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因果报应

山神带领,无数众生跪谢救命之恩

时间:2016-3-27 7:50:50  作者:妙音  来源:妙音网  浏览:209  评论:0  微信分享亲友

 

山神带领,无数众生跪谢救命之恩 


  ——为两位癌症患者大放生现场出现惊人一幕

  2010年4月18日,阴历3月初五,周日。“拔众生苦放生会”有统计以来第544次放生。每个周日,都会雷打不动组织放生共修,参加者多则数百,少则数十人,多是本地居士,这次共修却有点不同,因为有三位外地居士不远千里,专程赶来山东与我们一起放生。

  其中一人是位大姐,四十来岁,戴眼镜,态度谦冲,说话柔和,一副高级知识分子的样子(经征求当事人意见,隐去其姓名及某些细节,以下以C居士代称)。C居士一位至亲于2009年底查出头部右侧有两个肿瘤,经伽玛刀和介入治疗,其中一个消失,但另一个生长迅速。2010年元旦期间,病情恶化,身体一侧出现偏瘫,医生说情况已很危急。

  C居士母亲几年前因肺癌去世,当时她已接触佛法,但只当成是某种哲学思想来研究,不知道“依教奉行”完全可以给人带来真实利益,眼睁睁看着母亲病情恶化,却只能依靠医院保守治疗,并未采取其他任何措施,直到其母受尽痛苦去世。

  后来机缘成熟,深入参学,才明白“佛是大医王”,足以对治一切恶疾业障!也知道了放生、诵《地藏经》等消业免难的无上法门,但慈母已逝,总有千般法宝,却已无济于事,只能留下巨大遗憾!因此当她另一位至亲癌症病情危急时,她立即决定为其放生5万元,不管结局如何,都不能再留下遗憾!

  2010年3月下旬,通过上网查询,C居士找到拔众生苦放生会的网站和博客,看过我写的《虚空放生》系列文章后,完全被那些放生救命的真实事例所震动,立即与我取得联系,说好周末赶来与我们一起放生。

  也许知道放生消业最快、积德最广,病人的冤亲债主不答应了!第一个周末,票已买好,但启程之前,她突然感觉身体极度不适,全身乏力,头晕脑胀,几乎不能行动!放生之行只能取消。第二个周末,临行前一晚做饭切菜时,竟然不小心用菜刀切伤了手指,血流如注,非常严重!据她说做了几十年饭,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发生!更莫名其妙巧的是单位也突然有急事,想带伤硬走都走不了!

  第三个周末,她下定决心,说什么也要赶来参加放生!本来提前买了周五晚上的卧铺票,夜里11点左右发车,她还特意早点出门,但怪事再次出现,平时多如牛毛的出租车,那晚就是打不上!在路边站了一个多小时,最终赶到火车站时,离发车时间只有三分钟,工作人员已经不让进站了!这次她铁了心,将车票改签成了次日晚上,但因为是周末,不但没有卧铺,连座号都没有!

  周六深夜,这位大姐硬着头皮,“冒死”登上发往青岛的火车,车厢内果然人挨人,巨拥挤,几乎没有立足之地!她平时生活也算养尊处优,实在受不了,只好来到两节车厢之间的吸烟区,站了一夜,吸了一路二手烟,长途颠簸六个多小时终于赶到淄博!

  放生之前出现种种违缘的事,我碰到过太多,但象这位大姐这样遇到这么多状况也算罕见!她看上去很文弱,平时身体也一般,这次能不畏艰难,委屈一夜赶来,实属难能可贵!

  另两位是济南L氏姐妹,两人都很年轻,也非常孝顺、朴实。她们的父亲于2009年12月份确诊为肺癌,肿瘤在右肺下叶,查出时已是晚期,医生表示已无能为力,只能做保守治疗。姐妹俩刚接触佛法,偶然机缘看到我们编印流通的《戒杀放生》一书,随即与我取得联系赶来参加周日放生,发愿放生一万元,回向给父亲的冤亲债主!

  与三位外地居士见面后,无暇寒暄,直奔主题询问她们病人情况。果然不出所料,两名患者的绝症都与杀生恶业有关!C姐的至亲,年轻时在肉联厂车间工作,曾亲手宰杀过无数鸡、鸭、猪等物命,后来虽调入其他单位,却已欠下无数命债!L氏姐妹的父亲是退休中学教师,七八十年代生活困难时,为养家糊口,改善生活,经常去水库河边捕捉青蛙、河虾,除了自己食用,剩下的都拿去卖钱,还无故杀过很多蛇。姐妹俩现在还清楚记得小时候父亲将青蛙活生生剥皮,卖白花花田鸡肉的情景!

  “诸余罪中,杀业最重”!年轻时肆无忌惮,杀生害命,福报尽时,因果不爽,杀业筹偿,罹患绝症,受尽苦楚,又怨得谁来?!当今之世,各种癌症、恶疾泛滥,多少如母众生苦不堪言又无从解脱!究其本质,多数都是患者前生今世残忍杀害物命所致!芸芸众生,早日惊醒,千万别再造做杀业了!

  有种现象非常奇怪!虽说“孝敬”是自性本具的善德,是为人儿女的本分,但女性好像普遍更心疼,更孝顺父母一些!几年来,很多外地师兄委托我们放生都是回向给罹患绝症的父母,而其中绝大多数都是女儿!从第一个找到我的新疆乌鲁木齐的女师兄(其父患胆管癌),到前几天打电话来的广东潮州小陈姑娘(其父患肝癌),再到这三位女同修,无一例外,都非常孝顺,令人感佩!

  她们打电话来时,都非常焦急,对父母的病痛感同身受,有的更恨不能替父母代受痛苦甚至替父母去死!她们也很能看破、放下!有的本来生活就很拮据,治病又花了不少钱,但为父母放生、印书做功德却一点也不皱眉,难舍能舍,难行能行,甚至会卖房子、卖其他……一片片赤子之情,完全发自肺腑!以至于有时候我都会劝她们悠着点,还得考虑以后的生活……

  每逢此时,总是莫名感动又无限惭愧!她们为父母尽孝而托我放生,无比信任,委以重托,而我本人却是个不折不扣的“不孝之子”!我自幼不在父母身边长大,对他们缺乏最基本的感情!记得刚上大学,同宿舍的哥们晚上想家竟然想到哭出声来!我完全不能理解,因为从小到大我从不知道想家想父母是什么感觉?!

  学佛之后,才明白孝道是一切修行的基础!不孝之人,现世生活、工作重重阻碍,求财、求官一切难以如愿,严重者更会感招天地灾杀之报!而孝顺之人,必定天地佑之,吉神随之,心想事成,一切吉祥!将孝顺对象扩展到尽虚空、遍法界一切众生,“一切男人是我父,一切女人是我母”,就是发大悲心,行菩萨道,解脱轮回,成佛作祖不远矣!

  所以说“在家孝父母,胜于出门远烧香”!

  孝顺一事,理上虽然明白,但要做到发自内心,至情至性当真谈何容易!比如我自己,尽管现在天天都在“强迫”自己,同时也在“说教”别人,一定要孝顺、一定要孝顺……云云!但往往都是表面文章,流于形式,有时连表面文章都懒得做……身为不孝之子,不由汗颜无地!正因如此,我对孝顺的人,总是充满了敬畏!因为我可能永远都做不到她们那样!

  非常荣幸,有缘接触到全国各地这么多孝顺女儿,虽然多数都未曾谋面,但我想她们定然都是这世上最最美丽的女子!因为仅仅一片至诚孝顺之心就已经将世间的真、善、美发挥到了极致!

  当然也碰上过很多孝子,印象最深的是本地博山区陈居士,去年其父罹患晚期鼻癌,非常痛苦,他找到并委托我为其父放生印书,同时发愿只要父亲能够康复,宁肯舍寿10年!虽然其父后来业因注定,还是很快往生,但他一片至诚孝心还是给我留下了极深印象!还有下文即将提到的本地扈师兄,为救慈母,借钱放生,都是为人子女的楷模,现世少见的大孝子!也正因如此,对于她们的“吩咐”,我都会绝对尽心尽力,不敢有一丝懈怠。因为在我眼中,她们就是现世的“婆罗门女”、身边的“地藏菩萨”!而她们托我放生其实都是在给我一个个机会,为自己的不孝赎罪!

  这次放生也不例外。C姐要求将5万元一次放完,加上L氏姐妹的1万,还有其他居士的随喜善款,一天放完,且要忙活一阵!因此之前我已做了充分准备:提前确定好放生地点和行车路线,为两位癌症患者写好回向文,找了十几个壮劳力负责干活,借了一辆带斗皮卡车专门拉物命,又准备好四辆小车载人!

  上午10点,放生开始。先在慈音念佛堂院内放生斑鸠、麻雀等各种鸟类,念诵仪轨、洒大悲水、绕佛、回向、放生,一切有条不紊,鸟儿们飞离牢笼,逃出生天,所有同修也都心情愉悦,法喜充满!11:30,在斋堂吃过简单午饭,一行十六人、五辆车,一路前往本地海盛水产批发市场买物命。

  按照随缘放生、遇啥买啥的原则,先将市场上所有蝎子、土元、泥鳅等体积小的生命全部买光,接下来是鳝鱼、蛇等较有灵性的动物。“秋月野味大全”正好有8只獾和40多只野鸡,一扫而光。而“明光水产”刚进了2只大龟,每只都在20斤以上,已经活了有些年岁,也许是它们灵性大知道今天有人放生,也许是命不该绝,最终一起买下。这些事说来轻松,但讲价、过秤、装袋等等过程却非常繁琐,很耗时间。眼看太阳偏西,手里却还剩两万多元钱放生款,不敢再耽搁,决定全部买鳖!“明光水产”是批发大户,专挑4斤以上的老鳖,买了近三百只,才把所有善款花完。将所有物命集中起来,在市场就地念诵仪轨、回向、装车,时间已是下午五点,即刻启程,奔向150公里外一片群山。

  进入深山,专找密林悬崖,人迹罕至地带先将蝎子、土元放完,接着放大王蛇、山鸡、獾……C居士和L氏姐妹以前也参加过放生,多是放些普通的鲤鱼、泥鳅等,如此面目狰狞的大王蛇、羽毛鲜艳的野鸡、凶猛嘶吼的獾却从未放过,看着它们四散奔逃,雀跃而去,都非常兴奋!

  放完山货,转出深山,已是夜里七点,天色全黑,位置已在章丘市境内,离济南不远。L氏姐妹次日要上班,便将她们放在309国道边,搭顺风车回济南市内。临别之际,两姐妹颇有些依依不舍,再三嘱咐以后组织大放生一定通知她们,还要继续来参加。我们则转道向南,继续前进,驶向莱芜方向,放生水族!

  长途跋涉,一路颠簸,到达莱芜市某大型水库。为尽量确保物命安全,我们选择了一座高架桥下,人很难到达的位置。在桥上停好车,所有人员一起动手,女生打手电,小伙子们手提肩扛,将几十袋泥鳅、鳝鱼、鳖龟沿着桥边阶梯一一运到桥下几十米的岸边,趁黑全部放完。为避免留下痕迹,又将所有塑料袋、网兜收拾干净,这才上车走人,打道回府,回到慈音念佛堂,已是晚上十点!

  佛堂值班大妈一直等着,已做好晚饭(应该叫夜宵),大家又累又饿,一个个原形毕露,甩开腮帮子一顿猛吃,那叫一个香!饭后闲聊,C姐对全天的放生,从砍价到过秤,从装袋充氧装车到选择放生地点等等细节都很满意,对我们的专业高效精神和认真负责态度提出表扬,同时对所有参与师兄的辛苦付出表示感谢。我谦逊几句,虽已十分疲惫,但心里总算一块石头落地,可以出口长气了!

  这次放生,从上午十点开始到晚上十点结束,历经12小时,善款总计61478元,解救水、陆、空大小生命4万余条,5辆车、16人横跨淄博、章丘、莱芜三市,长途奔袭300多公里,而且不是走山路就是在深水边,一旦出现意外,身在外地又时处黑夜,后果不堪设想!所以一路上我的心一直悬着,生怕出什么状况,有什么闪失,作为组织者,直接没法交代!幸喜诸佛菩萨护佑,所有人员和车辆都安全返回,放生过程也非常顺利,人与物命,皆大欢喜!

  放生后次日,当天全程参与,干活竭尽全力的扈师兄打来电话,告诉我放生那晚他无意看到的一些情景。

  扈师兄,四十多岁,工人兄弟,勤劳朴实,事母至孝,修行精进!曾经借钱为身患乳癌、命在旦夕的老母放生,孝行感天,母癌竟然痊愈!扈师兄有天眼通,能看到许多别人看不到的东西,以下是放生当晚他看到的情景:

  放完蛇、獾之后,天已全黑,当我们的车队驶出山口时,他无意间一瞥,突然看见车外很多人在向我们磕头,人数众多,难以计数,成片地跪拜,场面十分壮观!这些众生身高参差不齐,多数在70公分左右,大概有四五岁孩子那么高,面部看不清楚,只能看到身形,但明显能感觉到,这些都是被放物命的神识在向我们叩谢救命之恩!就在这一大片众生几米之外,我们座车的左前方,立着一位神灵,全身黑色,大约有3米高,魁梧伟岸,气势威严,正是这片山的山神,在带领所有被救生灵向我们致谢!

  叩拜完毕后,所有生灵有序分列到车队两侧,目送我们出山……此时,观世音菩萨赫然出现在车队上方空中,跏趺而坐,宝相庄严,菩萨身后,夜空中有一圈七彩光环映衬,放射出非常炫目的七色光线,放生车辆和所有送行的众生都被笼罩在佛光中,整个场景异常肃穆庄严,持续大约一分钟后才慢慢消失……

  之后车驶离大山上了开往莱芜方向的公路,老扈当时坐在皮卡车后排右侧,正好在我身后,行进十几分钟后,他又看到“韦陀菩萨”出现在车后大约一米外的夜空中。菩萨的脚离车顶大概一米高,腰如磨盘,手持金锏,身上放射出乳白色的亮光,一直跟着我们在空中飞行!这是老扈平生第一次看到“韦驮菩萨”的法像,非常清晰庄严,令他顿生敬仰,恨不能立刻顶礼跪拜!一路上菩萨时隐时现,一直跟到放生龟、鳖的水库才消失……之后,我们5辆车,16人安全返回慈音念佛堂……

  老扈说的话我完全相信!一是相信他的人品。二是相信自己的感觉。放生车队一驶出山口,坐在车上,我忽然感觉从未有过的轻安喜乐!本来放完獾已经很疲倦,但此时却感觉身躯越来越飘……越来越轻……渐渐地整个身体好像都不存在了……慢慢溶化到虚空之中……一路上这种殊妙感觉时断时续,直到回念佛堂吃饭才消失……

  三是类似情况的描述在其他地方也看过很多。比如台湾某放生组织放完海生物命后,有开天眼的师兄清楚看到两位海神出现,将被救鱼类驱赶到大海深处……网上某篇帖子也曾记述放飞鸟儿后,空中有天神接引众鸟……还有位师兄进山放蛇时,随行一位“大仙”也看到很多在山里修行的各式各样的众生都赶来和物命一起听仪轨、受皈依……而之前在某水库放生时,扈师兄也曾提到看见一位湖神站在我们身边旁观……本文在网上发布后,有位师兄跟帖说:“我们有一次在师父带领下去钱塘江放生,就有三层楼高的江神来迎接,还有好多的菩萨!”而在放生现场拍到佛菩萨像轮廓或佛光照片的例子更是不胜枚举……

  四是《地藏经》“忉利天宫神通品第一”中也有相关描述:“一时佛在忉利天,为母说法。”“他方国土,及娑婆世界,海神、江神、河神、树神、山神、地神、天神……如是等神,皆来集会。”足以证明,这些诸神的存在真实不虚!

  所以我在多篇文章中都反复提到,放生一法包含甚深佛法密意,绝不是凡夫俗智以种种逻辑推理所能了知和揣测的!印光大师是公认的大势至菩萨再来,他老人家在《南浔极乐寺重修放生池疏》中说“戒杀放生之事,浅而易见;戒杀放生之理,深而难明!倘遇不知者阻诽,遂可被彼所转,而一腔善心,随即消灭者有之!”

  放生时有两种情况引发的质疑和受到的攻击最多,也最能动摇佛子的信心:

  一、在运输过程中或放生现场,难免会有少部分物命不幸死亡。

  二、物命被放后,也难免会有一部分被再次捕捉或因其他种种原因死亡。

  从而引发一种论调:“放生等于放死,没有任何意义!”我想这次大放生过程中,扈师兄看到的殊胜情景已经给出了最好答案:

  一、索达吉堪布在《烟酒杀生过患》译文中说:“所有的动物都归天、魔、龙、妖、独角罗刹、人与非人所有。因为他们已经执为己有,杀害这些动物,他们必将要报仇雪恨,给那些杀生的人们带来各种不幸。”而将这些物命从屠刀之下解救出来,使其重归自然,安享天年,也必得龙天鬼神欢喜,诸佛菩萨护佑!

  既然所有动物都是天、龙、罗刹、人与非人等等的眷属,我们希望眷属欢乐,共享天伦,他们也是一样!其实你放生的善念一动,他们就已经知道,并且在欢喜等待了!所以在放生现场,被放物命自会有其所属种族的天龙鬼神前来接引保护,远离危险……“他们”的能耐都比我们大,后续的事根本不用我们瞎操心(天龙鬼神很多是诸佛菩萨为度化众生而示现)!比如水生动物会有龙族接引,野兽会有山神接引……看不到不等于不存在!再多质疑攻击,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二、“众生至爱者身命,而诸佛至爱者众生”!所有真正发大悲心,解救物命于倒悬的放生,必定会感得诸佛菩萨驾临现场,加持护佑!常放生的师兄都很熟悉净土放生仪轨中的请圣文:“香花迎,香花请,南无一心奉请,尽虚空、遍法界十方常住佛法僧三宝”,那可不是白念的!

  扈师兄在放生现场看到向我们跪拜的无数众生,其实都是那些被放物命的神识,或者说性灵。一切有情,无论大小,都有见闻觉知的性能,这种性能就是我们常说的佛性!无量众生,无始劫来,轮转六道,头出头没,经历了无数生死,变幻了无数身躯,但佛性却从未有过任何改变!

  而一旦业力牵引,沦落三涂,往往是亿劫轮回,很难脱离,这期间其神识根本没有任何机会得闻佛法,更别说亲到佛前,蒙佛加持了!其实物命的这次报身只不过是其无数次畜生道轮回中的一次,但就是这极短暂的一次却值遇千劫难逢的良机被我们放生!

  物命蒙现场法师、居士念诵仪轨,听闻佛法,授与三皈,“一历耳根,永为道种”,还在其次,更重要是以放生者发大悲心故,必定感得诸佛菩萨慈悲现前,在佛光照注之下,现场所有众生都已得到佛力加被,宿业消除,假以时日,必定都能渐次修行,解脱轮回!

  至于死在现场或放生后又因种种原因死亡的物命,则更不需要我们去操心挂念!因为一切有情皆有生死,它们的身命虽尽,慧命却早已得到救拔!而且以佛力加持不可思议故,现场往生的物命反而最为幸运,其神识就此脱离畜生身,立即转生善道,离苦得乐!其中一些宿有善根,业障较轻的众生,乘此殊胜功德,在现场即被佛光摄受,接引往生净土,干净利索,跳出轮回!而被放以后又死亡的物命,也是一样,只是又多了一番业报筹偿而已!

  这才是放生的最终意义所在!

  从现实利益来讲,慈诚罗珠堪布也说:“戒杀放生的功德可以成就自己的任何一个心愿!因为戒杀放生的功德是不可思议的,不管怎么回向发愿,都必定可以成就!因此,每次放生结束作回向时,大家一定要珍惜这个难得的特殊机会,尽力地强调自己的心愿。这时的回向之力与平时是迥然不同的。”

  综上所述,只要真正“以慈心故,行放生业”,其他一切疑虑都不必挂怀,自有佛菩萨做主!尽管常放、多放、大放、特放!您解救的不只是过去的多生父母,更是未来的无量诸佛!而那些林林总总、似是而非、攻击质疑放生的说法,打着“智慧放生”的幌子行阻碍放生之实的行为,其实都是邪魔外道指使,无明妄念作祟,都是在以凡夫俗智妄测佛陀亲口宣说的无上放生法门,都是冤亲债主在极力阻碍你快速消业,解脱往生!详加辨析,则原形毕露,雕虫小技,不值一晒!

  后记:本文发布之前,特意打电话回访这次大放生的委托人和功德主:外省C大姐和济南L氏姊妹。大放生后,C姐患脑癌的至亲于4月底再次做CT检查,结果显示,其头部右侧脑瘤不但未再生长,反而缩小了很多。目前患者病情稳定,只是饭量减了不少。C姐问我是不是他心情不好所致?我的解释是:每个人的“禄用”,也就是你这辈子该吃多少饭,都是注定的!因为大量放生做功德,病人原有寿命被延长了,随之而来,他原有的“禄用”也被分摊到更长的时间,结果就是每一餐的饭量自动减少!

  其实少吃点打什么紧?反而能够减轻各器官负担!没看见真正出家师父都是“过午不食”吗?保住性命比什么都强!受此影响,C姐至亲的全家都开始接触佛法,虽然还都不太信,但佛法难闻,今天毕竟已经闻到,既种下了种子,就总有一天会生根发芽!

  而济南L氏姊妹父亲的情况更加乐观,其右肺下叶的肿瘤也已缩小!并且一直没出现肺癌晚期患者常出现的呕吐、难受等症状。老爷子现在精神状态很好,出入行动正常,得空就骑自行车去济南“黑虎泉”打泉水喝,完全不像一个癌症晚期病人!C姐和L氏姊妹以此因缘,对放生和佛法的信心更加坚定,修行也更加精进!

  常有一些人对我们长年坚持放生,编印流通善书表示不解,甚至颇不以为然。在他们眼中,放生是“有为法”,而“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并不究竟,与人天福报有份,与解脱往生无关……又有人说,到处瞎跑什么?不如在家老老实实修法,成佛之后自然能够轻轻松松度化无量众生!乍一听似乎很有道理,仔细分析,却多是断章取义,未证言证!

  我只能以“星爷”一句话作答:“以你的智力,很难了解!”

  首先,从弘法利生角度讲,时处末法,法弱魔强,芸芸众生,沉溺欲乐,贪念炽盛,只图眼前利益,很少有人想到身后大事。而弘扬佛法,令众生入佛知见比历代任何时候都更显困难!幸喜尚有放生一法,在末法时期还能大行其道!

  所谓:“先以欲钩牵,后令入佛智”,放生一法,以其消业迅速,功德巨大故,对治病消灾、祈福满愿之事常能起到神秘莫测、立竿见影的效果!正因如此,通过大力弘扬放生功德,普劝世人广行戒杀放生,使其先得到快速显著的现实利益,对佛法生起欢喜,再循序渐进,逐步深入,等到机缘成熟,自然修行解脱!

  末法时期接引众生,还有比此更为善巧方便的方法吗?!

  笔者放生多年,亲身经历的这种事例不胜枚举,不知有多少众生通过放生得闻佛法,进入佛门!而这也正是我们常年不辞劳苦,推广戒杀放生最重要的原因!永远不要忘记:我们自己虽已学佛,但全世界几十亿人,还有多少人未闻佛法,身处漫漫轮回,不能解脱!

  其次,从个人修行角度讲。佛陀曾有教言:“大悲心是一切正法的种子!戒杀放生的人是轮回众生的怙主、救星,是轮回黑暗中的一盏明灯!”只有发大悲心,一心一意利益众生,才能放下自私自利,断除我执!而大悲心扩展到极致,自能虚空粉碎,法执尽去,证入般若空性!离开大悲心,妄谈空性,当真是缘木求鱼,痴人说梦!而放生救命就是慈悲心的最大体现,最能长养慈悲心!在放生过程既不执着放生实行,又不执着放生之我和被放物命,不也正是当下三轮体空吗?而所谓“有意放生是着相,不杀不放,付之无心为妙,不必着相”等言论,早已被祖师大德认定为邪师之言,佛家所谓“无记空”也!

  成佛之后,虽已安住空性,但佛性是具足妙用的,所以从显现上讲,必然而且唯一的“业务”就是化身无量世界,随机度化无量众生,与其等到那时再做,不如从现在就开始!

  再者,单就净土法门而言,“拔众生苦放生会”主要弘扬净土法门,我本人也是修学净土的。放生会宗旨前两句是:“戒杀放生,吃素念佛”,意思很明确,先以持戒(戒杀生、邪淫、不孝等)、布施(放生无畏布施、财布施、法布施三施俱全)接引,令其得到现实利益,然后劝其吃素(最彻底的戒杀放生),最终目的还是归于一心念佛,往生极乐。

  《无量寿经》教导我们修行的总纲领是:“发菩提心,一向专念”!只要真正生起“无缘大慈,同体大悲”的菩提心,临终之时,即便仅仅恭念三句、五句佛号,也必能上品上生;而念佛时因循懈怠、自私自利、贪嗔痴慢、杂念丛生,那无疑是“喊破喉咙也枉然”,仅能种个善根而已!其实去往极乐世界,途径众多,在“发菩提心”的基础上,除了最直接的信愿念佛,将持戒、布施……等等善行功德回向极乐,也一样能够往生!而放生是所有有为善法中三施俱全,功德第一之法,可以广积资粮,提供助缘,让人轻易契入自己所学的法门,更能直接以此功德回向净土,解脱往生!

  当然,如果真能做到万缘放下,一心求生极乐,一心念佛,一句佛号到底,那恭喜你,不必放生了,毫无疑问,必定往生极乐世界!若还信心不坚,狂心未歇,仍有种种俗世牵绊,仍有种种现实愿望,则不妨既随缘放生,长养慈悲心,又执持名号,精进念佛,二者形成合力,临终之日,必能感得西方三圣现前接引,生前解救所有众生赶来推助,直登莲邦,花开见佛!我佛慈悲,给末法众生留下如此简单易行,成效显著的善法,列位看官还在等什么呢?

  尽管很相信老扈,还是又问了他几次:“那天真的看见山神带领无数众生给我们磕头吗?”言语之间不禁很有几分沾沾自喜,洋洋自得!老扈总是很认真地说:“是真的,看得很清楚,绝不打妄语!”再问他:“山神和那些众生长什么样啊?”他还是很认真地说:“具体模样看不清楚,只能看见身形和动作,但菩萨法像看得很清楚,非常殊胜!”

  见我得意得有点找不着北,他又说:“我以前跟正觉寺主持‘仁达法师’去放生,不但放生现场有无数动物神识向他磕头,所过之处,山神、河神、树神等等,还有各路“大仙”,都会向他恭敬叩拜!而你,只有被你解救的生灵会向你磕头,境界好像还差很多(仁达法师为本地“正觉寺”主持,曾经从淄博出发,三步一拜朝拜五台山,德高望重,人神共钦,《香港佛教》连续15期报道过的他的事迹。正觉寺宝塔开光之日,作为开光法会的一部分,仁达法师曾邀请我们到寺内放生池放生,增上吉祥)!”

  不禁有几分没趣,瞪他两眼,心说“我会一直放下去,走着瞧!”

  而老扈依旧面带憨笑,茫然未觉,口中念念有词“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标签:山神 带领 无数 众生 救命 

Copyright 2005-2017 Powered By 妙音网络 冀ICP备11021544号 公安部备案 35010402350175号

(助印经书与迎请经书请联系) 手机:18-65-0-054-11-8(网络方面管理和站务之事请联系手机)  妙音网微信公众号:miaoyinwang
随喜赞助妙音网络维护与弘法

简繁字体线路切换简体妙音网线路    繁体妙音网线路  直接进妙音新闻网中...   主持人发表弘法处...   妙音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