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因果报应

我相信另有一个世界,因为我有三次遇到魂灵的经验

时间:2017-6-4 9:19:12  作者:妙音  来源:妙音网  浏览:164  评论:0  微信分享亲友

 

特别提示:本文转载自新浪博客。

我相信另有一个世界,因为我有三次遇到魂灵的经验

读书笔记之《走到人生边上》

一、魂灵

杨绛先生96岁的新书《走到人生边上》第一篇就写了有关魂灵的问题,讨论究竟有没有鬼,或者说魂灵。她自问自答曰:“活着的人尽管舍不得病人死,但病人死了总说“解脱了”……活着的人都祝愿死者“走好”……人都死了,谁还走呢?遗体之外还有谁呢?换句话说,我死了是我摆脱了遗体?还能走?怎么走好?走哪里去?…..我已经走到了人生边上,自己想不明白,就想问问人,而我可以问的人都已经走了。”这个世界上的人无法知道另一个世界的事,能问的人都走了,长寿也寂寞啊!文章中并没有明确论证有没有鬼,也无法论证,却举了很多例子说明神秘东西的存在。例如,杨绛住在清华的时候,她的小妹妹杨必知道她害怕鬼,特意交代家人对她隐瞒清华校园里曾经闹过鬼的几处地方。等到她搬离了清华园,才如实告之,而这几处地方无一不曾使杨绛生发过恐惧退缩的念头,这使她百思不得其解。其实,这种经历恐怕不是杨先生一个人有罢,许多坚贞的唯物主义者,一旦自己亲身遭遇了某些神秘的事件,便迅速转变为唯心论者的例子也比比皆是。杨先生的这篇文章勾起了我对于魂灵的思考。

从小,我们接受的都是马克思主义唯物观的教育,身为中共党员更应该是无神论者。我的一个朋友属虎,他自称多次见过鬼,每次见过鬼后,自己或在场者都大病一场。但那是别人的经历,不足以为己信。但亲身经历了,就不得不奇怪了。就像96岁的杨绛,我也觉得另有一个世界,因为我的的确确有三次遇到魂灵的经验。

2006年3月,我母亲去世后的几天,我和兄长姊姊们清理母亲的遗物,寻找一件重要的物品,遍寻不得。正在这段时间,父亲对我们子女们提出了一个要求:母亲的追思会不作遗体告别,因为他不希望那些爱母亲的亲朋好友们伤心。用怎样的形式为母亲告别呢?我们四兄妹坐下来讨论。我提出:母亲生前酷爱书画艺术,不如把她的书画作品选取几幅,再把母亲生前最精神、笑得最灿烂的照片放大,让所有参加追思会的人都重温母亲的风采,用平静安宁的心情为她送别。大家都赞同。于是我和姐姐负责从母亲一堆堆的书画作品中进行挑选,母亲的书房在阳台边上,平时晚上是上锁的。那晚,我打开书房门,双手捧出一捧书画,穿过阳台到姐姐所在的客厅,放下后再回去拿第二捧。到得书房门,我惊异地发现:书房门上了锁!而我出去时双手捧书画,绝对腾不出手来上锁!我的脑子嘎登一下,第一个闪念就是母亲回来了。我打开锁,再往书柜里摸书画,我的手刚一进去,就摸到一包东西,我当时就明白了,我们原先要找的东西找到了,拿出来一看,果不其然。我想:母亲肯定在说:“瞧这两个粗心的女儿,那么贵重的东西怎么不锁门?”母亲生前曾说:她藏的东西,小偷也找不到。或者说,我们告别母亲的方式正是母亲所希望的,我们达成了母亲的心愿;亦或者说我们太了解母亲了,才可能找到她珍藏的东西。而大家找了几天的东西由我找到了,这是否说明我和母亲有心灵感应呢?

母亲追思会兼火化的那一天,会场左右两侧挂了母亲生前的书画作品九幅,其中国画选取了红梅一幅,因母亲名字中有一“梅”字,也象征着她一生正直不阿、坚强不媚骨的精气神;空的水晶棺周围摆放了九幅母亲生前最美好的大幅照片,母亲以她温婉良善的微笑与世人告别。为我们布置灵堂的工作人员年过半百,一生都在为他人送别,他说在他几十年的职业生涯中,从未见过如此豁达的葬礼。我想,我父亲母亲的品格精神,实非常人所比。追思会后,按当地的风俗,亲友们要吃一顿“豆腐酒”,席设二楼,我们为母亲留了一座。入席后,我的五岁就相识相交的好朋友长缨坐在我侧,正对着窗口。时值三月料峭天寒,窗子自然是紧锁着的,当天也没有风。宣布开饭后,长缨突然对我说:“窗子开了!”我是侧对着窗子,没有留意,但长缨却看到了插销松开窗子打开的全过程。我释然地说:“妈妈来吃饭了。”

今年八月,我由单位派往区里的单位挂职。新单位的工作单纯对文字,能发挥我的特长,我很想留下来(虽然留下来收入一年少2-3万,但文字工作快乐而有成就感),于是努力地表现,希望所有优长都被发掘。十月的一天,我所在的信息科科长对我说:“迦颐,我觉得你很适合这份工作,你的优点与小陈(同事)的优点刚好互补,我已经向领导提出要留你,你愿意吗?”来挂职的人不少,大都回去了,我一没有关系,二没有后台,三没有钱,更不做交易,中国士大夫的“穷则独善其身”的精神,我始终顶着流言蜚语艰难地坚守着,各级领导的赏识当然是最最重要,但真正能留下来,自然有道理,谁也不会留一个草包。我心里也当然一万个愿意。但别人想要是一回事,命运是否留你就是另一回事了,这样的事情经历得多了,往往就不抱希望万事顺其自然了。然而就在那天,我去洗手间出来转身往办公室的一刹那,突然看到母亲站在楼梯上,穿着她生前喜欢的一件蓝花短袖衫,手扶着楼梯扶手,面带微笑地看着我。洗手间位于电梯的另一侧,对着楼梯,由于电梯的原因,此楼梯平时很少人走,只有在开大会电梯爆满时才兴旺。我转过头来定睛再看,母亲已经不见了。当时我就有一种预感:我一定能留下来了。果然,本月中,新单位的人事主任正式找我谈话,问我是否愿意留下。前天,我调入单位的领导也告诉我,我的档案已经成功调出,我的人事关系就要正式到新单位了。

这三桩事真实地发生在我的身上。我其实是没有任何宗教信仰的,但也确实不怕鬼,五岁我就一个人住一间房,现在自己住一套房,我总觉得人比鬼可怕多了。人都不怕,怕什么鬼?我总认为鬼大多是善良的,就算是恶鬼也只找害他的人,我没害过人自然也不怕恶鬼。那么,我是相信有鬼罗?我不知道。杨先生说的好:“我相信看不见的东西未必不存在。城里人太多了,鬼已无处可留。农村常见鬼,乡人确多迷信,未必都可信。但看不见的,未必都子虚乌有。有人不信鬼(我爸爸就不信鬼),有人不怕鬼(锺书和钱瑗从来不怕鬼)。但是谁也不能证实人世间没有鬼。因为‘没有’无从证实;证实‘有’倒好说。我本人只是怕鬼,并不敢断言自己害怕的是否实在,也许我只是迷信。但是我相信,我们不能因为看不见而断为不存在。这话该不属于迷信吧?” 看不见的,未必都子虚乌有,同感,同感。


Copyright 2005-2017 Powered By 妙音网络 冀ICP备11021544号 公安部备案 35010402350175号

(助印经书与迎请经书请联系) 手机:18-65-0-054-11-8(网络方面管理和站务之事请联系手机)  妙音网微信公众号:miaoyinwang
随喜赞助妙音网络维护与弘法

简繁字体线路切换简体妙音网线路    繁体妙音网线路  直接进妙音新闻网中...   主持人发表弘法处...   妙音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