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因果报应

亲历者讲述电视台选秀肮脏内幕!千万不要让你女儿去娱乐圈

时间:2016-1-18 9:55:20  作者:妙音  来源:妙音网  浏览:360  评论:0  微信分享亲友

 

亲历者讲述电视台选秀肮脏内幕!千万不要让你女儿去娱乐圈

 

  日前,某网站转载了一篇微博文章,文章中作者讲述了自己参加当地一个电视选秀的亲身经历,呼吁家长千万不要让自己的女儿去娱乐圈,同时提醒有意参加此类活动的姐妹要小心。以下是微博的全文内容:
  
  先过金钱关 剥你三层皮
  
  自从中央电视台的星光大道节目和湖南电视台的快乐女声节目火爆之后,选秀节目也在全国各地火爆起来。
  
  我知道有很多姐妹很喜欢这些节目,甚至有些家长也希望自己的女儿通过这样的节目一举成名。我自己是亲身经历过这种选秀节目的,把自己的亲身经历说出来,或许能够给这些姐妹和家长一个警醒。
  
  我本来是在北京海淀五道口服装批发市场做服装销售,卖儿童服装。我很喜欢看着那些小孩子从我这里买到漂亮衣服的时候,那种欢天喜地的样子。
  
  但这个工作很累,一天下来,要站十几个小时。收入虽然不算低,但离自己梦想的生活,还差得远。那个时候,我一直没有谈恋爱,我内心的想法是,我相貌不错,我的未来还没有展开,我一定要通过自己的努力,过上比较富足的生活。
  
  当时远在内蒙古老家的爸爸给我打电话,鼓励我去参加当地的电视选秀节目,并且帮我在当地电视台报了名。他说得很直接:这辈子靠一次唱歌就能改变命运,为什么不尝试一下?再说,我从小还学过古筝、小提琴,也算有才艺的。
  
  我当时就暂时辞掉了工作,回到内蒙古老家。我也很渴望改变命运,因为我们家并不富裕,父亲是当地一所农业技校的退休老师,母亲没有工作,他们的生活也要指望我才有机会改变。
  
  第一轮遴选比较简单,每个人只有五分钟的时间,只是唱唱歌、跳跳舞,只要没什么太大的问题,就通过了。听说报名的有两三千人,通过第一轮遴选剩下八百人。
  
  第一轮遴选的报名费只有一百元,但是第二轮遴选就很贵了,要一千五百元。我有些犹豫,但爸爸听说之后,毫不犹豫地给了我报名费,还另外花钱去商场给我买了几身比较名贵的衣服。
  
  妈妈就在我们社区到处透露这个消息,说我已经通过了第一轮遴选,十分有希望上电视。邻居们都很羡慕她,奉承她。
  
  于是这件事就成了妈妈的一个大事,她几乎每天都盯着电视机看,什么事也不干,就等着第二轮比赛。交上报名费之后,不久就通知我去参加面谈,我自己不敢去,就让爸爸陪我去。
  
  一个自称是评委的人在办公室里接待了我们,他先夸奖了我如何有才艺,有感觉,有很大的天分,也有很大的把握。然后他又含蓄地说,现在是经济社会,评委们都很辛苦什么的。
  
  说了半天,爸爸就听明白了。他拍着胸脯说:“我们全家都支援女儿参加这种有价值的节目,请评委老师多费心。”
  
  下午回去之后,爸妈商量,当即就去银行取了一万多块钱,然后晚上去大酒店请那个评委吃了一顿,花了一千多,然后悄悄塞给那个评委一万块钱的红包。
  
  那个喝的醉醺醺的评委拍了拍我的肩膀,很暧昧的样子。后来我听参加节目的其他人说,红包几乎每个人都送了,有的是几千,有的是几万,甚至还有更多的。
  
  外面是风光 里面是色情
  
  亲历者讲述电视台选秀肮脏内幕:令国人不堪想象
  
  第二轮遴选真是让我目瞪口呆!
  
  电视观众从电视里看到的是我们在台上的表演:每个人有七分钟的自我介绍和表演时间。自我介绍要幽默风趣,落落大方,然后是才艺表演,要有相当的专长。
  
  最后呢,由主持人出一些比较刁钻的问题,让你为难,考验你的机智应变能力。然后,台上的七个评委根据你的舞台表现分别打分。最高十分,最低零分。最后你的得分就是去掉最高分和最低分之后的平均值。
  
  这只是电视观众能够看到的。
  
  在第二轮遴选结束后,大概又淘汰了一大半,还剩下二百多人。然后就有人通知我们进行“小范围遴选”。位址不是在电视台的演播大厅,而是在一个郊区的度假村。
  
  按照通知,到一个商场门口集合,然后坐一辆大客车就走了。而且,通知还特别强调,不带亲友团,只是单独前往。
  
  到了度假村之后,我就发现其实这个度假村都被完整的包租下来了,除了我们这个选秀节目的人,没有别的客人。
  
  晚上,我们都领到了一套泳装和很暴露的衣服,参加小范围遴选就是要穿这个的。
  
  其实几乎都不能说什么遴选。没有评委,也没有人打分,来参加的也不光是评委,还有些企业家,有的显然是当官的,具体是什么人我们也不知道,只知道上面坐了一群人,都很光鲜,很有钱的样子。而且很明显,其中有一些都喝醉了。
  
  先是走模特步,然后是泳装表演。表演结束后,评委们就会问一些非常露骨的问题,名义上是考验你的应变能力。
  
  比如说,你谈过男朋友吗?有性经验吗?性格开放吗?能开放到什么程度?你希望成名吗?你愿意为成名付出什么代价?……
  
  天呐!最后这个问题算是问到点子上了!当我在台下的时候,听到有些女孩坦然地说出“为了成名,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的时候,我脊梁骨都凉飕飕的。
  
  后来场面越来越混乱,当评委要求“考验一下你的开放程度”的时候,有的女孩当场做出了十分不堪的举动。吹口哨的人,起哄的人,大笑的人,现场一片狼藉。
  
  我上台的时候脑子里已经完全糊涂了。我不知道自己是来到了电视台的选秀节目,还是来到了一个魔鬼世界。
  
  为什么那些令人尊敬的评委老师突然变得没有廉耻了。所以当我被问到任何问题的时候,脑子里一片空白。评委的脸都拉了下来,冷冷地说,你下去吧
  
  先出卖廉耻 再出卖才艺
  
  第二天回家之后,我没敢跟父母说经历了什么。只是说,就是一个小范围的遴选。我倒头就睡,心里一片茫然。父母看出我情绪不对,反复追问。我就只好说了个大概,父母听了,面面相觑。
  
  晚饭的时候,父母跟我谈了一次话。父亲觉得很气愤,说要去投诉他们。我说:“你投诉什么呀?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人家也没强迫你参加节目。再说,现场也没有录影,也没有记录,你有什么凭据呀?”
  
  母亲则有不同的意见,她说:“现在整个大院都知道咱家闺女要上电视台了,全家的面子可都在这上面系着呢,不要搞砸了,让邻居看不起,以后可怎么做人啊?”
  
  我一听就来气了:“这分明就是个火坑,你知道不知道啊?”母亲说:“你想的太严重了吧,怎么可以这样说那些评委老师呢?人家可都是电视台的人啊,知识份子,有素质的。”
  
  过了几天,那个收了我们家红包的评委突然给我爸打电话了,说:“孩子表现其实还是不错的,只是现在竞争很激烈。”
  
  很明显,妈妈被这个例子给弄魔怔了。这天晚上,她像着魔了一样,要死要活地命令我一定要去找那个评委,想办法进入决赛。
  
  说不管花多少钱,家里就算卖房子卖地,也一定给我最大的支持。否则,全家的脸就会丢尽了。最后这句话说得很重,我就默默地点头答应了。
  
  我约那个评委老师谈一谈,他说办公室不方便,就约我去一个咖啡厅。喝咖啡的时候,他除了夸奖我有天分之外,就是谈他的婚姻很不幸,然后又夸耀他有多大的权力,认识多少局长书记。
  
  喝完咖啡,他又拉我去卡拉OK唱歌,一直唱到凌晨。他说累了,要不就在旁边酒店住下吧。我坚持说要回去,他带着醉意,但一脸正经地说:“佛教说,空即是色,色即是空嘛。何必那么在意。”
  
  我不管他空啊色的,总之,我要回家。他看不好勉强我,就说:“你知道吗,我现在是给你很大的机会,你自己放弃了,可不要后悔,想找我的女孩子多了去了。
  
  你不愿意留下睡,没关系。你回去让你家里凑钱吧,现在,你有个当官的爸爸,就能拼爹。如果你没有一个当官的爸爸,那你就只有拼钱了。”
  
  莫把亲生女送到泥沼里
  
  但是,最让我伤心的,倒并不是我在选秀节目中遭遇的这一切,而是父母的态度。很明显,母亲十分相信那个评委说的故事,如果能够在选秀中脱颖而出,就能够被大官的公子看中,就能嫁入豪门,全家都能挣到面子。父亲虽然没说什么,但并不反对母亲的观点。
  
  我有一种被卖去当童养媳的感觉。母亲说,如果我一旦放弃,那么,私底下送的好几万块钱的礼,就都收不回来了,全家人的脸面也都丢尽了。
  
  我这才知道,原来他们背着我,又悄悄去给那个评委送过几次红包。但我仍然决心放弃,不仅如此,我还决心离开这个家庭。
  
  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但一想,我死了,谁会伤心呢?
  
  黯然地收拾行李,离开了内蒙古,又回到了北京,又回到了五道口那个熙熙攘攘的服装批发市场。
  
  每天迎送顾客,看着繁华似锦的都市生活,突然觉得格外的空虚、无助和悲凉。
  
  后来我走近了佛法,明白了因果。
  
  跟我同住在一个屋里的还有很多女孩,我路过电影制片厂门口的时候,每天也能看见很多女孩在那里聚集,她们每天都做着“愿意付出一切代价”进入娱乐圈的迷梦。
  
  我想告诉她们,也告诉天下的父母,名也虚,利也虚,唯有因果不虚。你真的付出代价,换来了大红大紫,或许你并不知道,你付出的代价,绝对不是你看见的那些。
  
  因为我们自己造的业,迟早要自己来还的。或许你更不知道的是,即便你“愿意付出任何代价”,你所换来的也未必就是大红大紫,而可能只是一场闹剧,甚至一场羞辱。
  
  过了半年多,我一直没回家,渐渐地把这件事忘记了。突然有一天,妈妈打电话跟我说:“你知道吗,那个收了咱家钱的评委,因为涉嫌强奸,被人告了,但他很有门路,竟然没什么事就被释放了。
  
  你说,这个世界还有天理吗?”我因为当时正在工作,很忙,就没理这件事。又过一段时间,妈妈又给我打电话,欢快地说:
  
  “你知道吗?那个评委开着宝马,在停车场停车的时候,跟人发生了争吵,结果两个小伙子一下车就用砍刀把他脊背砍了,人已经瘫痪了。凶手早就跑了,一点线索都没有。”
  
  唉,我说什么呢?我只是无言地挂了电话,这个世界真有因果报应!


Copyright 2005-2017 Powered By 妙音网络 冀ICP备11021544号 公安部备案 35010402350175号

(助印经书与迎请经书请联系) 手机:18-65-0-054-11-8(网络方面管理和站务之事请联系手机)  妙音网微信公众号:miaoyinwang
随喜赞助妙音网络维护与弘法

简繁字体线路切换简体妙音网线路    繁体妙音网线路  直接进妙音新闻网中...   主持人发表弘法处...   妙音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