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谆谆教诲

《寿命是自己一点一滴努力来的》连载三

时间:2017-11-8 7:39:28  作者:妙音  来源:妙音网  浏览:2  评论:0  微信分享亲友

《寿命是自己一点一滴努力来的》连载三

 

不予不取

   有一年暑假,孩子们要搜集植物标本及昆虫标本,这是学校所规定的作业,不能不交。所以,我们夫妇只好拨出三天时间,陪孩子们到垦丁公园。

  我们先到管理处去办手续,并要求孩子们自己向管理处的伯伯们,说清楚他们打算要采哪些植物,要拣什么昆虫标本。因为没有经过管理处的同意,我们什么也不能碰,不能拿,不能采,不能拣,不能抓。

   孩子们都还听话,只是他们觉得:别人的爸爸妈妈都没有这般麻烦,为什么我们家总是特别严格呢?

  我们告诉孩子们,这叫“不予不取”。举凡不是自己可以做主的任何事事物物,都一定要先经过主人的同意,才能看,才能听,才能动,才能碰,或拿,或取用,否则便是偷,便是抢。这会造成一生洗不干净的污点,而且会损福折寿

  我们全家沿着林荫小径手牵着手,一边观赏大自然景色,一边拣拾游客们所攀折落地的植物枝叶,也顺便寻找草丛间已经死了的昆虫,我们夫妻俩都虔信宗教,坚决反对伤害大自然的一草一木或大、小动物。

  我们要求孩子们:除非真的万分不得已,绝对不采摘任何活生生的花、草或树叶。毕竟一旦被采被摘,这花草树叶从此离开母体而死了,也从此再也没有人可以观赏到它的美了,这样不是太残忍,太自私了吗?

  特别是昆虫,它有家,有父母,有儿女,也有兄弟姐妹,当它不小心被人抓走了,它一定不会有活命的机会,也一定不能再和它的亲人相聚了,这多可怜呀!将心比心,它也是有血,有肉,有灵性的动物呀!它不也是人吗?我们搜集标本,只是一时好玩而已,但对这些昆虫兄弟姐妹,却是生死存亡的大事。您说不是吗?

  孩子们所打算采集的标本,有些植物是老师硬性规定的,当我们真的无法找到掉落地上的枝叶时,们只好请求树爷爷给孩子们几片叶子吧。我们教孩子们先跪在树爷爷面前,用两枚十元硬币来掷,以征询树爷爷的意思。

  我自己总是很恭敬地代表孩子们向树爷爷禀明清楚我是谁,还有孩子的名字,并不厌其烦地让树爷爷了解我们要它的什么,以及到底要拿来做什么。

   回程我们又到管理处,把所拣的和所采所摘的,一一请管理处检查,并请他们同意,然后再小心地收存到旅行包里。

  这些年,孩子们一天天懂事,对我们的抗议也越来越少。他们知道,“不予不取”的戒律有其深远的意义和影响。现在,孩子们更时时处处地检点自己的一言一行,只要没有经过当事人同意的东西,绝对不敢碰,不敢动,更不敢拿;又没有经过当事人同意的事,也绝对不敢看,不敢窃听,更不敢过问。我们这些孩子,已经知道自己当守的分寸,也知道对人当有的尊重。

  很多亲戚朋友对我们一家大大小小几十年来,能这般平安平静、这般幸运幸福都很惊异。我则一再告诉他们:不侵犯别人的,才不会被别人侵犯即使细菌或各种病,也必不敢不经过您的同意,而擅自侵入您的身体而侵害您的健康,仅只这一点,您的“不予不取”就十分值回票价了。

  我因担任公职经常到各地出差打击犯罪,家人和好友都很挂虑我这罹患有严重贫血绝症的软弱身体。而我的长官部属,更放不下心一个这么摇摇欲坠的柔弱女子奔走陌生穷乡僻壤的安全。但我都很诚恳地告诉他们,一个恪遵“不予不取”戒律的修行人,别人也必对她“不予不取”,不会有未经她同意的突发侵害或意外灾变。

  直到退休,我所到之处大家都很尊重我,很尊敬我;无论大小事都很呵护我。我的病,如果发作的时间与地点远离可能的医疗急救机会,那我早已成为不省人事的植物人了。但从小到大,甚至今日已是六十多岁的老人,尽管我的病不断发作再发作,可说不计其数,然而,几乎没有一次是在没有办法急救的荒郊旷野或没有人会发现的孤单场所。我的命是“不予不取”所一点一滴努力来的。

  师父说:“对一个‘不予不取’的人,除非经过她本人同意,否则,谁也无法取她的命,无法叫她死。”我这样地教育我的子女,也这样地教导我的学生,而受益最多的,却是我自己。

  但愿各位读者也能从此“不予不取”,成为有为、有守的正人君子,而不再有任何您所不同意的灾难、祸害或病苦,强加在您身上或心上。

 

人不恨人 

  小时候,我们右侧二楼有位邻居,世世代代都笃信天主教,大家都把她视为稀有动物,用非常异样的眼光来瞪她。

  我爸是很偏激的卫道人士,他对这种不祭拜祖先的不孝子女更是反感,坚决不与这户人家来往,十分不屑。

  由于我一出生没多久,便被断定得了很古怪的绝症,我妈找遍中西医、寺庙、赤脚大仙等等,都个个束手无策,实在已经山穷水尽了。我外婆说:“何不找邻居那古怪人看看!”因为那古怪人整天跟一大堆洋人混在一起,说不定会有洋式古怪方法或奇方呢!

  我妈果真去了。心里多么期待洋宗教能出现洋奇迹和洋神力,来拯救自己这垂死的小宝贝。我妈上了楼,这位老伯母很诚恳,很亲切。旁边有两位洋人,据说是神父和修士。我妈详细说明了来意。神父慈祥又很有耐心地说:“每个宝宝都是神最珍贵的赏赐,都值得珍惜,要知恩、感恩。”

    我妈妈点点头,两眼却不听使唤地直掉眼泪。神父又说:“没有恨的人,不管生下的是什么样的小孩,都没有恨;只有恨,才会生出恨。”

    这神父的意思是说:会有恨事,是因为怀胎时心有恨事;如果没有恨,便绝对不会生出有缺憾的孩子。这种小孩是福是祸,关键在人的心,不在病

    当年,我妈生下我大哥后,我爸的事业便被合伙的八拜之交给全数卷走了,害得我妈每日以泪洗面,坐困愁城。哪知道我这讨债鬼,却偏偏在这青黄不接的苦哈哈岁月中,偷偷闯进我妈的肚皮里。

    神父告诉我妈说:“报应在神,惩罚也在神,我们只是人,人不审判人,人也不恨人。”

    我妈似有所悟,回到家,便一五一十地转述给我外婆听,没想到我外婆完全接受了。从此,我外婆和我妈不但不恨任何人或任何事,反倒感谢天主的恩典加被,竟然这般眷顾我家,肯把这样特殊的宝宝赏赐给她俩这平凡的小女人。我外婆和我妈开始懂得珍惜这难得的福分。真的,很感谢神!

  无论你怀的是什么样的宝宝,都是神所赏赐的丰厚恩典。我们只是人,我们不了解神的苦心和好意。我们能做的只是怀着知恩、感恩、报恩的心,来恭恭敬敬领受这份福泽。

    我妈由一肚子的恨而转为一肚子的恩。据外婆说,这一念之间,我妈变得爽朗多了,也健康多了。而我这垂死的绝症小宝宝,病情也整个改观了。

  我妈恨那卷走我爸事业的坏朋友,恨她生了我这种见不得人的缺陷宝宝。但恨有何用?毕竟只有神才能审判人的是是非非与思恩怨怨,也只有神才能报应坏人,惩罚坏人。为什么不把这些交由老天做主去教训那该教训的人呢?即使自己生下了再糟、再烂的小宝宝,也一样只有老天才能知道这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小宝宝,又为什么降生人间,来日会是个什么样的人物,不是吗?

   没有恨的地方,结局也必没有。很多重病或绝症都只有一个理由——恨。当这恨没了,病也必一起消失。这世间最难解的是绵延不止的恨,固有解不开的恨,才有治不好的病。

  曾经许久许久,我恨我为什么会是终身残障的严重贫血症患者,为什么一生都不能像正常人一样过正常生活?而我妈何尝不恨自己竟然生下这种孩子,把她折磨得几乎生不如死!幸好,我的恨升华了,我妈的恨也升华了。这应该是一种内心世界的超越,使我们得以在生生死死的惊涛骇浪中,一波挣扎过一波而不致灭顶。

   很多人不幸得了很多不治之绝症,但这中间,必定有无穷无尽的难言之恨,为什么不能发挥大智慧以大魄力来让这些恨一扫而空呢?留下恨,也必留下病根,这样含恨而死,真的值得吗?

    我感谢神,他赏赐给我一生永远都治不好的地中海贫血症,我才有今天的奋斗成果和成就,也才有这难得的福分能真正认识了神,能熏沐在神丰盛的奇恩异典中,充满了无比的喜悦,与圆满无缺的宁静、安祥以及和平、幸福。

   我感谢神。真的,我们一家大小都很感谢神。最后,奉劝大家一句话:有恨的地方,死亡才能存在;没有恨的人,无论身居何处,都是纯净的无菌室

    每日临睡,我外婆及我妈教我这样一起祈求与祈祷:“我们的天主,愿您的名受显扬,愿您的国来临,愿您的旨意奉行在人间,如同在天上。求您今天赏给我们维护宝贵生命的灵粮。呵护我们,脱离死亡的逼迫。求您完全宽恕我们的罪过,从此不再追究,如同我们也遵照您的教训,完全宽恕别人,一至从此无怨无恨一样。求您庇佑我们,不要让我们陷于诱惑,或因而中计下水,而犯罪破戒。但请拯救我们,让我们得以幸免人、我间相互摧残之凶恶、加害与报复。感谢天主,阿们!”

 

不可冤枉人 

   为了发表研究报告,三女儿忙着翻寻她珍藏在衣柜内的套装,这是她学术讨论会上的正式礼服。找了找,好不容易找出来了,但整件套装已破了好多个洞,根本不能再派上用场了。

    “死老鼠,什么不能咬,干嘛偏偏咬破我的衣服,死老鼠!死老鼠!”三女儿终于忍不住地骂了一句又一句,而且还心有不甘,十分怀恨不平。

    我说:“宝贝女儿呀!你可曾亲眼目睹这死老鼠咬破你的衣服?如果没有亲眼目睹,我们可不能冤枉对方唷!”

    我女儿愣住了。

  我又说:“即使是一只老鼠,它也有不容我们污蔑的品格。除非我们有确切的证据,我们都无权入它于罪。经典上要我们严守‘八正道’,这是我们为人处世当守的分寸。我们不能因为对方比我们弱小,或因为对方没有声音,便把对方给吞了,给吃了!”

    三女儿听了,似乎还可以接受。她说:“妈,我错了!我向老鼠道歉。”

  这件事以后,家里的孩子们都了解自己妈妈的心态和心情,都清楚自己能说的是什么,毕竟亲眼目睹的事都未必真实无误,何况自己不在场的点点滴滴,怎能凭着不可靠的想象来入对方于罪呢!

  我们一起勾了勾手指,约定共同遵守一项“八正道”戒:我们不欺负弱小,也决不因为对方没有声音,便随意冤枉对方,入对方于罪。

  这是为人处世当守的口德与分寸。

 

 

  癌不是病毒,也不是细菌问题。癌只是身体内出现一些不听话的细胞而已。不听话的细胞来自不听话的人,所以癌是品性问题,是个性问题我三嫂很威风神气,是本地首富人家的大千金,很凶!我说:“三嫂,您再‘凶’,您的‘胸’会长乳癌,为什么不改呢?”三嫂不信这一套,三年前发觉胸部长了乳癌,不到三年便蒙主宠召了。

 

不可欺负比自己不幸的人 

   小学时班上有位同学,因为小儿麻痹而两脚萎缩无法行走。我们每个人都一直想尽办法来照顾她、帮助她。

  我们的前几班是男生班,这些男生经常作弄我们女生,很让我们生气,但我们大都气一气就过了。有位男生家里非常富裕。父母亲都很有社会地位,而且拥有自己的书房,也聘有好几名家庭教师,所以,成绩也非常之好,很令人羡慕。他每天上洗手间,都要路过我们女生班的教室,也每次都碰到我们班上这位小儿麻痹的同学,用两只手在地上一手又一手地向前匍匐爬行。他似乎十分不屑,总是说些欺负人的风凉话,嘲笑我们这同学像条又笨又钝的鳄鱼。有时还一时兴起,用他那高级的皮鞋踩她萎缩的双脚,让她疼痛难忍却挣扎不开,好是残忍!但谁都拿他没有办法,因为他爸爸几乎买通了整个学校所有老师,所以,大家都不敢吭气。

  我这同学后来实在受不了这男同学的羞辱、嘲讽与戏谑,终于服食灭鼠药自杀了。

  这男同学毕竟家境非常之好,依次小学、中学,很顺利地升上理想大学,又出国深造获得博士学位,并继承了父亲的庞大事业,成了举足轻重的工商名流,真是志得意满。

   当然,他也当了我们母校的同学会总会长。

  有一年,他的高级座车在高速公路上,被酒醉而跨越车道的大型砂石车迎面撞上了,车头全毁,而他的两脚也被卡在驾驶座上,下肢一片血肉模糊。当交通警察千辛万苦锯开车门与驾驶座前的烂铜废铁时,他早已昏迷不省人事。

    好久好久,他终于醒过来了,两个大腿以下全截肢了,头脑缝缝补补似乎不再扭曲变形,但整个人成了痴痴呆呆的半植物人,连说出来的话都没有人可以听懂。就这样,他辉煌灿烂的一生,从此划下了句点。

  由于他是我们母校同学会的总会长,我们好多同学都去探视他的病情,大家都很为他惋惜。但我们女生班的姐妹们,都若隐若现地在眼前闪烁着,他当年欺负我们班上同学的一点一滴:他那份嚣张跋扈,依然威风八面,神气十足,使我们不自禁地瑟缩颤抖。然而,这当年的他,而今究竟安在?

  我们几个死党手牵着手蹒跚走出医院,我们人人一脸泪水。不是为了他,而是为我们那活得好没自尊的同学,她是否也到医院里来了?

  整整三十多年了,神才让我们当年这群不懂事的小丫头看到了真正的答案。

  有一年,我应好友之托,到东部一所非常著名的省立高级女子中学任教,这里的新任校长,为了扭转旧有的新娘学校形象,四处延揽辅导升学的高手来担任升学班的各科老师。

    我受聘接下了其中一个班的导师。班上有位同学,资质非常优秀,智商也非常之高,几乎成了这所学校的宝。我对教育的看法是:每个孩子都是可以造就的一流人材,只要我们真心爱他。所以,我把一些反应快的同学编成一个小老师群,由他们来辅导那些反应较慢的同学。

    这时,那位资质非常优秀的同学生气了,她很不屑地到办公室来向我提出最严重的抗议。她说:“老师,这些人就不要再教他们了,真不知道他们的父母是怎么生的?连这种没用的烂铜废铁也在生。要嘛,就生个像样的;要嘛就不要生,我真想不透他们的爸妈头脑里装的是什么?”

    我告诉她,一个人说话不可太满,也不可伤害比自己弱的人,更不应该欺负比自己不幸的人。但她一句话也听不进去,我只好任她去了。二十年后,我的办公室突然来了一对年轻夫妇,男的我不认识,而女的似乎有点面熟。

     “老师!我是×××。”

  我迟疑了一阵子,终于记起来了。

     “你是那位××省女中的宝?”

     她点了点头。

     她已从美国一流的大学取得学位回来,目前是国际知名的大企业的少奶奶。

     我问:“找我有事吗?”

     她哭了,十二万分伤心。她说:“老师,我只生了一个小女儿,但不知为什么却得了软骨症,全身软绵绵地,到今天也不会动,也不会笑,这一生都注定要这样躺着,直到老,直到死!”

    我听了,内心也一阵阵难过,但我又能帮她什么忙呢?

   当年,她在学校办公室向我抗议的每一句话,迄今仍在我耳畔萦回缭绕,我不禁万分无奈地落下泪来。难道,这就是当年那些话的真正答案吗?

  问题是:为什么一定要有答案呢?若没有看到答案,就不能使人长得够大吗?

  我看到了答案,可是这却是我最不喜欢看到的答案。

  学生如同自己亲生女儿;而学生的女儿,更是自己的宝贝孙女儿。为了这个宝贝,我一直陪着学生在吃尽苦、受尽折磨。我不知道,这是否我当年没严厉坚持纠正她的连坐报应?

 


标签:寿命 自己 一点 一滴 努力 

Copyright 2005-2017 Powered By 妙音网络 冀ICP备11021544号 公安部备案 35010402350175号

(助印经书与迎请经书请联系) 手机:18-65-0-054-11-8(网络方面管理和站务之事请联系手机)  妙音网微信公众号:miaoyinwang
随喜赞助妙音基金弘扬正法

简繁字体线路切换简体妙音网线路    繁体妙音网线路  直接进妙音新闻网中...   主持人发表弘法处...   妙音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