中众宝莲华,华叶皆散发出五色的光明。水池上隐隐约约有高楼如丝带般回旋耸立,阁楼则有旁出的道路。到处皆有无量的乐器,演奏著种种的法音。

 

袁宏道说:‘你所看到的,是极乐净土中依著地上而行之众生的依报世界。经过此地之后,则是法身大士居住的地方,其境界甚为美妙,胜过千万倍于此地,其神通变化也是千万倍于此地众生,我以慧力的缘故、得以游行于其间,但是不能够居住于彼地。再经过彼地则是十地、等觉菩萨所居住,其境界我就不得而知了。再经过十地、等觉的居住地则是妙觉如来所居住的地方,只有佛与佛才能究竟了知。’说完,又到另一个地方,没有墙壁,有栏楯,光明耀眼更胜于前。坐了一会儿,宏道又说:‘我没有想到极乐世界快乐到这种程度,假使我前生时能够严持戒律,我的境界尚不止是如此而已。大体上来说在教理和戒律都精进严谨的人,往生的品位最高。其次是持戒严谨的人,往生最稳当。如果是只有教理而无持戒的人,大多为业力所牵,流入八部鬼神众去了,这种状况我所亲见到的有很多。

 

弟弟你的般若气分颇深,但是戒力定力甚少。如果只是体悟教理而不能生起戒定,此是狂慧也。你回五浊恶世后,趁著色身仍然强健,要实修实悟,兼持往生净土的誓愿,勤行种种方便善巧、怜悯一切众生,不久之后当再相见。如果一不小心一入他途,则可怖可畏。如果不能持戒,有龙树菩萨的六斋法现在仍然存在,应当遵而行之。而杀戒尤其重要,希望你寄语其他一同学法的学人,没有说每天动刀杀生,口中贪食众生血肉滋味的人,而能够往生此极乐国土的。纵使说法如云如雨,又何益于事呢?我和你在空王劫时,生生世世为兄弟,乃至于在六道之中,也是如此。所幸我今日得生善地,我恐怕你会堕落,因此以方便神力,将你摄受至此地,但是净土与秽土相隔,不得久留于此。’

 

当时宏道与中道的兄长宗道已经命终,中道因此问其兄长投生之处。宏道说:‘他往生的地方也很好,你以后自然就会知道。’说完之后宏道突然凌空而去。中道行走在水池上,顿时好像坠入水中,突然之间就醒过来了,中道因此自己把此事记述下来。在此之前袁宗道有个儿子叫袁登,年十三岁,得重病将命终,告诉宏道说:‘我快死了!叔叔你要怎么才可救我呢?’宏道说:‘你只要念佛,即得往生佛国,此五浊恶世,不足以留恋。’袁登于是合掌,称念阿弥陀佛,诸眷属都同声助念之。过一会儿,袁登微笑说:‘我见到一朵莲华,颜色微红。’才一会儿又说:‘莲华渐渐变大,色彩鲜明实在是无与伦比。’接著又说:‘佛来了,相好光明,充满了整个室内。’不久,呼吸急促,宗道说:‘你只要称念“佛”字就可以了。’袁登称念佛字数声,然后合掌安然而往生。(明史。西方合论。白苏斋集。珂雪斋外集。狯园)

 

 


Copyright 2005-2017 Powered By 妙音网络 冀ICP备11021544号 公安部备案 35010402350175号

(助印经书与迎请经书请联系) 手机:18-65-0-054-11-8(网络方面管理和站务之事请联系手机)  妙音网微信公众号:miaoyinwang
随喜赞助妙音网络维护与弘法

简繁字体线路切换简体妙音网线路    繁体妙音网线路  直接进妙音新闻网中...   主持人发表弘法处...   妙音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