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因果报应

弘一大师托身开示:我要出家成佛,只好放下她,否则我要和她一起堕落!

时间:2015-10-19 11:12:08  作者:妙音  来源:妙音网  浏览:2628  评论:0  微信分享亲友

幸福注:有网上流传此文标写弘一法师为地藏王菩萨化身。幸福删除此地藏王菩萨化身提示,正本清源。因为下面对话中并没有明确表示弘一法师是地藏王菩萨的化身。只是弘一法师在里面说,他的弟子曾是累生累世修行地藏法门,另外弘一法师也在里面说,他的身份不能再说了。现在网上流传关于此文中标明弘一法师是地藏王菩萨化身的身份,不足为凭,也不重要。只要真心说法,利益众生,就是行菩萨道。具体弘一法现的身份是什么,追究此,一点意义也没有。我们也要尊重弘一法师的开示。

弘一大师托身开示:我要出家成佛,只好放下她,否则我要和她一起堕落!

地藏菩萨化身之一的弘一法师降座开示表演2013

本文文字重点摘录:

1.        张浩初是前世弟子侯玉良转世

2.        提倡念佛不忘救国

3.        出家成佛度前妻

4.        传张浩初度衡法名

5.        开示将录音传给净空法师

6.        帮忙安排传播播经机的资金

7.        开示听经不能着文字相

8.        开示录音名为降座表演

9.        持咒为姚居士治病

10.    张浩初前世修得念佛三昧,今生乘愿再来

1.张浩初是前世弟子侯玉良转世

张浩初:姚姨啊,我的师父想表法

姚居士:好啊,让师父说,多好啊,我在录音呢

弘一法师:姚姨,我是李叔同,你好

姚居士:大菩萨,你好,我知道你,我读过你的书。

弘一法师:张浩初是我以前的弟子,他叫侯玉良,在这本传记上没写入他。我最放不下他,我特别器重他,他修的很好。他也发愿了,发愿地狱不空,誓不成佛

姚居士:是当时发的愿么?

弘一法师:累生累劫发的,不是这一生发的,和地藏王菩萨特别相应,特别有缘

姚居士:我知道你还有一位学生,夏丏尊,也是你的徒弟吧

弘一法师:夏丏尊以前是我的同事,我的弟子是丰子恺,还有刘质平,还有侯玉良,侯玉良是我信佛以后的弟子,是我的关门弟子。丰子恺跟刘质平是我的世俗的弟子。

姚居士:侯玉良是出家的?

弘一法师:侯玉良是我出家以后的关门弟子。因为弘一法师的传记,很多人物没写上,不完整。

姚居士:因为是世间人写的

弘一法师:对,是的,他没证得五眼六通。有许多东西还看不到。

姚居士:弘一法师,那您没有再乘愿再来啊

弘一法师:呵呵,你知道我是谁么?你知道么,因为我的弟子来嘛,我让他来一样么,我的身份不能再说了。

姚居士:知道了。那天众生表法说过。

弘一法师:因为我给他们传达的消息。他模仿我的声音么。但是我在我弟子身上,我说的不是我的话,是我的弟子的话。因为我通过他的肉体么。

姚居士:现在我就感觉到一种加持力

弘一法师:呵呵是啊。我是李叔同,前世是他师父。我生前没学佛之前特别爱好书法。

姚居士:还有音乐。

弘一法师:对,我特别爱好书法,我的弟子也是。也很喜欢书法。他现在也很喜欢写,他家的条件不行,没有培养,要培养出来也是个大家。他的嗓子有业障,没有业障的话他的歌声是很好的。

姚居士:那就慢慢消吧。

姚居士:您那时候还写歌了呢,到现在我们还爱唱

弘一法师:对,对

姚居士:还给你拍成了电视剧,拍成了电影了。

弘一法师:《弘一法师传》,濮存昕是吧。

姚居士:是的

弘一法师:《一轮明月》是吧。

姚居士:对,对。都知道。

弘一法师:他功德无量的,他也信佛。濮存昕也信佛

姚居士:他很快要担当一个角色,演赵朴初。

弘一法师:你知道赵朴初是谁再来么?

姚居士:不知道

弘一法师:他是罗汉转世。他走了以后我才说这个话,他是罗汉过来的

姚居士:所以说境界比较高

弘一法师:他就是佛教会的人。佛教会的会长么,因为他护持正法。

2.提倡念佛不忘救国

姚居士:对,是,也就相当于护持毛主席。

弘一法师:对,毛主席很伟大的 ,在我们那个年代的时候,毛主席很厉害的。

姚居士:那个时候你们也知道么?哦知道

弘一法师:你不知道么,念佛不忘救国。谁写的?不是我写的么。念佛不忘救国。

姚居士:那弘一法师,我和你探讨下,现在有这么一种说法,出家的师父,在大敌当前的时候,在民族危亡的时候,他们是不是应该站起来,是不是应该去与外界打斗?

弘一法师:他不要有恨心,比如国家有难的话,你上战场的话,你没有恨心就有功德。就可以上好地方去。关键是你不能有恨心,有恨心就不能去好地方去了。因为你保家卫国,是有功德的。

姚居士:他说的是出家人。

弘一法师:出家人也一样,因为国家有难了么,不分在家出家。我在当时的时候,也是在遇到抗战的时候,我不是写着么,念佛不忘救国,也是让我们弟子去打仗。你好好看看《一轮明月》

姚居士:那印光大师就主张不去打仗

弘一法师:各有各的因缘么,因缘不同,因为国家有难,你不去反抗。

姚居士:那你说国家有难了,那不是也都是因果么

弘一法师:是因果,因果要了的么,因果要通过打仗来了,不通过打仗怎么了这个因果。

姚居士:就是他出招你得接招

弘一法师:对,这是因果的。他来就得应,但是不可以有恨心,这就解脱不了。

姚居士:你也保证不了啊,在没有修成空姓的时候,你难免有起心动念啊。

弘一法师:这个问题,国家都没有了,你还修啥。你还能修行啊,国都保不住了。当时我就对我的弟子说,国家都灭亡了,你还修什么行啊。对不对啊,保家卫国。

姚居士:但是如果他来了,我们不去应对他,我们用那颗如如不动的心,不可以转他们么

弘一法师:你转化的动么,哪有那么大的修行,他来了你也不反抗?

姚居士:他来的时候杀气腾腾的

弘一法师:佛也斗争啊,正邪不两立么,他能达到那个境界才融合,达不到那个境界,正邪不两立的。达到境界的话,正邪可以融合一体,阴阳么。阴阳可以融合一体,达不到境界的话,阴是阴,阳是阳。

姚居士:其实我也是这样,我也是守我的身口意,在关键的时候,在我守住身口意的时候,我还要去争,如果你懦弱的话,他会永远压着你,这个对吧。

弘一法师:什么事情都要平和,都要调和。正和邪要调和,正和邪要是平衡的话那就和谐了,要是正的能量出来的话,那就纯阳了,那就成佛了,如果魔的能量太足的话,就用正的能量调和他。得去调和他,不调和他,魔的能量会越来越盛,对方来的话,魔的力量太强了,你得去调和他。

姚居士:得去平衡掉

弘一法师:对,就是平衡,万事万物都是平衡。阴阳平衡

姚居士:这个地方各有各的说法,印光大师,我比较认同,印光大师就主张不打。

弘一法师:八万四千法门,各有各的法门

姚居士:虚云法师就主张打。

弘一法师:肯定的,我和虚云法师在一起的时候,都商讨过这个问题。

姚居士:反正不管了,都是能平衡一些是吧。

弘一法师:对,一定要平和,对方来的杀气腾腾的,你不平和怎么办,一定要平和掉,千万不要用恨心,不要起恨心是功德,要起恨心就不行,这都是因果

姚居士:你没有恨心的话,你就是菩萨,你杀了也是功德。

弘一法师:呵呵,对呀。

3.出家成佛度前妻

姚居士:弘一法师你那还有悬念呢

弘一法师:什么悬念,你说

姚居士:后来就是他们编的了,看你传记,说你在日本还有个妻子是么。

弘一法师:这个到是。这不是编的,是的。我在日本那时候留过洋

姚居士:那你回国之后,说你在上海生活,后来您到杭州去上班,您出家以后就不理她了,那您那个怎么办啊。

弘一法师:对啊,不理她了。

姚居士:你是放下了么,你放下了她没放下啊

弘一法师:放下了,我要去成佛,没办法,我要度她。我成佛要度她。她也解脱了。我和她累生累劫有这个缘分

姚居士:就是必须要了的

弘一法师:对呀。

姚居士:那您的方法是您先放下,您放下之后,您做到了之后,你这个业力就断掉了。

弘一法师:是啊,如果我不去成佛的话,两个人不都得堕落,

姚居士:恩,好,好,像你学习。

4.传张浩初度衡法名

弘一法师:没事,有什么问题你说就行,这个机会很难得的。我护持我的徒弟。因为他迷的太久了,这次表法很不容易的,要珍惜这个机会,真的。有什么问题,你问。:因为表完这个法的话,我不会再上来了。不会再表法了。

姚居士:恩,你也算是我的启蒙老师,因为我读的关于佛学的第一本书,就是您的书,那个时候我说,这个人离我这么近,我们这么近的人还能成佛啊,就给我信心了。

弘一法师:因为我是什么转世,不用说你也知道

姚居士:我当时说离我这么近的人也能成佛,我也要成佛。我就把这本书介绍给别人看了,但是别人看了之后,他们只当作一般的作品去了解了。在我的心里,就知道了。

弘一法师:那不是的,那里面有很深的道理的。我的弟子现在还不大相信,你要好好去引导他,让他好好的去做,侯玉良。我这个弟子,你要好好教导他,他以后要弘法利生的。

姚居士:其实他,像我一样,需要有个认证的过程

弘一法师:我度他很久了,老是提示他,他也没开天眼,他也看不到我。以后能看到我,他有法名,是我给他起的,叫度衡。超度的度,你给他记下来。和他说下,平衡的衡。这个衡字气场很好。

姚居士:那最近有一些表法可以公开么,比如,我们今天请的美国众生,这里涉及到美国的灾难问题,这里要公开么。

弘一法师:公开,让更多的人离苦。他们也太苦了。美国不是有万佛城么,宣化上人,他们是正道场,但是总的来说,美国的道场,信佛的人还是很少的。

姚居士:是,他们信基督,而其他们不承认老祖宗

弘一法师:恩,他们也不是真信的。不是真的修道的。不是真的。

5.开示将录音传给净空法师

姚居士:这里不提到了灾难么,我怕他们有的人会攻击我们,

弘一法师:恩对啊,比如谁啊

姚居士:现在 都不支持我。比如谭林长都不支持我,

弘一法师:谭林长,做的也行啊。他做的事情和你性质是一样的,他是视频弘法,你是音频弘法,做的事情是一样的。你们两个性质是一样的

姚居士:但是他对外说,我偏了。

弘一法师:没偏。你们两做的都很好。一样的,都是净空法师的弟子。

姚居士:我现在不跟他对立,把他当作一颗大树。

弘一法师:你们就是净空法师的弟子。你们是师兄弟。很多人不认可净空法师。但是净空法师,不用说了,你们也知道。

姚居士:我知道,但是谭林长在外面说我不是正法。

弘一法师:你和净空法师说说他,有些事情给他说一说,让净空法师给他传达 一些事情。他听净空法师的

姚居士:现在关于爱因斯坦的表法,净空法师承认了,而且净空法师多次讲过,爱因斯坦是真的,是地藏王菩萨安排的。

弘一法师:对,对,是安排的。这样吧,你和净空法师表达这个事情,我会加持的这件事情。让净空法师和谭林长说。会比较好一些。

姚居士:因为在他那块有很大的障碍。因为他说了之后呢,北京那边就不敢接受我们的光碟和播经机。

弘一法师:你们两个弘法都是一个性质的,一样的,你们两弘法一模一样的,一个视频一个音频。对不对,很简单的一个道理。

姚居士:对啊,我一直护持他,那时候危机四伏的时候,我全力支持他。但是现在我也不和他对立。

弘一法师:你和净空法师发信息。把这一段我和你的谈话发给他,净空法师会知道的,净空法师能看到我,把这段录音发给他,还有你的信息发给他,我会加持的。让净空法师给谭林长传达下

姚居士:现在就在谭林长那呢,而且除了他,下面的人都接受了。

弘一法师:对呀,你们也是正法么,我的弟子也迷了太久了,一遇到你的道场,也挺好的,也挺有缘的。让他修地藏法门,因为他修地藏法门是大根性的。

姚居士:那让他诵《地藏经》么?

弘一法师:让他诵,因为他暂时气场太弱,等他气场好了的话诵《地藏经》

姚居士:我以后单独做几次法会,把他的心毒给他化了。

弘一法师:行,我这个做师父的应该感谢你。

6.帮忙安排传播播经机的资金

姚居士:不用感谢我,你经常加持我,我都知道。

弘一法师:你也知道啊,汇款的事情我给你安排的。汇款做播经机,我都支持的,因为地狱的众生太多太多了,用这种方法也是很快的。因为什么,我和你说这个因缘,我想我的弟子找谭林长,但是他和谭林长的缘分没那么深,他老想去但是去不成,但是和你的缘分比较深。随缘吧,但是你这块也做的挺好的

姚居士:我就慢慢做吧,不着急了,谭林长那块我就交给佛菩萨了。

弘一法师:我会安排的,你给净空法师写封信,把我们的谈话录下来,发给他,他会收到的。他能看到我。

姚居士:弘一大师,能不能透露我点,我想完全脱产去弘法,我家的问题我还解决不了,我的工作,我的电力企业的职工,我的收入还不低,我当老师的职业还很好。他们都很牵挂。

弘一法师:你的女儿,还有你的老公,挺牵挂你的,放不下你。你的缘分还没了呢,看吧,再等等吧。你现在先辅佐,培养下张浩初吧。培养他走到正轨后再说吧,这块的因缘还没成熟呢,成熟了我会安排的。

姚居士:我知道,我也是在等。一定等圆满的时候

弘一法师:缘分还没到呢,缘分到的时候我会安排的。

姚居士:我知道,我要是自己圆满了之后我就没什么障碍了

弘一法师:恩,那还有什么障碍。度衡就是他的法名了,宣化上人的弟子想给他说法名来,他没问。想告诉他法名来着。宣化弟子想透露给他法名来着,宣化上人的弟子也挺调皮的,让我唱《楞严一笑》,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阿弥陀佛。我以前也念阿弥陀佛,我教我的弟子们,都念阿弥陀佛,我修律的。

姚居士:我知道,您当时写那个著作用了四个月的时间是么,

弘一法师:那个时候条件也不行,条件也挺苦的。

姚居士:特别苦,出来的时候,头发像茅草一样,天天在山洞里待着。

弘一法师:谁管我,还是我的弟子管我,我为什么对这个弟子感情深呢。现在变成张浩初了么。

姚居士:哦,就是张浩初了,那时候就在山洞里不出来,只有人往里送饭,什么人能受的了啊。

弘一法师:我的弟子,现在写的《弘一法师传》不圆满。

姚居士:好多一知半解

弘一法师:东凑西凑。行,可以

姚居士:我还是依照老法师说的做。

弘一法师:净空法师讲的还行,但是还有很多人不理解他。因为不了解他真实意,现在的时机不等人了。现在的时机要有大变化了,有变化了。不一心念佛的话,都不走。

7.开示听经不能着文字相

姚居士:我还有一个问题没有人给我认证。老法师讲的,他们是听了,也都记住了。但是我说不是他的智慧,他得重新去认证。听了以后,他随时可以拿出老法师说的一句话,老法师这样说的 ,老法师那样说的,我觉得不是他的智慧,还以为自己开悟了呢。

弘一法师:那是文字相,金刚经不是讲了吗,着文字相了。

姚居士:好多好多人根本没有开悟呢。还以为自己开悟了呢。然后特执着还。

弘一法师:开悟的话,没有我了,不会说我了。宇宙万物都融合一体了,没有我。

姚居士:恩,是。我就没有人给我认证,但是我也敢说。

弘一法师:我支持你,我是支持你的。你有时候也能感觉的到。我一直在支持你呀。

姚居士:知道

弘一法师:我这个弟子张浩初,我在默默的支持他。因为他找谭林长,他的缘还没有那么深,所以我让他找你嘛。

姚居士:我是很不自信的,我是不得已走到今天。我就觉得和佛菩萨一起做事是幸福的。但是有时候不自信,总觉得。

弘一法师:因为什么吧,你也害怕,你也害怕背因果

姚居士:对,太大了呀

弘一法师:对呀,我的弟子也害怕背因果。

姚居士:你说我做这件事情,要是误导人家,那的背多大的因果。

弘一法师:对,我的弟子也害怕,他害怕说得这些话传出去。也怕背因果。

姚居士:我呢 一开始害怕背因果,害怕下地狱。后来一想,有怕字也不对,如果是为了救众生,我下地狱也行。我不怕了。但是你要是误导了人家,那可是大了,咱别说下不下地狱了,那得有好多人跟着下地狱,我怕这个。

弘一法师:对呀,说错一个字还堕五百年的狐狸身呢,别说弘法了。你把我今天这些话都录上,都发在那共享里面,让他们都听听。增加信心。

姚居士:是的,我知道了。后来我害怕后我就想了,既然佛菩萨加持我了,我干嘛还有我呢。我要一个我才能有错呢,没有我,都是佛菩萨的智慧。然后我就放下了。

弘一法师:对,不要考虑太多。考虑太多,也不太好。万缘放下,跟你说的一样,万缘放下。

姚居士:恩,话是那么说,有时候我总觉得我自己做得不好,这事又太大了。

弘一法师:这个吧,你还有担心,因为没人支持你。总是感到很孤单,没有依靠。

姚居士:没有依靠,谁都不能跟说,只能吧,找老法师那个依据。从老法师那里找到依据。

弘一法师:我支持你的,我是支持你的。

姚居士:我放心了,有的时候,这边做完了,那边就打退堂鼓了。哎呀,妈呀,你说一刻录两千套光盘,这要是一发出去以后,哎呦

弘一法师:你想一想啊,你的姐姐都这么好了,还有我的弟子通过表法,慢慢身体好啦,这都是最好的证明。

姚居士:恩,这两天吧,张浩初来给我信心了。就那天众生说了他们得利益了,说地狱众生得利益了,哎呦,我不怕了。

弘一法师:张浩初,他现在身上有令牌的。

姚居士;是呀,我就觉得这会不怕了。

弘一法师:他呀,他带着法印呢,他现在使不出来,他现在不会使,他要是能使出来的话就好了。他呀,他跟我前一世呀,是师徒关系,关系挺好的。但是现在的书写得不圆满,没有把他写在上面。

姚居士:我现在还有一些疑虑,就是我们前期有些光盘和播经机就没有按照现在这个管理方式,发放出去了,那就算随缘吧。

弘一法师:只能随缘做了。有的不接受的话,还谤法呢。

姚居士:是啊,我们当初那个,北京那个他,就是给传统文化的那个,我就问人家了,说人家接受咱们吗?要是接受,咱们给,不接受,不给。他说接受。

弘一法师:对,传统文化也是度众生的。

姚居士:可以呀

弘一法师:对,传统文化也是度众生的。

姚居士:他们说给学传统文化那些人了。

弘一法师:可以,可以。他们人也挺好的,传统文化,对。

姚居士:还有呢,北京一个专门打佛七的曲师,曲老师人非常非常好,但是呢,因为听了谭林长的话,他对我们也有看法。

弘一法师:灾难太多,太多了,真的太多,太多了,随时都可能发生海啸,地震,火山喷发,很多。现在信佛的,还有你们,化解了不少灾难。

姚居士:当时那个大王,我们在化解的时候,我就问过他吗,我说我们做到这样,还能不能有那三天,他说你们还有继续做呢,为什么,还有众生没有离苦嘛。我们就一直做,做,我们就一直等嘛,我们就希望把那三天给推掉,那三天要是有的时候,如果有那三天灰尘的话,他们就什么都能做到哇。

弘一法师:因为什么,那三天是个方便说的,灾难是真有,三天是方便说,说让你抓紧时间,净空法师要表达意思就是让你抓紧时间,时间不等人,好好去修吧。

弘一法师:我会慢慢给你加持,慢慢给你加持。

姚居士:恩,是,我对外我必须这么说的,我不能让任何人在我们这个问题上起分别,好像我们这些人之间还互相有争有斗,我说,不对,谭林长在保护我。

弘一法师:你们是和合僧团嘛,你们不是和合僧团吗,他打过来一拳头,你给他包住,用包袱给他包住。

姚居士:我说那是佛菩萨给安排的,他就在那块帮我擎住天呢,因为他在障着,所以别人来反对我,谁跟我提哎,谭林长还没那啥呢,我说你不要提,那是佛菩萨安排的,你就做好你自己,你怎么就知道这盘棋呀

弘一法师:你们俩各有因缘的,各有任务,知道嘛,各有各的任务。

姚居士:恩,其实呢,他也真是在提高,提升我嘛,有段时间我开始是怨的,我不敢怨。因为他是菩萨嘛,我就不敢怨的,就因为他是菩萨的身份,我就把我这个怨气给没了,不能怨的,你还能跟佛对立吗?

弘一法师:他做这块也功德无量,度了无量无边的众生。

姚居士:那佛说你错了,你还跟佛俩争辩呀。所以说我觉得也是在考我,我是这么想的,这个事是提升我呢。

弘一法师:你呀,唉,什么事也别想了。好好地做就行了,一切都会安排的。

姚居士:那我就知道了。那个时候为什么有疑惑呢,你说他那么一个大菩萨,我们最相信的一个大菩萨都反对我,我能不胆憷嘛。

弘一法师:他做的跟你们做的是一样,他那个不是,做了以后发在网上嘛,对吧。他们也有众生附体嘛。

姚居士:现在也有啊,还网上发呢。

8.开示录音名为降座表演

弘一法师:对呀,你们现在也是众生附体,不过是音频的。但是我上来不叫附体,叫降座。

姚居士:奥,降座。

弘一法师:下降的降,本座的座,这叫降座,我上我徒弟的身,不叫附体,这叫降座。

姚居士:哦,降座。就象咱们所说的升座?

弘一法师:嗯,对。叫降座。

姚居士:嗯,知道了,所以说我在语言表达上都有分清的,你像那个东条英机,我就叫他《忏悔录》;象林彪,也就叫他《忏悔录》;江青,我就改了叫《悔悟》。

弘一法师:对了,你是老师嘛,有些文字你都把握的住。

姚居士:每个人名字是不一样的,而且这个语言表达,叫人家从心里头也能有一种份量。

弘一法师:嗯,是是是。我的徒弟就交给你了。

9. 持咒为姚居士治病

姚居士:哦,泓一法师,我再问你个问题,你说,我二十年的神经衰弱,是我自己的冤亲债主,还是这些众生提前来找我了?

弘一法师:不是冤亲债主,是生理上,有时候熬夜了,有时候批卷子,熬夜了,焦虑。

姚居士:我二十年,但我吃药,怎么不好使呢?

弘一法师:吃药,你想想,长时间形成的,在肉体上形成实病了,不大好医,得病如山倒,去病如抽丝。有的附体,年青人的病,挺快的,走了就好。但是你是生理上的病,

姚居士:没有劲,吃药都不好使,

弘一法师:你是生理上的,焦虑。

姚居士:哦,对对对,是焦虑,我那个时候,我爸爸受委屈了,

弘一法师:闭上眼睛,我给你调理调理,

姚居士:我现在好了。

弘一法师:我现在给你调理调理。我知道你好了,

(弘一法师开始唱咒、调理。)

弘一法师:感觉好多了吧?

姚居士:嗯,可热了。可热了。

弘一法师:我帮你缓解一下。

姚居士:也是,其实我也是个肉身子,所以说,每天一工作,工作到十二点多,你再不动心,也是乏呀,

弘一法师:毕竟是个肉身,肉身的确,肉身也生病,何况我们凡夫,我当时也有病,

姚居士:当时你是胃不好吧?

弘一法师:你怎么知道我胃不好?我和我的徒弟吃东西,修戒律的么,我徒弟吃的,都挺苦的

姚居士:你们那个时候吃的太单一了。

弘一法师:我和我的弟子侯玉良,以前修戒律的,以前吃的苦的,他的胃也不大好,影响这一世,他爸爸也是,这一世他父亲也是胃不好。他父亲也是修行人。他这一世的父亲迷的太深了,走不出来了。

10. 张浩初前世修得念佛三昧,今生乘愿再来

姚居士:我还有一个想法,你说他,张浩初,走出来之后,再改变他的生活状况呢?

弘一法师:他心眼有点小,心里承受能力有点小,慢慢来吧。你是想让他上你那去是么?

姚居士:不行,他有父母不能来的。

姚居士:嗯,慢慢来吧。不行,他还得信我,不可能要过来的,

弘一法师:有点影响,心眼有点小。

姚居士:或者最简单的是从先当地给他找,

弘一法师:一下子接受不了,象乞丐一样。一下让他当皇上,

姚居士:是,别说他了,就是我有的时候,虽说不疑惑吧,总觉的这个太离谱。

弘一法师:你的前世也是发愿的,也是发愿再来的。发愿度众生的。

姚居士:发愿再来的?是呀,我要不怎么觉的奇怪呢,我开始度众生的时候,我的因缘特别殊胜,就是花仙子都来表法了。而且这么多佛菩萨给我下令,我就知道磕头,咋这么神奇呀。但是我觉的不是谁都有的,我就是很认真的磕头、磕头。

弘一法师:你不是一般人,你是乘愿再来!下来度众生的。我的弟子呢,张浩初,他不是入了念佛三昧嘛,他要上西方极乐世界,我不让他走,我说你好好在这度众生吧。现在众生太苦了,他听我的话嘛,没有往生西方极乐世界。他也乘愿再来度众生。他有能力往生西方极乐世界。他今生好好修,也能往生西方极乐世界。我给他起名度衡,平衡世间一切灾难,度化一切有缘众生。

姚居士:我们还是听佛安排。现在这个时局很紧张,我们这些修自己,让我们做到哪,我们就做到哪。反正是佛菩萨肯定有计划的。

弘一法师:你们别考虑太多了,太多了不大好,万缘放下,佛菩萨能加持你。有许多人不理解,现在的正法有点衰败,美国的宣化上人,大陆那边的,台湾那边的,大陆这边的你和谭林长,刘素云,宣化上人的弟子,果卿居士都是正法。

姚居士:果卿居士就是写因果实录那个?

弘一法师:嗯。

姚居士:9月3号,秦皇岛他拿着我们的光碟,到南华寺参加开光仪式了,他带走一百张光碟,他听完了地球母亲的表法都哭了,他叫地母娘娘,他一听到地球母亲表法,心都碎了。

弘一法师:地球母亲表法是对的。

姚居士:然后他一下就转过来了。

弘一法师:让他过来,开示开示给他。

姚居士:后来,日本那个老祖宗来的时候,因为师傅他学的多,我说关于日本历史的问题,我说师傅,你要帮我说一说,他给讲,他很感兴趣的,而且我要是说到您给他的开示,他会很高兴的。而且他现在完全接受你了。

弘一法师:你把这个录音给他听听,

姚居士:嗯,是的,我下一张光碟就给他。他给我说,他现在把自己叫“晚学”了,晚学要备起直追了,

姚居士:我还有一点不明白,你说他说的,在经典上记载,如果是一个佛,佛来的时候,会有四十六颗牙。

弘一法师:那是魔编的。

姚居士:哦,

姚居士:所以说,他们拿那个去印证,

弘一法师:太天真了!拿什么来印证?什么法,什么东西,一听就是蒙别人的。自性的东西,南无阿弥陀佛,诚心诚意的念就行了,

姚居士:我想说什么呢,其实不管你是什么人,咱们都不要去分别别人,都守自己的身口意,你在修学上有多大的位置,你不去分别,你怎么能去公开的去说呢。

弘一法师:对呀,我们这个录音,就是说《地藏王菩萨降座表演》。打字幕就说《地藏王菩萨降座表演》就行。打这个字幕就行。

姚居士:嗯。

弘一法师:因为我表演给大家看嘛,

姚居士:是这几个字嘛?

弘一法师:对对。

姚居士:我们这些人吧,我给他们说是这样的,我对我自己,我如理如法去做,最近表法,就透露我的一些身份。

弘一法师:我为啥来表演吧,因为我弟子呼唤我呢,做为师傅,你来表演表演,他不相信。他有点疑心,那么我就来吧,来表演表演。

姚居士:嗯,那天,这位居士就模仿您的声音,他们都老兴奋了,所以这几天给他们显显吧,因为这么长时间,

弘一法师:呵,我的弟子老是愁,我说愁啥呀,我是专门助你的,观音菩萨是专门管你生活的,两大菩萨还愁啥。观音菩萨救过他命。

弘一法师:你只要和菩萨一心,愁啥嘛,

姚居士:我就给他们说,我就都交给佛,昨天我们所说身口意,我们就身口意,其它都,

弘一法师:观世音菩萨救过他,救过他的命,很多世都救过他。

姚居士:嗯,那天,那次表法之后,我就高兴的,我的帮手可来了,

弘一法师:你和他缘分也挺深的。你属啥?

姚居士:我属虎,

弘一法师:一个龙一个虎。

姚居士:哦,他属龙,

姚居士:如果你要我们取这样的名字,我们的心里都乐开花了。那天只听到众生表法,大家都可兴奋了。

弘一法师:这是我弟子的声音,我是弘一法师,也是地藏王菩萨

姚居士:然后我说,我们已经和地藏王菩萨沟通上了,我再什么也不怕了,

弘一法师:对,你和张浩初联系也就是和我联系。你是活的一点不错。

姚居士:对了,他们就可高兴了,队伍越来越有信心了,

弘一法师:你告诉群里,不要起疑惑的,都是正法,能度无量无边众生,和谭林长一样是正法。

姚居士:是这样的,我们这些人,挺和合的,谭林长也孤单的

弘一法师:谭林长也是有来历的,

姚居士:他的经历也很奇特,

弘一法师:这世间兄弟姐妹都不和,

姚居士:是呀,那你说我们还叫和合僧团,修行人不和,还叫什么和合僧团,不让人笑话吗?

弘一法师:有魔在当中,捣乱的

录音结束。


标签:一大 大师 我要 出家 成佛 

Copyright 2005-2017 Powered By 妙音网络 冀ICP备11021544号 公安部备案 35010402350175号

(助印经书与迎请经书请联系) 手机:18-65-0-054-11-8(网络方面管理和站务之事请联系手机)  妙音网微信公众号:miaoyinwang
随喜赞助妙音网络维护与弘法

简繁字体线路切换简体妙音网线路    繁体妙音网线路  直接进妙音新闻网中...   主持人发表弘法处...   妙音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