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往生

绝对神奇:阿弥陀佛多次现身,将父亲接往极乐世界!(上)

时间:2017-7-29 8:33:19  作者:妙音  来源:妙音网  浏览:7  评论:0  微信分享亲友

佚名

绝对神奇:阿弥陀佛多次现身,将父亲接往极乐世界!(上)

前言:末学父亲(光舜居士)于2017年6月26日,蒙阿弥陀佛亲临接引,法身往生西方极乐净土,过程殊胜。依当下自在师父开示和本人愿心,遂整理成文,以接引有缘深信佛法,坚固道心,同修佛道,同生极乐。也愿以此文挚心感念父亲养育大恩,愿父亲于西方净土,修持精进,莲品增上。文章篇幅所以较长,皆因考虑父亲福报圆满当是因缘相续,故前半部分纪略父亲一生主要功德。文稿从老父亲法身往生至今日,断断续续写了月余,今日完稿,刚好7月26日,也算一个小圆满。诸位有缘若觉文章琐长,也可先从后半部起阅之。

一、出身农家

末学老父亲1934年6月30日出生于广东一个小县城的一户普通农民家庭。末学爷爷奶奶都是普通农民,育有三男两女,父亲排行最小。爷爷年轻时迫于生计,曾下南洋到暹罗谋生,归乡后除了务农,也兼做点糖点之类的手艺小买卖。奶奶没有文化,但性格泼辣要强,精明能干,十八岁嫁给祖父后,一人含辛茹苦把五个子女拉扯成人,在乡里也博得好名声。末学大伯老实憨厚,胆小怕事;二伯果断刚毅有担当,是家中务农主要支柱,但解放前夕被胡琏抓壮丁去了台湾。据小时听奶奶讲,当时考虑到大伯太过老实,怕无法经历风雨,父亲又年纪尚轻,只有十五六岁,于是时年二十五岁的二伯主动担起壮丁重担,奶奶含泪送别,一去天涯两隔,直至四十多年以后才得以回乡探亲。父亲因排行最小,加之天资聪颖,十几岁就能代表宗族诵读祭文,最得祖母欢心和兄姐照顾。

二、桃李天下

父亲打小学习刻苦,建国后完成了高中学业,参加建国后第一次全国统一高考,顺利考入省内一所老牌师范学校,成为新中国第一批统一招生的本科大学生。1956年,父亲师范毕业后,顺理成为一名神圣的中学人民教师,在讲台上一站三十八年,栽下桃李无数。老父执教数十年间, 兢兢业业,教书育人成绩卓著,屡获殊荣。最为学生们称道的有两点,一是老父爱生如子,对所教学生无论贵贱优劣皆一视同仁,无私关爱。二是老父专业娴熟,讲课风趣,往往不看教案,娓娓道来,如数家珍,令人叫绝。

三、勤苦孝道

父亲二十八岁成家以后,四个姐姐和末学相继出生。兄弟分家以后,爷爷奶奶跟我们一家生活。62年大姐出生后,我们姐弟先后出生,这段时间刚好是文革时期,也是家中生活最为艰难的时期。父亲和母亲(村里民办小学教师)用微薄的工资支撑着七八口人的家庭,生活十分窘迫,在四姐出生四十天的时候,父亲和母亲只能忍痛把她送到别人家寄养(末学现在常常想,后来四姐忽然出家走进佛门的这一段因缘也许冥冥之中早就注定了)。那时候,家里除了父亲一人是居民户口,其他六七口人全都是农村户口,有一大片的责任田要耕种,在上有老下有小的情况下,父亲一个人用瘦弱的身躯挑起家里的农活重担。一边在校教书育人,一边回家下地务农,照顾家庭,其辛苦可想而知,但是父亲任劳任怨,从不叫苦,也因此落下了一身的病根。

父亲一生勤俭节约,对爷爷和奶奶极尽孝道。爷爷在末学很小时候就去世,印象还不是特别深刻,许多尽孝的事情还是母亲和姐姐讲述。而父亲对奶奶的至孝则是记忆犹新,简单说两个事例:一个是即便在家里最艰难的时期,父亲也是坚持给奶奶买肉炖肉吃,后来奶奶牙齿掉落,牙口不方便,父亲每周放假回家必定要亲自剁肉给奶奶做碎肉汤;另外一个事情是奶奶脾胃不好,经常嗳气如雷,父亲便四处寻医问药,细心照料。以前奶奶经常半夜胃寒病发作,每每这个时候,即使寒冬腊月,父亲再困再累也会马上起床专门用柴草(困难时期家里都是用土灶烧饭)给奶奶烧上一小碗热粥缓解病苦。父亲的孝道,在末学村里是有口皆碑的,我们也打小看在眼里,种下孝道的种子。

四、为善乡里

父亲在宗族里头,是受人尊重的知识分子。文革前后,农村生活条件恶劣,尤其是没有文化和工作的宗亲,生活过得十分艰难,总是想方设法联系远在海外的华侨亲戚,寻求接济。父亲因为是宗族里难得的高级知识分子,加之文笔犀利,热心助人,自然成为沟通海外的首选桥梁。在末学印象中,直至八十年代末,我们全家迁到县城之前,宗族里所有需要与海外争取经济支援的大小事宜,诸如修建祠堂、铺设乡道、接济宗亲之类的善举,基本都是由老父亲执笔写信。也多亏老父亲文笔巧妙,言辞恳切,才总能博得海外侨胞的普遍认可和大力支持。如是功德,宗亲共仰。纵观老父亲平凡的一生,虽并未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丰功伟绩,但老人家一辈子老实勤俭,刻苦耐劳,为善至孝,现在我们知道了,这一切都是父亲晚年福报的根源啊。

五、皈依佛门

父亲年轻时做为新中国第一批全国统一招生的本科大学生,一直接受的是最正统的马克思唯物主义教育,加之经历过文革“破四旧”运动的洗礼,在思想和行动上已经成为一名坚定的无神论者。据母亲讲述,那时候,父亲就连祭拜祖宗都是扭扭捏捏,经常要瞻前顾后,瞧瞧四下没人了,才匆匆跪拜一下,起来还没正经的老看着母亲笑。所幸末学奶奶一生敬奉佛菩萨,十分虔诚。后来母亲自然继承奶奶的衣钵,在学佛修佛的道路不断精进,1996年在本地一座千年古刹灵山寺皈依佛门,成为一名居士,法号光楚。在母亲的影响下,父亲在隔年也随着母亲皈依佛门,成为在家居士,法号光楚,一晃就是二十年。

六、增添福寿

父亲退休后,生活规律,注意保健,身体总体上一直挺硬朗,很少打针吃药。七十多岁时,还每天坚持早早起床,自个骑着自行车去做晨运,打太极、做体操。2007年5月份,父亲时年74岁,半夜突发胆石急症,疼痛难忍,末学连夜送医院急诊。这是末学生平第一次送老人家去住院,当时情况特别危急,但因为老人年纪大了,心脏长期早搏,我们最终不敢承担手术的风险,只能采取保守疗法。在医院连续不断检查、输液折腾了一个多星期之后,总算有惊无险,但是从此以后,感觉父亲元气大伤。后来才知道,那一次母亲带着姐姐们去邻乡观音阁朝拜菩萨,母亲和姐姐们拼命为父亲求添福寿,至孝的大姐前不久跟末学讲,她当时向佛菩萨祈祷,愿意减少自己的阳寿为父亲增添寿命!也是佛菩萨慈悲加持,又或是父亲福报未尽,老人最后顺利跨过了这道艰难的坎。也是很奇怪,父亲的胆结石很多,加上平常父亲食量很好,末学一直挺担心父亲的胆石症会反复发作。可是后来这十年间,父亲的胆石症才发作过一次,而且算不上严重,简单治疗就搞定了,的确匪夷所思。

七、晚年修持

1994年父亲从学校退休,隔年末学大学毕业上班,也算圆满完成新老交接。末学毕业后,离开家乡到一座海滨城市上班,几年后末学成家,父亲和母亲就一直跟我们生活在一起,日常生活都由我们打理,父亲有了自己的空闲时间,总算开始享受清福了。然而父亲是个性格坚强的人,也是个闲不住的人,尽管退休赋闲了,但每天“家事国事天下事事关心”。按俗话说就是“人老心不老,人闲心不闲”。除了关注时事新闻,对儿孙晚辈大小事情都要过问操心,我们劝得多了,老人家就说:好好好,今后不管了。可是下回还照旧。就这样,在皈依佛门后的十几年里,老人家平日里也就是在母亲的熏陶下,偶尔看看佛片,听听佛曲,或是听听净空老法师讲经说法。说实话,自身积极主动的修持不多,对佛法佛理也未能达到深信不疑的地步。直到后来随着老人年纪越来越大,特别是上了80岁以后,老人腰腿不便,没办法出远门之后,反倒能够真正慢慢安下心来听经念佛。现在想来,这一切又何尝不是父亲的福德因缘?

最近几年,出家的四姐经常来电给父亲讲讲佛理,劝父亲要勤念“阿弥陀佛”,发愿“往生净土”。末学在母亲影响下,虽是佛法熏陶日久,但真正有所精进也是近几年的事情。平日里偶尔也跟父亲说些浅薄的佛法见解,规劝父亲要安定心性,每日都要腾出时间来念佛。

这两年,末学每天规劝父亲最多的就是要勤念佛号,问询最多的就是今天念佛了没?念了多少?既是问候,也是督促。父亲也确实是越来越用心在念佛,只是后来精力越来越不济,常常坐在椅子上念着念着就睡了。老父对末学给他讲说佛法十分欢喜,老说想不到末学居然佛理颇深,其实完全是皮毛,实在是惭愧至极!再加之后来经历的感应越来越多之后,老人家对佛法才真正建立起坚定的信念。末学想,这也是老人家最后功德圆满,顺利往生的又一个关键因素。老父亲确诊帕金森之后,末学多次跟父亲说,很多病症其实就是业障所致,除了念佛放生回向,其中忏悔也很重要。今年5月9日,父亲在末学的引导下,自己主动去家中佛堂忏悔,当晚睡得十分安稳舒服,许是父亲很久没有睡得这么舒坦,第二天高兴地说,佛菩萨太灵验了,一定要好好答谢,还让母亲赶紧去办一些果品来供养。末学听了也很高兴,很明显父亲又精进一层了。

八、时至突然

6月13日(阴历五月十九日),是老父亲84岁生日,……6月17日,按照原来老人的打算,末学驾车送老人回老家姐姐们还有义兄家去轮流住一段时间,换换生活环境。

6月20日(阴历五月二十六),也就父亲过完生日的七天后,噩耗突然传来。早上八点多,末学在家刚准备出发上班,突然接到母亲的电话说,父亲刚刚在做晨运,突然说不太舒服,感觉站不稳喊人来扶持,然后很快就身体紧绷,嘴唇紧闭,不醒人事了,现在120已到达抢救正送往医院途中,让我赶紧回家。这简直是晴天霹雳!毫无征兆的突发状况让我有些手足无措,心里一个念头自然生起,这次要出大事了!末学当即跟单位请假,随后到家里佛堂做完祈祷,就冒着一路大风雨以最快速度驱车走高速往老家赶。从那天早上上车开始,末学就立即打开车载音响,开始单曲循环播放《大悲咒》(此后一直持续到老父亲功德圆满,往生极乐)。一路上,末学一边提醒自己要镇定、要冷静、要注意安全第一,一边又止不住不停地念诵佛菩萨圣号,祈祷老父亲平安无事。

上午10点半左右,末学匆匆赶到老家医院。父亲已经安静躺在病床上,母亲、姐姐、姐夫、义兄还有外甥都围在病床周围。父亲鼻子插着气管,身上插着尿管,一只手臂绑着自动血压计,一只手插着输液针头,胸口还贴着好些检测心律的导线,末学一看到老父亲的样子,心里止不住心酸滴泪。几天前还清清醒醒的一个人,突然之间就这样完全没有知觉,人天两隔。虽说生理功能看起来正常,监护仪的指标除了心律波动稍大,其他呼吸、血氧、血压等指标都相对正常。但末学有一种隐约的伤感和莫名的害怕,也许这辈子再也听不到父亲充满丹田力的洪亮嗓门了。然而末学知道这个时候自己绝对不能乱了分寸,末学是唯一的男儿,是家里的主心骨,必须控制好自己的情绪,后面还有大量的事情要等着末学处理,再伤心再不舍我也要稳定局面。特别是八十多岁的母亲,跟父亲相依为命一辈子,虽说老夫老妻也偶有磕磕碰碰,但彼此的感情可真是至深至厚。父亲已经这样,母亲可千万不能再有任何闪失啊。末学强忍悲痛,跟医生详细了解病情。医生很肯定地告诉我,父亲这种情况属于突发性脑梗死,早上刚刚发病,CT报告还无法确认病情,起码要二十四小时候后才能真正得出结论。但医生根据经验判断,情况比较严重。义兄交朋广阔,见过好几个类似的真实病例,说这种情况如果十二小时内能醒过来,情况相对乐观,否则就比较麻烦。我们没有别的办法,除了焦急的等待,只有在心里不停祈祷诸佛菩萨加持,让父亲快快苏醒过来。

父亲十年前曾遭遇一劫,幸得佛力加持,延福至今。这次厄运再来,除了依靠医院全力救治,大家都在心里虔诚祈求佛菩萨慈悲加持,保佑父亲再渡难关。同时,母亲带领我们姐弟几个冒着大雨到附近观音阁为父亲做祈祷。

当天下午,医院开始来给父亲插胃管以进行鼻饲,因为父亲单纯依靠近两天的输液已无法维持正常生理机能,而自己又无法主动进食。因为我们知道插胃管很辛苦,犹豫再三,最终还是同意了。插管的过程中,末学第一次感受到了父亲的痛苦,尽管父亲处于昏迷,但生理本能的痛苦反应同样令我揪心。这是父亲的病苦,也是众生的病苦。

末学重新驱车赶回家里收拾行装,准备暂住老家随时应付突发情况。回到家里,妻子孩子都还没回家,看着空荡荡的家,末学终于止不住潸然泪下。末学不止一次跪在佛前祈祷,祈愿父亲苏醒康复。尽管心里有不好的预感,但只要有一丝希望,末学也绝不放弃。末学必须要多做些什么。

晚上,末学和妻子专心念佛回向父亲,祈愿老父亲平安度厄,快快康复。同时末学还专念了一遍《药师经》回向父亲。当晚十点左右,极度彷徨无助中,末学忽然起念,想起必须紧急求助5月8日刚刚结缘的“当下自在师父感恩“湖心亭看雪新浪博客公布师父的微信号)。末学编写一条微信,告知师父今天父亲的状况,求师父紧急救助,老父危难,延老父福寿!十一点半左右,师父只回了一个“合十”的表情,末学心里着实有些失望。若干天以后,末学才知道师父虽然没有说半句话,但其实合十”已经是最善巧最恰当的回应,而且师父从末学问询这一天开始,该做的事情,就已经默默开始做了!真的是不可思议啊!感恩师父慈悲!

6月21日(阴历五月二十七)上午,末学再次冒着大暴雨赶回老家医院,同时把父亲平日听的念佛机带上从这一天开始,末学就交代大家一定要记得让念佛机不间断地父亲耳边播放,而且末学选择的是净空老法师念诵的版本,这是父亲平日最常播放念的版本。到了医院,父亲依然没有醒过来,第二次CT结果已经出来了,十分危重的大面积脑梗塞,而且是由于长期房颤导致血栓形成脱落栓塞导致的。(现在才知道,原来所谓房颤其实也就是老父亲一直带有的心律不齐中的一种类型,而且极易形成血栓并导致脑梗塞,就是常说的中风。再次深深忏悔自己的医学无知和对父亲健康关心不够!)按照医生的说法,父亲整个脑部大约三份之二都梗塞了,目前仍处在危险期。我们反复追问老人康复的可能性,不同医生给出的结论都一个样:因老人有多年房颤,苏醒过来的几率几乎为零,即使能度过危险期,也极可能从此就是植物人的状态。末学开始网上大量查阅资料,逐渐接受了一个现实,纵然我们心里头有千万个不愿意,老父亲这一辈子再也不可能如往常一样了。

即使如此,全家经过商议后,还是决定立即将父亲从老家转院到末学所在的城市,大家都坚决地认为,地级市的医疗条件肯定比县级市要更优越,大夫的水平也更高,说不定父亲就能得救。一句话,哪怕有一丝希望,我们都不愿意放弃。然后赶紧想办法联系转院事宜。也是父亲福报,末学刚好有一位同事的父亲在市里最好的医院担任科室主任,通过他的帮忙,不用花太大的功夫,在病床位十分紧缺的情况下,顺利安排出一个床位。老家医院的大夫们对我们的决定都不是很赞成,因为老人年龄很大,又还处在危险期,而且长途奔波,担心出现突发状况,另外因为是跨城市转院,手续也比较罗嗦。

经过一番周折,也确认后果自负之后,我们终于紧急办理了转院手续,顶着滂沱大雨把父亲转到末学所在的市医院。姐夫几个随救护车照应父亲,末学一路开车紧跟着救护车。风雨兼程,一路颠簸,心情十分忐忑不安。奇怪的是,出老家地界之后,一路的凄风苦雨竟然渐渐消停,天越发晴朗和亮堂,末学心里的阴霾也似乎慢慢散去一些。(自打转院到家里这边之后,直到父亲顺利往生,整个期间,已经持续一个多星期的阴雨天气仿佛一下子忽然好转了,每天基本上都很晴朗,阳光明媚,偶尔有一点零星小雨,也是很快过去,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

安全护送父亲到达医院医院安顿下来,稍感舒缓的心很快就又陷入谷底。值班的几个医生了解到父亲的情况以后,还是给出了之前老家医院同样的结论,而且说得更直接,让我们要有思想准备,考虑老人的后事。这里已经是我们整个地区最好的医院,这样的结论无疑让我们最后仅存的一点希望也彻底破灭。至此,末学更加强烈地意识到,父亲的这种状况,现代医学来讲,非奇迹出现,是可能再有其他更好的办法了。末学强忍悲痛,跟医生明确表达自己的心愿,请医院最大的能力抢救父亲,即使回天乏术,尽量让父亲轻松一些,千万不要受太多的痛苦。这是末学最真实的想法。

当天晚上,大姐和姐夫安排他们自己先值夜守着父亲,末学和其他人先回家休息。回到家里,洗完澡已经十二点左右,身心俱已疲惫不堪,心里根本没有一丝休息的念头,直接就坐在书桌前开始专心念佛,末学心里自然的明白,佛回向是自己当下唯一也是最应该做的事情。妻子静静来到末学的身边,搬了一个凳子坐下,没有任何言语交流,开始挚诚念佛。感恩最理解我最疼惜我的妻子,总是在末学最需要的时刻给末学最有力量的支持!就这样,末学在从未达到的专注与虔诚状态中念完两千句佛号并至诚回向给父亲。因为怕自己念佛功德太微薄,末学发了心愿:如果自己累世以来有积下任何功德,末学愿悉数回向给父亲,父亲得佛力加持,早日解除病苦,苦得乐!

可是这两日里,末学的心又是如此的痛苦和矛盾。末学不敢去触碰自己心里最柔弱的地方,看着病床上的老父亲,不敢去想老父亲往日的音容笑貌;看着家里老父亲日常使用的东西,不敢去想物是人非;末学更不敢去想平日里对父亲做得不够好、不够多的地方,末学知道自己今后一定会好好忏悔,但此时此刻,末学必须强制自己暂时屏蔽掉一切伤感的情绪,尽管这很难很难。末学应该打起精神去做好更应该做的事情。末学既希望父亲能醒过来让末学们继续尽孝,但末学又不希望父亲以植物人的状态继续在世间受苦。末学既舍不得父亲离世,又希望父亲能早点脱离人世苦海,往生极乐。末学知道父亲虽然晚年修持有所精进,但末学知道父亲心里其实仍然未能放下人生的执念对健康的期盼,对儿女的牵挂,一直都是老人家最大的障碍杂乱昏暗的心境多么需要一盏明灯为末学指引也为父亲指引

九、感应初现

6月22日(阴历五月二十凌晨一、两点,末学专心念完2000句佛号,夜深入眠。凌晨五点半左右,末学忽做一。梦中恍惚身处一座园林之中,园林中好像还有很多人在行走和健身,忽然遇见三姐身着灰白色尼姑装(头戴平顶尼姑帽,脚打绑腿),站在园林一面白墙的圆门旁边,心中奇怪,询问三姐,好像三姐回答是近期参加什么活动。之后好像妻子也来了,然后她们一起说带末学去看一处地方,说是末学绝对没有见过的。于是就跟随她们走,好像在园林中拐弯绕过一条两边有竹子的小径,忽然就来到一个地方。地方很简陋,感觉还有点灰暗,似是一个敬奉菩萨的地方,看不到菩萨像,只有一面墙壁(石壁)前面有一张方桌,方桌前摆一跪垫。本来是一极平常的场景,不知怎么回事,心中忽生惊诧欢喜心,脱口而出:“怎么还有这种好地方?!”这时身后左侧妻子的声音轻轻柔柔传来:“那你欢喜不啊?就在这一刹那,心中油然升起的大欢喜心好像尘封已久的火山突然间爆发,又好似顷刻决堤的洪水,汹涌狂泻。“欢喜欢喜欢喜!” 末学的情绪突然无法自控,连喊三声,喜极而泣,泪流满面,同时不由自主跪倒在跪垫上,接连叩头,拜了三拜!那种感觉,前所未有,难以形容,在极度欢喜与感动之中又似乎夹杂些莫名的伤感。就像一个离家已久的孩子,突然回到阔别已久的家园。狂喜之后,戛然梦醒!一摸脸庞,竟然的泪流如注!

醒来之后,心中依然充满欢喜和感动,脑海中自然而然就想到最近开通新浪博客后转载的第一篇博文《欢喜菩萨真人真事,一个随缘欢喜”的主题霎时间清晰起来。末学恍然觉悟接下来该如何去面对老父亲,明白要怎样跟老人家好好沟通,好老人放下万缘,放下执着,放下烦恼,生起大欢喜心,欢欢喜喜,离苦得乐,往生极乐世界!(顶礼阿弥陀佛顶礼欢喜菩萨!顶礼十方一切诸佛菩萨

转身看了下身边的妻子,见她似乎也醒来的样子,把刚才的奇梦跟妻子说了。妻子也觉得很离奇,接着居然跟末学说了一件更加不可思议的事情昨晚专心念佛时,见到了不可思议的景象。妻子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场景,讲得不太肯定,说也可能是她自己的幻觉,让末学不要告诉别人。可是末学一听,知道这个事情非比寻常呐。细问之下,妻子告诉末学,昨晚念佛时竟不知不觉中进入一个境界:看见白衣观音菩萨示现端坐于白色莲花座上,(位置刚好在病床末端正对着的壁挂电视机前,也就是在病房里面的通道上面),又见老父亲神识从病床坐起(色身依然平躺着),双手合十聆听观音菩萨开示。(顶礼观世音菩萨事后慢慢知道,仅仅观音菩萨第一次示现,之后还将陆续示现两次。)

妻子的梦末学父亲的往生倍增信心。末学心境一下子转了过来,决定这两天一定好好跟父亲说说心里话,末学也相信自己一定能够说服父亲放下执念,放下欢欢喜喜跟阿弥陀佛去极乐净土。

早上到了医院,除了按医生要求定时给父亲喂水药、喂营养餐、翻身、拍打、按摩等等,剩下的时间末学就是念佛和跟父亲说话。末学一次又一次轻轻抚摩着父亲的头,轻声细语地在父亲耳边父亲“爸啊,您现在遇到困难了,但是您一定不要恐惧和害怕,也不要执着不要牵挂,更不要有怨念啊。如果您还能够健健康康地好起来咱就快快回来,如果不行,咱也不要勉强就好好念佛,跟着阿弥陀佛去极乐世界,才是咱们真正的老家呐。”有时候,末学就闭起眼睛,在被窝里牵着父亲的手,心里先对佛菩萨祈祷:诸佛菩萨佛力加持弟子,弟子能够与父亲心灵相通,弟子所说的话父亲能够听到。然后就继续在心里跟父亲说话。“啊,您现在可不要有什么牵挂,我知道您老是操心我,其实我也是成人了,也为人父母了,我知道怎样照顾好自己,而且我也走佛道了,就更不用操心了,不?”“爸啊,您老人家一定要感到欢喜啊,大家对您都很孝顺。也是一样的,虽然有时候脾气不好,但是您知道我也是很孝顺您的,以前有做得不好的您就原谅我。”“啊,先不说话了,我们一起来念佛吧,就跟着我念,开始,阿弥陀佛……就这样,末学跟父亲不停地絮絮叨叨。隔壁病床的大叔看到眼里,他的儿女说,你看这个同志啊,孝顺,跟他父亲说了一整天的话了。惭愧啊,要是以前末学也能跟父亲这样讲话,那才叫好啊!

今天父亲的情况有点不稳定,老是痰多,没办法,只能用吸痰管吸痰。每次吸痰,父亲的反应都很强烈,每次都会发出呜呜的呻吟声,时候眼角还会有泪花渗出来。可以说,每次吸痰,对护士来说已经习以为常,可是对父亲,我们来说,分明就是折磨,就是受刑!可是不吸痰又怕堵塞气管。生命走到这里,如果长此下去,所谓的生,其实比死更痛苦!所幸父亲昏迷,也许感受到的痛苦轻些,也所幸父亲福报足够,受业不长!阿弥陀佛!


(未完待续,想看下集请点击:http://www.fsamtj.com/news/9438.html



标签:绝对 神奇 弥陀 多次 现身 

Copyright 2005-2017 Powered By 妙音网络 冀ICP备11021544号 公安部备案 35010402350175号

(助印经书与迎请经书请联系) 手机:18-65-0-054-11-8(网络方面管理和站务之事请联系手机)  妙音网微信公众号:miaoyinwang
随喜赞助妙音基金弘扬正法

简繁字体线路切换简体妙音网线路    繁体妙音网线路  直接进妙音新闻网中...   主持人发表弘法处...   妙音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