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放生护生

6千多头生猪遭遇洪灾无法转移,主人泪别,却不明痛苦之源!

时间:2016-7-6 4:31:01  作者:妙音  来源:妙音网  浏览:106  评论:0  微信分享亲友

作者:幸福

众生愚迷。不知六道轮回之苦。从事养殖行业。养猪如同育儿,辛辛苦苦把猪喂大了,结果送到屠宰场,任人宰割。旧仇未消,又添新恨。后轮回路上,更互相割宰。如明了六道轮回,这个事做不得。试问你哭什么呢?是哭大水淹死猪而伤感,还是死猪赚不了钱?若为猪而哭,为何又养猪,养大猪又准备杀猪赚钱?若死猪赚不了钱为生活而哭,你为何又去从事这个造业杀生的行业?你说你不做,别人也会做,可是你要明白你不做,你反过来弘法劝众生不要象你这样造此恶业。虽然不可能感化所有人,但你努力,众生就有希望,而你自暴自弃,则整个社会就永远没有希望,你也永远人死为猪,猪死为人。

耐整个社会共业如此,需要整个社会不断建立因果报应和轮回的教育,否则众生苦难如何有休止的一天呢?其一,需要社会不再增加养殖人员。其二,整个社会完完全全素食生活。其三,社会因果报应和轮回的教育,写入大中小学语文课本,每篇语文皆是因果与佛法的文章。其四,国家实行佛教制国家,全民学佛,上到帝王,下到百姓。其五,把杀生列入法律禁止项目,杀生者将判刑甚至死刑。其六,全国实施佛教念佛百姓制度,设念佛身份证,凡是念佛之人,皆有最低生活保障,两千元(等等),每日需在家刷卡念佛一个小时,在线声音同步连线到国家念佛部机器自动在线审核,杜绝用录音,由此带动全民念佛制度全民助念共修制度。其七,电视台收入则可以让念佛身份证人刷卡看电视广告,广告也利益众生。其八,实现国家与国家的合并,凡是念佛的国家可以一起合并为一个念佛国家,实行利和同均,逐步并永远放弃武力。

未来世若有一位菩萨统一全世界,能发心如此救度众生,则娑婆世界就将变成极乐!

6千多头生猪遭遇洪灾无法转移,主人泪别,却不明痛苦之源!

7月4日,安徽六安,舒城县康元农业生态发展有限公司养殖场内,6000多头生猪已浸泡在洪水中近20小时。图为殖场工人李祖明在养殖场内望着没有生还希望的生猪,承受着“生离死别”之痛。

6千多头生猪遭遇洪灾无法转移,主人泪别,却不明痛苦之源!

7月1日以来,地处大别山区的安徽省六安市舒城县连降大到暴雨,丰乐河舒城段多处溃堤,沿线多处村庄被淹。图为李祖明抚摸着水中的生猪,露出满脸的无奈。

6千多头生猪遭遇洪灾无法转移,主人泪别,却不明痛苦之源!

由于环保和防疫等限制,生猪无法转移,目前大雨持续,养殖场内水位继续上涨,留守场内的员工在撤离前最后一次涉水走进猪舍,与自己精心饲养的生猪诀别,场内6000余头生猪已无生存希望。图为李杰挥泪和浸泡在洪水中的生猪诀别。

6千多头生猪遭遇洪灾无法转移,主人泪别,却不明痛苦之源!

抚摸着生猪和它们诀别。

--------------------------------------------------------

(真人真事)舅舅说:“我是猪来投胎的!”

(真人真事)舅舅说:“我是猪来投胎的!” 

    董正之夫妇是一对非常虔诚的佛教徒,煮云法师在一次法会中遇到董太太就约她来同桌,聊天中我问她是以何因缘使他们夫妇那么早就吃素?因为当时董先生已是立法委员,照理讲应酬很多,何以会发心吃素呢?她说:「我刚从学校毕业就结婚了,当时还在银行里上班,有一天同事请客,我的舅舅也去了,舅舅曾在席间叙述他过去生的事,并把衣服脱掉给我们看,可说是现身说法。」


  我舅舅说:「我是猪来投胎的,而且做了好几世的猪,其中的滋味,你们不会知道的。杀猪并不是一刀刺向喉咙就死的,血滴完后,再用滚开的水烫皮以便拔毛,若有未拔干净的就用刀刮,此时猪尚未死。各位想想,拿刀在皮肤上刮毛痛不痛?毛刮干净了就打风至体内,以便剖腹取出内脏,这正如人没打麻醉剂在开刀一样。内脏和骨头取出来后,痛苦仍然未了;送到巿场去卖,任由顾客选择,或肥或瘦、或前腿、后腿的,随着顾客的意思被慢慢地切成一块块。


  因为我们(动物)对身体特别执着,并不是被杀死断气后神识就离开,你们吃的猪肉中,都还残留一些猪的神识,所以你们吃猪的任何一块肉,猪都是有感觉的,「不仅如此,拿到家里有的用煮,有的用炒,凡是把猪肉剁得愈碎或煮的时间愈长,猪就愈痛苦。更残忍的是,把猪肉做成火腿,大把的盐渗入皮肉内,再经过日晒、风吹,这种痛苦必须受到人们完全把火腿吃完为止。还有一种苦是,当猪肉煮好之后放在桌子上,有的人嫌太油腻,就用嘴把上面一层油吹开,此时猪肉因受水纹震动,又烫又痛!


  「如果一只猪有二十人买去,就得等二十人全部吃完了,猪的痛苦才结束。我不知做了几世的猪,数都数不清了;如今每当想到以前做猪时,仍会胆破心惊,本来阎罗王还要判我这一世再做猪,我一听赶快拔腿就跑,判官很快的抓起一把猪毛往我背后丢来,不信你们看看。」果然他背部有一撮猪毛。


  他接着又说:「你们不要以为这一撮猪毛没什么了不起。要知道猪的毛细孔很粗,每到夏天天气热,毛孔里就会生虫,想抓痒又不敢,因为我不敢随便脱衣服,这种滋味实在很难受,这就是做猪的果报。


  我的正报未了,所以现在虽为人身,亦须受种种的苦。奉劝在座的年轻人知道杀业的果报后,就不要再吃众生肉;现在吃多少,将来就要还多少。吃十只就要还十次,吃二十只就得还二十次!」


  董太太回去以后,就将所见所闻告诉先生,董先生很有善根,听完后就立即表示,从今以后什么肉都不吃了。因为吃猪变猪,吃鸡变鸡,吃鱼变鱼。所以他们夫妇俩在二十几岁时就开始吃素,一直到现在已六十几岁了。


  诗云:
     「千百年来碗里羹,冤深似海恨难平;欲知世上刀兵劫,但听屠门夜半声。」


  为了维持社会的安宁,为了消除过去世所累积的杀业,为了避免将来临终往生时,被吾人今世所杀、所食之众生藉机来扰乱吾人的神识,甚至于为其牵引而堕入叁恶道(地狱、饿鬼、畜生)受苦,大家最好必须要戒杀茹素。


  【备注】


  董正之,名正,字以行。辽宁省沈阳市人,清宣统二年(一九一〇年)出生于沈阳郊区的农村家庭。


  一九四五年抗战胜利,正之与舒婉芬女士结婚,婉芬是满族人,爲皇族近支,亦笃信佛教。婚后夫妇发愿持斋素食,俨然人间净侣。


  一九四七年,在东北参选立法委员当选,一九四八年五月进入立法院。一九四九年冬,随立法院自广州撤煺台湾。


  正之出身于佛教家庭,自幼即笃信佛教。一九四七年,他于参选立法委员时,曾佛前焚香发愿:「如果当选,侧身立院,必以护持叁宝、昌隆佛法爲重。以期庇佑国家,安定社会。」当选后,担任立法委员四十余年,他对在佛前发下的愿言奉行不渝。


  一九八九年夏季,赴美国开会并作专题演讲。返国后则体力日衰,延至十月之后,病情加重,不进饮食,于十二月九日安详逝世,享年八十岁。临终之前,嘱咐家人,不发讣文、不收奠仪。家人一一遵办,未敢或违

--------------------------------------------------------

前世为猪的老和尚告诉你当猪的痛苦

前世为猪的老和尚告诉你当猪的痛苦

 

内阁学士汪晓园先生说:有位老和尚路过屠宰场,忽泪流满脸,非常悲哀。人们觉得奇怪,有人便去劝慰,并询问他为何如此?

老和尚说:说来话长啊。我能记得前两世的事。我的一世托生为人,长大了就当屠户,活到三十多岁就死了。亡魂被几个鬼卒捆绑了去,阎罗王责斥我从事屠杀,罪业深重,便令鬼卒把我押赴转轮王那里去接受恶报。当时,我就感觉恍惚迷离,像喝醉了酒,只觉得全身热得不可忍受,一会儿又忽然感到清凉,转眼间,便已降生在猪圈里了。

断奶之后,我发现人给我们餵养的饲料很赃,看了这些饲料就觉得噁心;怎奈飢肠辘辘,饿火燔烧,五脏六腑像要焦裂,不得已,也得勉强吃下去。

后来,我渐渐能通晓猪语,经常和同类们聊天,它们当中,能记得许多前生的事,只是没法向人类诉说。它们都知道总有一天要被宰杀,所以,平时常常发出呻吟,那是说到辛酸处,在为将来发愁啊!它们的眼角和睫毛上常常挂着泪花,那是为自己不幸的命运悲泣啊!它们样子獃痴,体态笨重。到了夏天,酷热难熬,只有把身体泡浸在烂泥水坑里,才感觉好受些,但这样的条件却也不可多得。它们的皮毛稀疏而坚硬,到了冬天极不耐寒。所以,当它们看见狗和羊那一身柔软温和的毛皮,羡慕得简直像是兽类中的神仙了。

等到长够了重量,就要被送去宰杀。在被抓捕的时候,心里明知道难免一死,还是拼命蹦跳躲闪,以希求暂缓片刻。终于被抓住后,人们用脚狠劲地踩住头部,拽过四只蹄肘用绳子捆绑起来,那绳子勒紧得几乎已快到骨头上,痛得像刀割一般。接着,就把我们装载在车上或船上,互相积压重叠,只觉肋骨欲断,百脉涌塞,肚子像要裂开。有时候,用一根竹棍,把我们的四蹄朝天地抬着走,那滋味儿,比官府里给犯人上三木夹还难受呢!到了屠宰场,就一下子被扔到地上。这一摔,心脾移位,肝肠欲碎,痛苦难言。有的当天就被宰杀了,有的被绑着扔在那里好几天,更难忍受。整天眼看着刀俎在左,汤锅在右,不知哪一天临到自己?不知那种痛楚将是达到怎样的程度?整日提心弔胆,浑身上下只能是籁籁颤抖。再想到自己这肥胖的躯体,不知将要被分割成多少块,做谁家餐桌上的美味佳肴,又不免凄惨欲绝。

等轮到自身被杀戮的时候,屠夫一拉拽,便吓得头昏眼花,四肢摊软,只觉得一颗心在胸中左右震荡,神魂如从头顶上飞出,又落了回来。刀光在面前闪跃,哪敢正眼视之,只好闭上眼睛等死。

屠夫先用尖刀把喉咙割断,然后摇撼摆拨,把血泻到盆盎中。那一霎时的痛苦没法用语言表达,真是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只有悲声长嗥而已。血放完了,才一刀捅在心坎上,痛得转不过气来,才停止了嗥叫。渐渐恍惚迷离,如醉如梦,又和刚转轮托生时的情形差不多。等到清醒时,发现自己又是转化为人形了。

阎王老爷念我前生还做些善业,允许我仍然托生为人,就是现在的我。刚才,我看见这头猪身受屠戮之苦,不由得联想起我前生的那一番苦难遭遇,又想到这位屠夫来生也不免受同样的屠戮之苦,这三种情感交萦于心,泪水竟不知不觉地自眼眶中泉涌而出。

在场的屠夫听了老和尚这番话,立刻把屠刀扔到地上,改行卖菜去了。

出自清代纪晓岚《阅微草堂因果录》


Copyright 2005-2017 Powered By 妙音网络 冀ICP备11021544号 公安部备案 35010402350175号

(助印经书与迎请经书请联系) 手机:18-65-0-054-11-8(网络方面管理和站务之事请联系手机)  妙音网微信公众号:miaoyinwang
随喜赞助妙音网络维护与弘法

简繁字体线路切换简体妙音网线路    繁体妙音网线路  直接进妙音新闻网中...   主持人发表弘法处...   妙音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