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谆谆教诲

《寿命是自己一点一滴努力来的》连载十六(补遗篇四)

时间:2017-11-28 9:41:43  作者:妙音  来源:妙音网  浏览:2  评论:0  微信分享亲友

 

《寿命是自己一点一滴努力来的》连载十六(补遗篇四)

 

 

(十)生死之交 

  我大学同学得了肝癌,住进台大医院四字头病房,据说已活不过三个月了。我去陪他、照顾他。

  有一天,我下班后又去探望他,因为他的家人告诉我,最近病情又恶化了。

  或许,经常一个人闷在病房里心情会越来越沉,我直觉地以为用轮椅把病人推到一楼庭院散散心,应该会好转些。

  当我开始把轮椅推出病房时,我同学很慎重地告诉我:“第××号病床的病人×××,还有第××号病床的病人×× ×,昨天傍晚与我约好今天下午五时左右来与我聊天,我怕我下楼去,他们来的时候会找不到我。”

  我说:“别担心,我交代护士小姐好了。”

  我把病床号码和病人姓名都写给了值班护士,如果我们下楼回来太慢,请他帮我们转达,而护士小姐也答应了。大约散步四十多分钟,我的同学一直吵着要赶紧回病房,他怕客人到访的时候会找不到他。

  终于,把轮椅推上来了。经过护理站,护士小姐叫我把病人推回去后,尽快再来护理站一趟。

  我把同学安置好,便去拜会值班护士。她一脸惊吓地小声告诉我:“小姐,你刚给我的两个名单,病床号码与病人姓名都完全对,只是其中一位三年前就死了;而另外一个更早,五年前就死了。”

  我觉得有点冷,但我如何向我同学交代才好呢?

  我边想边走,慢慢地回到病房。

  一进去,我的同学已经在和他的两个朋友聊天了,而且聊得很起劲。我不方便打搅他们,便说声“再见”先走了。

  我问护士小姐:“您们受现代科学教育的人,真以为人死就真死了吗?”

  医生做手势叫我到门口,他说:“你这同学应该活不过一个月了,最好心理有个预备。”

  我说:“知道了,谢谢!”

  我走进房间,觉得很难过。我原以为他会问我,刚刚医生跟我讲什么,但他却一句话也没问,他问的竟是:“你能帮我一个忙吗?”

  我说:“当然没问题。请问什么忙?”想想他的寿命只剩下不到四周,再难也得答应吧!

  他说:“今天下午我在楼下庭园赏花时,有位太太病得很重,她家的钱都被她看病耗光了。下个月,她三个孩子急着都要注册,可是她已经没有办法负担了。她希望我能借她一笔钱,并帮她送去给她三个孩子。她的地址是×××××,而她的名字叫×××”

  我把地址和名字全抄了下来。

  第二天一大早,我带了大约十万元,按址去找这妇人和他的三个孩子。

  邻居说:“这户人家已搬走好多年了。”

  我问:“有人知道搬走后的新地址吗?”

  这里的邻长很热心地抄了给我。

  我赶紧再转到新址:“请问:×××女士在家吗?”

  “那是我妈,她六年前就在台大医院病逝了,请问有什么事吗?”

  “我同学在台大医院住院与你妈认识,昨天下午你妈向我同学借钱,据说下个月三个孩子急着要注册,叫我赶快送钱过来。你们三个孩子是不是叫×××、×××及×××?”

  “没错,一个是我姐姐,一个是我弟弟,可是我们三个都早已大学毕业了,根本不必注册了,怎么会有这种事呢?”我说:“或许,我同学弄错了,真对不起!”

  又隔了一天,我再度回到我同学那儿,他很急,一直问我是否把钱送去了。

  我说:“昨天一大早就送去了,也见到了孩子并且把事情都办妥了,请放心!”

  他说:“你能否再帮我一个忙,替我到楼下庭园去一趟,告诉那位太太,好让她放心!”

  我说:“我根本不认识她,也不知道她是哪一位,还是你自己碰到她时,再告诉她吧。”我真的开始感觉到我这同学在世的日子已所剩不多了。

  他每天都有好多朋友到访,但我却一个也没看到,我知道他也差不多了,但我除了暗暗落泪外,我又能做些什么呢?说些什么呢?

  还好,死了三年、五年甚至六年的,都还依然存在,难道我这同学会一死就真死了吗?

  附注一:我这同学,一如医生所作诊断,不久就死了。我把他送到火葬场火化,亲眼看他变成灰。他留下四亿遗产给在美国的妻子、儿女,他一生只得到一个小小的大理石骨灰罐,一处小小的灵骨塔里的一处小而又小的安息地方。如果一生只得这么小小一点,真有必要造那么多业,让自己损福折寿到这么年轻就一命呜呼吗?而且看他死得那般痛苦,那般悲惨。

  附注二:一个垂死的人,似乎都会有阴间的亲朋戚友来探望他,来带领他一齐走人生最后的一段路。这样,一旦死了,才不会在回归天国的路上迷路。如果这些人真死了就死了,怎么还会再出现呢?

  附注三:我这同学一向嘲笑我是拣拾垃圾的乞丐婆,而他的生活则极尽奢侈,真是享尽人间的荣华富贵。我告诉我这同学,我的师父要我严持佛门禁戒:要吃,人不吃;穿,人不穿;住,人不住;救,人不救;做,人不做等等。所以,我的一身可说十分破旧。至于我一生所赚的钱,除了每月当领的薪水与生活费外,我都认为是天地所有的钱,我从不花半分钱在自己身上,几乎全数用来帮助诸佛众神或天主圣母,以照顾天地间正受苦受难的六道芸芸苍生。我一生不为自己营谋打算。我大学同学好多都很有钱,却很短命。由于我是佛门弟子,他们的家属每每托我为他们办理后事。

  附注四:我告诉那妇人的小孩,搬家要让妈妈知道。小孩问:“我妈都死那么久了,怎么跟她讲?”我说:“做妈妈的,都永远活在儿女心里,哪会死呢?举凡学业、事业、交女友、完婚等等大事,都应该让妈妈知道。”小孩又问:“那我们要到哪里找我妈讲?”我答:“到她坟前!”

  我告诉他们,人不会死,只是到了另一个世界,而阴阳只隔了一层薄薄的膜,仍在同一个点,所以远在天边,也近在咫尺。

  附注五:不可把死人当死人,不管您的肉眼是否看得见,对方必定还活着,而且与您必定后会有期。或许,您可透过一些垂死的亲友来与对方交谈,这时,您会十分惊奇,我们所住的这活人世界,也住着死人。

 

(十一)生而为英,死而为灵 

  这是很久很久的事了。

  我姑丈是有数的名书法家,也是坐禅炼丹的上乘高手,但他仍然老了、死了。

  我姑姑把他的遗体暂时寄放到殡仪馆,等公祭时再移出来。

  没有多少人关心我姑丈的遗体,也没什么人关心我姑丈遗孀今后的生活,几乎你争我夺的全是我姑丈生前的作品,不管成品或半成品都被搜刮一空。

  我姑姑要的是我姑丈,而那些人要的不是我姑丈,而是我姑丈身边值钱的东西。

  我姑姑很孤单,但“树倒猢狲散”,再也没有谁会在乎她的生或死了。

  为公祭而奔走的人很多,打着我姑丈的招牌到处攀援拉关系。所以,公祭的团体多如牛毛,参加公祭的人也多到屈指难数。

  我姑姑说连自己的丈夫过世了自己都不能作主,不能过问或插手,真不知这是什么世界。治丧委员会终于决定了公祭的日期,通知我姑姑一定要准时把我姑丈的遗体送到会场,不得延误。

  公祭前,我姑姑赶到了殡仪馆,请刷洗与化妆的师傅把我姑丈的遗体找出来,以便泡水解冻。很奇怪,这些师傅们一找再找,把所有的尸体全翻遍了,就是没有找到我姑丈的遗体究竟存放在哪里。整整找了一天,都没有下文。

  我们都很焦急。这些师傅们安慰我们家人说:“别急,万一真找不到,我们会赔你们一个长得差不多的尸体。你们的尸体可能被弄错而被别人领走了。”

  就在这时,有一群乡下人也蜂拥了进来,他们今天下午就要公祭,但一大早找到现在,却还找不到他们亲人的尸体。

     师傅们说:“那边角落里有具尸体,听说是南部一位名不见经传的小流氓被枪杀了,我们觉得这种人一点也不重要,就把他搁在那儿,丢在那儿。”

  师傅们分头去找,乡人也帮忙辨识,但整个停尸间全翻遍了,仍然没找到。

  师傅们说:“照你们所描述的亲人年龄与长相,如果有错的话,最有可能的应该是××厅正在公祭的×××中央民意代表。等公祭完要发丧安葬时,我再带领你们去辨认看看,是否真的弄错了。”

  我从没有看过大场面的公祭,这觉得很是好奇,便跟随这群乡民前往××厅看热闹,也陪他们等仪式完毕后一起认尸。反正我姑丈的尸体也丢了,顺便看看会不会是我们的。我姑姑也说:“你就一起去看看也好!”

  这个厅好是豪华,排场之大,真是令人目眩眼花,几乎这些乡民都看傻了,好阔、好奢侈唷!先是“总统”、“副总统”,接着是五院“院长”、各部会首长,还有“国大”代表、“立法委员”、“监察委员”、各地方县市长与民意代表……,真是冠盖云集,应有尽有,可说该到的都到了。

  我想:这人好伟大唷!终于,漫长的告别式结束了。到场行礼如仪的大小官也都走了。刚刚车水马龙,才相隔多久又变得冷冷清清。

  师傅们向这厅的丧家说明来意,便带着乡民入内到瞻仰遗容的地方,仔细端详这死者的脸和五官特征。果然,殡仪馆的工作人员弄错了,这厅今天接受公祭的死者,正是他们要找的亲人,而当工作人员把墙角边搁着的那具尸体推过来时,这厅的丧家不禁惊叫了起来:“这一具才是我们的!”

  师傅们告诉这些乡民:“我们发尸体给丧家时,一向都很小心。因为贵为‘中央’民意代表,一定有他一股凛然的正气,为百姓伸张正义。我们刷洗时,发觉这具尸体很令人敬仰,而另一具尸体则很轻薄不厚重,必是地痞流氓。所以,我们经过判断,决定把这具尸体送来这厅,哪知竟然弄错了。”   

  我很讶异!一个会被误作“中央”民意代表,而又真正领受了文武百官的恭敬鞠躬与献祭,这人岂能一无伟大之处?这哪是偶然!乡民们说:“真死得很值得!”

  乡民们告诉我这人的所做所为:“他是在大都市混出字号的高辈份兄弟,后来为了江湖道义代好友坐监服刑,吃过很多年的苦,终于期满而恢复自由之身,但他在服刑时新认识了一位好同窗,使他领悟到很多为人处世的哲理,他完全变了一个人。这时,真是‘昨日种种譬如昨日死,今日种种譬如今日生’。”

  “他毅然放弃了当年所打拚出来的一切,而默默地回家乡去过淳朴简单的生活,每天为人整地、种田、收割,以自己的血汗来换取心安理得的辛苦钱。他有如乡民的守护神,举凡乡民有任何困难,只要他做得到从不推辞。他决不让乡民受到外来的欺压、凌辱或逼迫。由于他原是高辈份的兄弟,有他在,使全体乡民都在他的保护伞下个个安居乐业。”

  “一个月前,乡里有个小学生被绑架了,赎金是天价。他奋不顾身与绑匪周旋并设法营救出这小学生。他带了一手提箱的赎金去,也换回了肉票。可是,绑匪发觉赎金有假,便开枪把他射杀了。在他奄奄一息时,我们以最快速度送来台北,希望大医院能想尽办法挽救他的生命,但他仍然宣告不治,死了!他是我们全体乡民公认的守护神。我们全体为他买了一处非常好的墓园,也准备在乡里为他盖一座庙。这次,我们邻近好几个乡都包了游览车上来,大家都怀着感激的心和感恩的心来送他最后一程。”

  我边听边哭,而乡民也边讲边哭。我想:“这人真死了吗?这人会死吗?他不会永远活在乡民的心中吗?您真以为人死就真死了吗?”

  附注一:若非天意,以殡仪馆的作业方式,要弄错尸体是很不容易的事。

  附注二:人生看后半段,诚然不假。往日种种,或许不堪回首,但盖棺定论之际,眉宇间却能流露出一股凛然的正气与义气,令人敬仰不已,此人已是大修行人

附注三:他临终之际况再三交代道上兄弟,不可为他报仇,使不少生死恩怨从此一笔勾销。

  附注四:有的人活着,却是死人;有的人死了,却是活生生的人。

  附注五:天底下没有偶然的事,只要存在,必有道理。今日的隆重公祭,此人应该当之无愧。这是道上兄弟,有史以来的最高荣誉。

 

 


标签:寿命 自己 一点 一滴 努力 

Copyright 2005-2017 Powered By 妙音网络 冀ICP备11021544号 公安部备案 35010402350175号

(助印经书与迎请经书请联系) 手机:18-65-0-054-11-8(网络方面管理和站务之事请联系手机)  妙音网微信公众号:miaoyinwang
随喜赞助妙音基金弘扬正法

简繁字体线路切换简体妙音网线路    繁体妙音网线路  直接进妙音新闻网中...   主持人发表弘法处...   妙音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