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搜索引擎 网页歌曲图片
 英汉互译: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站长

净土大经解演义(600集) 净土大经科注 净空法师学佛答问 佛说阿弥陀经 佛说大乘无量寿庄严清净平等觉经 影尘回忆录 书房其它目录
妙音居士林 - 相关注解2——五十阴魔浅释
  妙音居士林妙音总务首楞嚴王相关注解2——五十阴魔浅释

手机及高端浏览器发表新主题  适合低端浏览器的老式发表框   回复帖子
本帖被点击 2779 次、回复 2 帖,共 1
适合打印机的版本 本主题新闻模式  报告本帖 浏览上一篇主题 浏览下一篇主题
 主题: [开示] 相关注解2——五十阴魔浅释 下到楼底 

极乐世界

首发勋章优质勋章常来勋章持久勋章管理勋章元老勋章
等级:上将
积分:70952
活力:0
魅力:13553
主题:4770
回帖:1435
精华:327
财富:0
注册:2007-1-27
泡点:1434小时
考勤:1356天前来过
 资料 | 帖子 | 好友 | 短信 | 电邮 | 博客 | 相册 楼主 No.1

宣化法师注解

  上一页……

  【注二六】上人于一九八三年一月补述

  宗教,有古老的宗教,有时髦的宗教。古老的宗教,没人相信;时髦的东西,人人都趋之若狂。佛所讲的法,最重要的就是戒律。我们现在这一些人,认为佛真是古老,要找一个时髦的东西,所以一找就找到魔王的窟窿里去了。无论哪一个旁门左道,他们都离不了这种的贪欲,贪而无厌,这种欲是损人利己,要把其他的人都伤害了,而利益自己。

  我们万佛城啊,我不能对你们说我们一定是正法,一定是怎么样。但你们跟著我这么多年,所有的人,每一个都算上,我和你们哪一位要过所有的财产了?我叫你们哪一个把所有的财产都捐给庙上?有没有这个事情?那么为什么我不这样子呢?就因为我很古老的,因为我要守戒律,我要尊重戒律。戒律是布施于人;不是尽叫人家布施给自己,自己不往外布施。

  我们万佛城所有的经济来源,都是很自然的,没有用过任何手段向人去捐钱的,我们不用手段。我们所来的经济已经够用了,你再用手段去骗人的钱,这样不是魔法还是什么?叫人家所有的财产,甚至于身家性命都捐给道场,这完全是一种邪知邪见。

  我所以和他们不同的原因,就因为我不贪所有人的财产,我也不贪哪一个任何漂亮的女人。我也不贪什么名,什么名我也不要。而且在外边,我有个臭名,不是个好名。谁要是听见我的名字,就觉得头痛了,尤其是那些个妖魔鬼怪。

  【注二七】上人于一九八九年五月补述

  弟子:‘来彼求知善男子,敷座说法。’

  上人:这就是那个魔,魔到这个地方,到求宿命的那个人那儿。

  弟子:‘于说法处得大宝珠,其魔或时化为畜生。’是另外一个魔吗?

  上人:不,就是那个魔。

  弟子:这个魔附著的人,又化成畜生了?

  上人:嗯!大家就看见他像畜生,就是现古里古怪的样子嘛!‘先授彼人,后著其体’,‘彼人’,就是求宿命的人。

  弟子:求宿命的人已被魔附身,化成畜生了,口里又衔著宝珠及杂珍宝?

  上人:给当时那些听法的人。这不是一个人,或者他选择其中的一个人,这都是假设之辞,一定有这个事情吗?没有的,这都是假设的,不是一定的。你不要认为佛说这样,就认为是一定的。这只是举出一个例子,要大家触类旁通,不是就这样死板板地。要灵活运用,再有这种事情,你就会知道,哦!这和那是相同的。你说他变畜生,或者他变一个佛也不一定的。

  弟子:‘后著其体’呢?那个魔又著到谁的体上呢?

  上人:又著到每一个人身上。

  弟子:另有魔来著到每一个人身上吗?

  上人:就那个魔,他可以分身无数的,可以著到那一个人的身上,又可著到旁人身上。

  弟子:哦!跳来跳去。

  上人:不是跳,他不是一个,可以变很多的。

  弟子:哦!著到你身上,又可以著在他身上。我哪里知道魔的力量那么大的?

  上人:嗯!那个魔和佛的力量差不多的。不过就是一个邪,一个正。他所做的事情是邪的,佛所做的事情是正的,所差别的就在这里。台湾有一个人,他有这个经验,现在可以叫他再讲。(对居士说)你要和盘托出,把魔传给你的心法讲出来。

  居士:上人、各位法师、各位善知识,我现在所讲的,是我在台湾跑过的外道所显现的,跟我所了解的。或许我了解的,跟佛所说的天魔不大一样,因为天魔是千变万化的。我看到的,只是他们显现的方法之一而已,不是全部的境界,只是供作参考,不一定是全部事实。因为天魔的显现有好几种,一种要经过灵媒,一种不经过灵媒。普通学习外道,如果你的心不太正的时候,他不经过灵媒,在你禅坐时,天魔就直接可以显化,化做一个人的样子。

  在这段经文‘是人无端,于说法处,得大宝珠。’因为有‘于说法处’,依我所看到的,我想是有灵媒、说法者、听法者三种人存在的情形。‘是人’,上人的翻译说是著魔的人,这也是一种的翻法。但是我看过其他的翻译,和我所了解的,‘是人’,是还没有著魔。为什么这么讲?因为佛讲《楞严经》,是为了警惕还没有著魔,但是心已经稍微偏的人,你要警觉,如果不警觉,就会著魔。用意是要警诫人:在色、受、想阴已经尽的时候,要特别注意,或许有这些事情会显现。如果显现,你们要怎么样预防。

  两年前,我到一个在家人那里,他也是剃了光头,好像一个沙门的样子,他在家里禅坐的时候,天魔附在他的身上,说:某某人,我送你一本《无字天书》,送你一部什么经。开始的时候,因为你的心不正,想得到一个迅速得证的方法,所以去那个道场,他会化做各种的方法。‘五十阴魔’前面这三十阴魔的境界,每一天、每一个地方,像这一切一切,大概我都看过,也听他们说过。

  好像那些简策、珍宝和藏什么东西,我都看过。或是一餐一麻一麦,还是一餐可以吃很多东西的情形都有。就好像授大宝珠,你打坐的时候,他说:‘某某人,我授你宝珠好不好?’如果你心一动,想得到这个东西——这是指透过灵媒——你把手伸过去接下来,接下来之后,就产生问题了。

  我以亲身的体验来讲,二年前我到一个地方,他说:‘我授你一部《无字天书》,让你练三年,三年练完以后,你可以得到很大的神通。’那天我因为心有点动,就想:‘你送我一部《无字天书》,好啊!’我就接下来了。他又说:‘你要接受的话,就双手往上提,我授给你。’授完以后,回家第二天,我整天就念,我自己都听不懂,好像在说日文,又好像泰国文。又唱日本明治天皇那时候的军歌,我以前根本没有唱过,其实我的声音很差的,但是一唱起那个军歌来,声音可以很高,可以很低,比电视、电台里歌星的声音还要好。我想这《无字天书》就是经文说的‘简策’。

  这里说法处有二种情形,一种是你本身没有著魔的人,没有办法看得到;受阴没有尽,也没有办法看到。一种是你本身在静坐时,被天魔附的那个人看得到,你也看得到。

  所以这一段有二种情形:一种是被天魔附的人和你都在定中的时候,他授你什么东西,你本身也可以看得到外界的景象,其实这只是个幻境,是‘是人’所变的。一种是你本身没有看到,只心动而已,他说:‘我授给你什么东西,好不好?’你讲‘好’,那时候就不一样了。天魔其实也有天魔的规矩,你如果说我不要,他也著你不上的。据我所知道,整个台湾的外道都在前面这三十阴魔的境界之内,这是想识还没有尽的境界。

  今天的翻译跟我讲的事实,可能有点出入,我是说或许在这种情况下,天魔会用这种方法显现,要来害你,使你不成道。因为你的道行有高低的分别,所以他显现的方法一个一个是不一样的,这只是供大家参考,阿弥陀佛!

  【注二八】上人于一九八三年一月补述

  破色阴、受阴,一样还是著魔。这色受想行识都破了,那是很平常的事情,不是真有定力,不著魔了。他不过是很高了,很高了还一样著魔,为什么呢?就因为他还有个爱心和贪心,就因为有这个,或者贪知见,或者贪神通,或者贪感应。这一贪就开门了,并不是他一想,就不会著魔了,那个著得更厉害的。

  【注二九】上人于一九八三年一月补述

  上人:你要用择法眼来观察,也用妙观察智来观察这种境界的问题。你观察,不要执著到这个上,说我观察观察。这种妙观察智就像个镜子,和大圆镜智差不多的。不过大圆镜智是不动不摇的,就现出来一切的诸法实相。妙观察智是用一种观察的力量,才能够知道清楚。那么你能用客观的态度,就不落这一种偏见。你认识这种境界,就不被它转。

  弟子:我有一个问题,孙悟空是从石头里头生出来的。为什么那石头会生出这只猴子?是因为这石头经过几万年的日月精华以后,就会有这种现象发生?像孙悟空这种情形,是不是跟经文上讲的是一样?就是日月薄蚀精气,然后这些什么金玉芝草,麟凤龟鹤吸取这些精气,变成这些魔。像孙悟空这种情形,从书本上看,他好像还有一点善根,知道生死轮回是很痛苦,所以他经过八百年之后,就跑去求道,学各种法术,后来又变成佛教的护法。

  像孙悟空这还是好的例子,可是这里说,这些什么精灵鬼怪,他们年老的时候就变成魔。那是什么情形之下,他们老了会变成魔?因为在这种情形下,魔好像是流氓似的,就做不好的事。我想是不是有的不会变成魔,有的会变成魔?因为有的是好的,有的不是好的。

  上人:孙悟空这只是魔的一份子,类似这个情形是很多的。孙悟空也就是大约在想阴上修行有问题了,所以就变成一只猴子,钻天入地。这正是《楞严经》说的,魔的一个代表者。那么至于其余的魔,当然他做魔做够了,也就会皈依三宝。在什么时候他能一念回光返照,觉悟了,他还不失为一个佛的弟子。他若不觉悟,就是魔。这魔就是他越老,年头越多,神通越大。他若年轻,就没有那么大的力量,没有那么大的神通。越老那力量、神通,都不可思议了,所以叫魔。这个魔比鬼更厉害。魔鬼、魔鬼,这鬼是会变魔的。

  你们听没听过以前那个如意魔女?那是周朝的一个鬼,她不守规矩,就被雷给劈了。雷劈了她,但是没有完全把她消灭了,所以她聚精会神地又聚会到一起,就修行成一个魔,各处去要人的命。

  为什么魔要人的命呢?就是因为要增加自己的势力和眷属的势力。每逢这个魔魔死一个人,其余的魔就来恭贺他说:‘你真有本事!’就像我们做官的,升官似的,就那样子。因为魔多杀一个人,就增加一种势力,这个鬼的势力也听魔招呼的。如意魔女以后遇到我,也皈依三宝了,这也是魔皈依佛的一个例证。

  这个世间一切的事情都很微妙不可思议的。在这个经上,只是说一少部分,要是详细说,每一阴的魔,就有千千万万那么多,有种种的不同。所以举出这一样,大家也可以触类旁通,就不要生那种贪求爱心了。没有欲念了,什么魔也不怕。你要是没有贪欲了,什么魔没有办法你。魔就是看见你门开了,他就会进来;你总是门不开,他就不会进来。

  为什么魔生到天上去,因为他修了很多福报。经上说天魔,不要以为那个天魔就是在天上,他可以到天上去,但他不一定常常在天上。那么人间这一切的有神通的魔,都可以做为天魔。天上的魔如果需要他们去,呐喊助威,随时他们都可以去的。他们生到天上,不单有欲念,而且根本这个脾气是最大,刚强得不得了,就是因为有一种好勇斗狠,所以就做魔了。他若没有好勇斗狠,没有脾气了,那就是佛的眷属了。有脾气,这个无明很重的,这都是魔的眷属。

  至于他们将来受什么果报,那是很远很远的一个事情,这不可以考究的。他们有的遇到这个神通大的,如果他们太不听教化,可以把他们摧毁,没有了,化为和虚空一样。那么有的没有经过摧碎,他做的恶多了,他不改过,还是那么背觉合尘,还是那么迷,当然将来他也有他的果报,他的果报那也是很辛苦的。或者去做狐狸啊,做黄鼠狼啊,都堕落到畜生道去,这都是魔的精灵,他做这一种的东西。或者变蛇啊,或者变老鼠啊,或者做种种奇奇怪怪的畜生,这都是那种魔里魔气的东西变的。所以你们若看见很恶的众生,好像老虎啊,这都有一点魔的力量在那儿帮助它,所以它才有那么大本事。

  【注三○】上人于一九八三年一月补述

  在我年轻的时候,专门欢喜和魔来斗法,所以斗得三千大千世界的魔军都想来对付我。所以有很多次,几几乎把生命都没有了。

  因为这个,我就再有这种和魔斗法的心,也不敢再用什么法来和魔斗了。所以现在很多的魔他来欺负我,我都修忍辱的功夫,不和他们起对待。我只用一种慈悲心来摄受,来感化他们,而不用降伏法来降伏他们。

  我记得在东北有过一次,是在道德会上,有个讲习班主任叫徐桂兰。这道德会有五、六十个学生,其中就有一个著魔了,中邪了,所谓著魔就是邪魔来附体了。这讲习班主任徐桂兰,自以为讲习班的主任,是有地位的,有权力的,就来为这女孩子治魔。她用一口凉水,照著中魔这个女孩子就喷一口。这一口喷上了,这魔还没有走。魔就说:‘好!你来治我,我现在就到你那儿去,我要附在你身上,看你怎么样?’于是乎,这中魔的女孩子病就好了,这徐桂兰自己就中魔了,中邪了。

  方才张果鸿说他也用过这个方法,念咒来喷这个人,这个人就跑了。这个魔大约法术还不够,所以就跑了。但附在徐桂兰身上这个魔不怕凉水喷,它不跑,于是乎徐桂兰自己就发魔气。

  她发了魔气,在道德会也不能住了,就回到家里。回到家里,这个魔天天都来扰乱她,扰得她家里不平安。这个魔是什么魔呢?是个马猴子精,大马猴子,很大的马猴子精。这马猴子精一来了,就和徐桂兰有性行为。它附到她身上就来折磨她。有时候就把徐桂兰迷得……又讲怎么样爱她,又怎么样。就有性行为。性行为完了,徐桂兰本人就七孔流血,眼睛也流血,耳朵也流血,鼻孔、嘴巴都流血。就这个样子,被这个马猴子精,把她的精气都给吸去了,吸得瘫痪要死了的样子。

  道德会就派人去找我们庙上的方丈和尚,我们方丈和尚是很有名的,在东北叫王孝子。因为听说三缘寺这庙上方丈和尚有道德,可以降伏这个魔,于是乎就找他去了。但方丈和尚什么事情都叫我去,在外面有一些个什么问题,并不是他自己本人解决的,都是我去帮他解决的。好像大南沟高德福这家里的问题,还有很多很多的,外面人都也知道的。

  这次方丈又叫我去,叫我去我就去了。去到这儿,他们就说把谁请来了。这马猴子——你猜它怎样说?‘唉!你请他是白费功夫,没有用的。你不要说请他呀,你把济公请来,我也不怕的。’就这么在那儿讲,什么也不怕。等我到了呢,它真地来了,这马猴子来了,然后真是又斗上法啦,斗、斗、斗!斗了两天才把它降伏。降伏住了,从此病就好了,那么这个人也没有死。像这些个问题,我经过很多很多的。

  所以现在我也不愿意管人家的闲事。不要说旁人的闲事,就像某某人,你看得见,她是有个鹰在那儿,总是令她晃头晃脑的,这我都不管。我看见,就像没看见似的。为什么要这样呢?我就是修忍辱的功夫嘛!有人在我头上屙屎呀,我也不发脾气,也忍著它。所以现在我的宗旨是这样子,和任何人也不斗争。果鸿你以后切记,不要再惹麻烦了,这还算你有点善根,要不然的话,嘿!这个魔很容易就跑到你身上去。所以这不是很好玩的一件事情。

  【注三一】上人于一九八三年一月补述

  末法是魔强法弱的时候,《永嘉大师证道歌》上说得很清楚,说是‘嗟末法,恶时世,众生无福难调制,去圣远兮邪见深,魔强法弱多怨害,闻说如来顿教门,恨不灭除令瓦碎。’这个嗟末法就是嗟叹,叹息这个末法的时候。恶时世,这个时候是个很恶劣的时候,妖怪邪魔都出现于世了。

  电脑是一个最大的妖怪,电视是个小妖怪。这个小妖怪就帮著这个大妖怪,这个大妖怪就要把所有的人都吃了,使令所有的人都失业了,没有工作了。这叫‘嗟末法,恶时世’,这个时世真恶劣。众生无福,众生一天到晚那么紧张,人人都搞得有心脏病。没有心脏病,就有肝脏病;没有肝脏病,就有肺病;没有肺病,就有脾病;没有脾病嘛,就有肾病。这心肝脾肺肾,什么病都来了,就都是中了妖怪的这种邪气。中毒中得太深了,所以把众生搞得这么多病痛都出来了,没有福了。

  你以为看电视、听电话、听收音机、玩电脑这是很好的。不知这个令心肝脾肺肾都受伤了,将来搞得人都不是人,鬼也不是鬼了。那么这样子,这个世界就该坏了,所以我们人就生在这个众生无福难调制的时候,是不容易教化的,你叫他不要看电视,他一定要看;你教他不听收音机,他还一定要听;你教他不听音乐,他偷偷摸摸去听,这个时代就这样地坏。这样地坏啊,搞得众生颠颠倒倒的,难调制。

  ‘去圣远兮’,去圣就是离佛很远了。‘邪见深’,人人都有邪知邪见,没有正知正见了,邪见太深了。‘魔强法弱多怨害’,这时候魔是很强盛的,这佛法是很软弱的。‘多怨害’,互相你害我,我害你,这么互相怨害。‘闻说如来顿教门’,要是听见佛所说的这个正法眼藏顿教的法门。‘恨不灭除令瓦碎’,就恨不能即时把它都消灭了。好像那一块瓦,把它拽碎了那么样,对这个佛法就仇视得这个样子,我们现在就是这样子。

  所以我们在万佛城住的人,每一个佛教徒的家庭里头,我们不要有收音机,不要有电视,不要有音乐的唱片,把这个都要改了它。在万佛城住的人,在百忙之中,无论怎么忙,都应该参加早晚课、讲经,不应该缺席的。在家人如果不能到庙上做,你可以在家里做,也做早晚课、念念经、研究研究佛法。不要有时候就看电视、听收音机,搞得和一般外边的人一样。

  万佛城和外边的世界不一样,我们要不随著流俗所转,所以你们各位在万佛城,以佛法为主,以学习佛经为主。谁能把《楞严经》先背会了,那我是特别高兴的。在家里也要读诵《楞严经》,读诵《法华经》,读诵《华严经》。不然,你跑到万佛城来,这有什么意思,一点意思也没有。你对佛法一点都不懂,说起什么,就说:‘哦!问什么?’什么都不懂,那你在这地方是太可惜了。

  【注三二】上人于一九八三年一月补述

  所以方才果地说是平定要守戒,这也是很正确的一种理论。你若想有正定,一定要先持戒,持戒就是干什么来著?就是打地基呢!先要把那个基础打好,打坚固了它。打坚固了它,你再把柱子立到那个地方,那柱子就是一个定力,那基础就是个戒力。一定要严持戒律,很精严的,这是很要紧、很要紧的。你基础若是打不好,柱子立到那个地方,也立不住的,就变成邪定,不是正定了。

  至于慧,什么叫慧呢?因为那有个柱子立住了,然后又有墙壁,就可以把这个房子造成了。房子有什么用呢?这里边可以拜佛,可以讲经说法,可以教人改过自新,这就是慧的用。

  戒就是个体,定就是个相,慧就是用,这叫体、相、用。所以我们大家一定要很清楚这种的道理。你没有戒力,就没有定力;没有定力,就不发生慧力。好像你基础打不好,就立柱子,那个柱子就不会坚固,那个墙就房倒屋塌的,一点用也没有。所以戒定慧这是缺一不可的,这叫三无漏学——戒、定、慧,我们要特别注意这一点。

  【注三三】上人于一九八三年一月补述

  弟子:这个人既然可以看到二万、四万、八万大劫的事情这么久远。为什么他看不到人在六道中轮回,又生到旁的众生去?

  上人:这个问题问得很有意思。你要知道他所看的,虽说是二万大劫,其实只是一个虚妄在那儿管著。一念为无量劫,无量劫为一念。他觉得是二万劫,其实这都不一定的。因为他这还是在虚妄的境里头转,是一种妄想在那儿支配他,才有这种妄境现出来,都不实在的。所以他看见猪,也是二万大劫做猪。看见牛,也是二万大劫都做牛来的。他觉得是这样,其实这都不是正确的。要是正确的,真是二万大劫,当然猪在六道轮回里头,不是单单做猪呀!那么他说都是这样的,这已经证明他所有一切都是假的。他就说他看二万大劫,这不一定就是二万大劫了,这只是在他个人的一种感觉上,他觉得是这样。

  好像台湾来的那个吴兄就说:‘啊!我觉得我和某某人在唐朝六祖的时候,就一起在那个法会里。’这其实就是这种境界了。他觉得,觉得就表示那一切事情不是真的。真的,那要有证据的,也不是到处那么自我宣传的。如果是这样,现在这么长的时间又遇到一起,他怎么会舍得那么快就走了呢?他真是放得下吗?不是的。他为什么要再回台湾去干什么干什么呢?就是为的这么样一说,好鱼目混珠来颠倒是非,令人认不清楚了,‘哦!他真不得了了,他真是啊,这个人真如何如何,你看他知道在唐朝就和某某人在一起如何了,怎么样了。’

  怎么样?你不修行一样堕落做鬼的,怎么样?所以你们各位要有真知灼见,要有真正的智慧,看这个人说这个话,究竟他什么意思要这么讲话?那么他看见某某人在万佛城、金山寺也有点影响力,他如果把这个人一拉上,你说这对他有多大的帮助。那么这个人也就默认了,说是:‘哦!是的,我和他是在六祖大师会下就一起学法的。’你看这无形中,他这个身价就高起来了。就好像有个人跑到万佛城来,说我们怎么样护持他,就是一个样的道理,这个都是大同小异的,不过骗人的方法不同而已。

  所以你们各位对于这一点,要特别注意的,我方才没有说吗?这个假的是给真的预备的,先有假的,那个假的到这儿来,他把人都弄得迷迷糊糊,以后有真正要找真法的,他就要找正法去了,也就可以说是无路可走了,他就要追求正法了。

  所以‘反者道之动,弱者道之用,清者浊之源,动者静之基。’这个道是相反的,所以我们人学佛法,要有真正的择法眼,就认识是法、非法、黑法、白法、正法、邪法,要认识。不怕他是邪、是正、是黑、是白、是善法、是恶法,就是你若认识了,就好了;你若不认识,在那地方糊糊涂涂的,真的你也不认识,假的你也不了解,一天到晚在那儿囫囵吞个枣,也食而不知其味,那就糟了。

  所以我们这儿研究《楞严经》,《楞严经》我们应该常常研究,所以我们那个山门对联是‘华严法会,楞严坛场’,我们这儿是楞严坛场。所以研究完〈五十阴魔〉,再研究〈二十五圆通〉;研究〈二十五圆通〉之后,再研究〈四种清净明诲〉。然后我们把《楞严经》一段一段,一部分一部分,都把它研究清楚了。现在这一些魔子魔孙,这些个妖魔鬼怪啊,专门说《楞严经》是假的。他就这么样一说,令人生怀疑,没有信心了,‘哦!《楞严经》是假的,说来说去都是假的。’

  我们也讲道理的,不论他是假的、真的,他讲得有道理,我们就相信;讲得没有道理,讲得不合乎正法,不合乎戒律,他就是真的,我们也拿他当假的。所以这个真假从什么地方分别?就从黑法、白法来分别。哦!你也糊里糊涂的,那些个邪知邪见,你说它是对的;那个正知正见呢,你说它是不对了,这真是颠倒黑白,颠倒是非!我们有这种的思想,那将来就是主于没有眼睛的,没有眼目的,因为黑白不分嘛!这种邪知邪见的人,将来受果报,也受没有眼睛的果报。他都是瞎人的眼目,令人找不著正路。所以这一点各位要特别特别注意的,这因果是特别厉害,丝毫都不爽的。就由我这一生的经验,我就知道你不能做错一点事情,你稍微做错一点事情,那个果报就来了。

  【注三四】上人于一九八三年一月补述

  ‘念佛是谁?’这叫参。参呢,我讲过很多次,就是要专一。所谓‘专一则灵,分驰则蔽’,专一的意思就好像用锥子,在那儿钻窟窿一样,又好像用金刚钻在钻钢铁一样。什么时候钻透了,什么时候那就叫开悟,这是参。‘念佛是谁’,这是念,这个念是在你心里头念。

  参呢,是找。这个‘找’跟那个‘计度’又不同。这个‘找’是专一只是找,向一个地方来找,就是找这个‘谁’。这是参——参这一个道理。

  那个‘计度’呢,它不是一个念头。它是东想想、西想想,它是互相比较一下,互相分别一下,互相又来比量。那么他比量,就是向这儿比一比,向那儿比一比,这计度,是他自己在那儿妄想太多了。

  这个参,只是一个妄想;这个计度呢,是很多个妄想,他就七扯八拉的,上上下下。他想到天上去,上帝在那儿穿的什么衣服?或的什么帽子?眼睛多大?耳朵多长?鼻子多宽?他在那儿计度上帝的尺寸,用这个尺寸来量、来计度,那么究竟上帝是不是那个样子呢?他也没见过,所以他量出来的尺寸,不一定对的。他又跑到地下去,计度地心吸力,地心是有多大?地的面积是有多大?地有多少粒微尘?大约是由一万万个八万四千那么多微尘集中到一起,这是一个地球。

  其实这都是一种自己在那儿揣测,自己在那儿算,用computer(电脑)恐怕也算不出来。但是他就用自己的那个computer,在那儿算来算去,算也算不出个头,也算不出一个尾来,他说这真是个怪物。

  所以这个参,也不是行阴,也不是色、受、想、行、识;这个念,就是你心里念,这也是一个专一之念。譬如你念‘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这只有一个‘南无阿弥陀佛’,没有其他的妄想,这叫以毒攻毒。你如果有很多妄想,那毒太多了,一定死的。

  【注三五】上人于一九八三年一月补述

  刚才果地说我们一般人把破五蕴的境界估计太高了,这是很对的。《心经》上说:‘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这个‘观自在’也就是在那儿打坐,这个人在那儿打坐的。‘行深般若波罗蜜’,就是那个禅的功夫一步一步地进到智慧的阶段,所以他能明了五蕴是空的。这五蕴——色、受、想、行、识——都是空的,因为你把这个都看空了,就不被五蕴遮盖住了。不被它遮盖,就是智慧现前了。

  这时候还谈不到什么证果、出三界,谈不到的。智慧是有了,所以才能离苦得乐。在离苦而没有离、得乐还没有得的这个阶段上,还有一段的路程,还要深入经藏,智慧如海,不被境界所转。他还是被境界转,被色、受、想、行、识这五种的境界转,这不单没有证四果,而且连初果也谈不到的。人证了初果阿罗汉就可以走路脚不需要碰到地下。离地下会有半分那么高,脚不沾地了,在任何地方都脚不沾泥了。他怎么能这样的呢?就因为他把这见惑去了,断了八十八品的见惑,因为他断见惑就能这样了。

  什么叫见惑呢?就是对境起贪爱。对著这个境界,就被这个境界所迷了,生出一种贪爱心来,这叫见惑。证果的人,‘眼观形色内无有,耳听尘事心不知’,什么都空了,无所执著了,那他怎么还会走火入魔呢?根本就没有什么魔可走、可入的,没有什么火可走的,他没有火了。

  迷理起分别,这是思惑。二果、三果的圣人要断思惑。你想一想,在这五蕴的阶段,他修道若断了思惑,怎么会想东、想西、想南、想北,计度上、计度下的?用种种的分别心来研究道理呢?没有的!什么事情来了,他都迎刃而解,不需要去分别计度它。这些妄想都是一些个识,尤其那个‘识’,那分别更细微,细微、细微的地方,它都在那儿分别。不要说他没有证果,他甚至于也不能升到非非想处天,为什么呢?他这身体根本就没有看破,没有放下呢!还是在这臭皮囊上来用功夫,打转转。

  所以你们以为破了五蕴证了果,证了什么果?破五蕴那只是修道一个应行的路子,在那路子上走。所以各位要认识清楚这种境界,不要像那无闻比丘似的,以四禅天就认为四果了。这个破五蕴也就是在这初禅、二禅的境界上。这要是按著修行的步骤来讲,还很早很早呢,这可以说是刚刚入门。你不要对那刚刚开蒙的小学生,就以为他大学毕业了。就是神童,也没有那么多。或者有的小孩子读书读得快,那是神童,但是很少很少的,所以对于法要认识清楚。我早不讲这话,就看你们各位的智慧怎么样?今天我告诉你们,没有断见惑、思惑,这怎么能谈到证果呢?谈不到的。

  【注三六】上人于一九八三年一月补述

  他没有证果,都是虚妄的境界,所有的都不是真实的。就是他色、受、想、行、识都破了,也还没有证果,这不过只是在修道的路上跑著呢。他若是证果,他就得到不退转了,怎么会著魔呢!证了初果也不会著魔的。

  【注三七】上人于一九八三年三月补述

  那个心经上说:‘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破了五蕴,他只是明白这个空理了,并谈不到什么了生死和证什么果位,这还是在那个路上走著呢,还没有到家,所以谈不到了生死。他这个落到一个偏空的理上,这时候他也不觉得有什么苦,也不觉得有什么乐,他在这个地方要是停止了,就落入外道去了;若再往前进步,那么他是可以开悟,可以证果,但是要精进。所以修行,无论你到什么程度上,你如果以得少为足,就认为在那儿就可以了,那就叫中道自划了,半途而废,也就是就懂得那么多,再往前就没有进步了。

  【注三八】上人于一九九二年十二月二日补述

  弟子:在这里说楞严妙定奢摩他,可是在前面说奢摩他是三止三观。

  上人:三止三观,这都是一个比喻,道理差不多。

  弟子:可是它并不是楞严妙定。

  上人:在后面或者就证入这个楞严妙定。这一个道理,有的地方讲法不同,这都是观前后文有关连的,就是那又讲了深一层。一样的名词、一样的人,他那时候只是一个小孩子,以后长大了,那作用又不同了嘛。这都是变化的,没有什么,都是差不多的,所以这个地方这么讲,那个地方那么讲。你若一定执著那个,那就是不通嘛!

  弟子:可是要上人这样的智慧才有办法。

  上人:好像我问那个禅宗里头说:‘空手把锄头,步行骑水牛,人在桥上过,桥流水不流。’这什么意思?我讲过,你们都听过?这没有什么啊!当然空手才能把锄头嘛,你手里若拿著东西,怎么能把锄头呢!这一般人一看,说:空手怎么把锄头呢?就不懂,转不过来这个弯。禅宗就是这样的。

  弟子:因为禅师们讲的话,一向古古怪怪的,其实他讲得不古怪了,很合逻辑的时候,也搞不清他讲什么。

  上人:这个是对当时的机宜,你拿这来讲,就照葫芦画瓢描一描,那又走样了。那就是那个禅师故意这么说,教你不懂,不知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弟子:那要对当事人的机,旁边不是当机的人……

  上人:所以后人拿著它做公案来讲,这个都是在那儿说食数宝呢!

  弟子:就好比说当时那个人快开悟了,那禅师打他一棒,他就开悟了,那以后人就随便打,也打不出……

  上人:一打,他就发脾气了。你用功用到了,磕著、碰著都开悟的;你不到的时候,你想开悟,那开不了的。愈想愈不开悟,因为只是妄想嘛,你不认识妄想,还顺著这个人心想想想……,想,想到什么时候也想不到的。

  【注三九】上人于一九八三年一月补述

  至于说著魔的人,若能念〈楞严咒〉,魔会不会走?你能念〈楞严咒〉,什么魔都会走的,但是要专一其心来念。你若专一其心念,不打旁的妄想,没有什么贪心,什么魔都会远避的。只怕你一边念咒,还一边打妄想,这杀生的念也不断,偷盗的念也不断,邪淫的念也不断,打妄语也不停止,喝酒呢,更是心里总想著喝酒,这样子,你就念什么咒也都不会灵的。

  【注四○】上人于一九八三午一月补述

  我们天天在这儿研究佛法,要‘朝于斯,夕于斯’,天天如是。一天不如是,就错过机会了,你就在那儿想,不知是哪一秒钟,就失去你所得到的利益。

  我们举一个譬喻,像什么呢?就像猫在那儿扑老鼠,在那儿等了几天,然后它就跑了。这猫没有忍耐心了,没有忍耐心就走了。它一走,老鼠出来了,没有捉住,就是这么奇怪。又像钓鱼,在那儿钓了几天鱼,鱼也不上钩,因为小鱼被大鱼都给吃了,这个大鱼吃饱了小鱼,也不愿意再吃旁的东西,就在那儿睡觉了。所以几天也不吃东西,等到刚刚饿了,这个钓鱼的渔翁没有忍耐心,走了,所以也没钓到鱼,一条鱼也没钓到。

  这本来都是杀生的事情,这钓鱼也是杀生,猫捉老鼠也是杀生,我们修道也是在这儿杀生。杀什么生呢?就杀眼、耳、鼻、舌、身、意这六个贼。眼、耳、鼻、舌、身、意这六个贼,那么看著、看著、看著它几天,六贼也不得便。刚刚懈怠了,喔!这六贼又作怪了,在那儿造反了,就这么厉害。

  所以你修行,时时刻刻都要念兹在兹的,不能放逸,一秒钟也不可以放逸。你一放逸,那个魔也就来,不单现在我们修道那个魔是这样的,就佛住世的时候,人修道也是这样子,也是要谨谨慎慎地常常用功修行。

  有什么证明佛在世的时候也有魔呢?你就看佛入涅槃之后,在结集经藏的时候,阿难升法座,坐在法主坐的座位上。因为结集经藏要有一个人在那儿主持这法的法会。在这时候,阿难相貌就现出来一种不可思议端严毕备的样子。

  下边那些阿罗汉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咦!怎么阿难成佛了?’又想:‘怎么这是旁的地方来的佛吗?’有的阿罗汉又想:‘喔!这是不是魔啊?’你们想一想,如果佛住世的时候没有魔出现,为何佛刚刚入涅槃,这些大阿罗汉怎么就生了这个怀疑?一定在佛住世的时候,也就常常有魔的出现的,所以他们就生这种种的怀疑。

  你们各位想一想,我们用功修行,一时一刻也不可以马虎的,时时刻刻都要认真,脚踏实地来修行。我们是追求真理的,稍微一不用功啊,那个业障就现前了。

  【注四一】上人于一九八三年一月补述

  在中午有人讲,以‘穿五层衣服’来比喻‘五蕴’,这个比喻不太恰当。因为《心经》上说:‘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如果像穿五层衣服似的,那五层衣服都剥下来,人就倮体了。所以果舟说:‘这教人打妄想’,是真的。

  那么不破这五蕴,还有这五层衣服遮著,人没有打那么多妄想。要是破了,倮体了,这怎么办呢?所以这比喻是有一点问题,难怪你说令你打妄想。那你说这怎么办?你对这有什么解释法没有?用五层衣服来比,这是一种有形的。而五蕴是没有形的,没有形和有形来比,这是不一样的。

  这五蕴只是一种阴气,这阴气也可以变成阳气,阴魔也可以变成阳魔,就看你会不会用。你若会用,在这修行上不被它所转,这个境界不是不好。你贪图神通,贪图好处、境界,这就被它所转了。

  所谓五阴,又叫五蕴。五阴是五种阴气,因为有阴气,所以就著魔了;有阳气,这就是菩萨了。不过,要紧的就是不执著。不执著了,就是‘终日穿衣,未穿一缕纱’,不要执著穿没穿衣服。‘终日吃饭,未吃一粒米’。真正用功的人,对这些都没有执著了。不一定就像五层衣服这么脱光了,没有衣服穿,那怎么办呢?这只是一个很浅显的比喻,就恐怕你不明白,所以才这么样说。

  其实五阴根本就是一股气在那儿作怪,这气有邪气,有正气。邪气就是阴气,正气就是阳气。你要是不会用它,就变成阴魔了;你要是会用它,就变成阳魔了。在这个时候,就是要用这个不思善、不思恶,你也不要贪好境界,也不要怕坏境界。就是遇到这种境界,还若无其事似的,不生一种执著心。我知道果舟对这五层衣服,是不愿意脱,脱了就觉得很怕丑的,所以我今天提出来讲一讲。

  【注四二】上人于一九八三年一月补述

  《楞严经》这是佛教里一部照妖镜的经,所有天魔外道、魑魅魍魉,一见到《楞严经》都现原形了,他无所遁形,什么地方他也跑不了。所以在过去,智者大师听说有这一部经,就向印度遥拜,拜了十八年,以十八年这种恳切至诚的心,求这一部经到中国来。过去的大德高僧,所有这一些有智慧的高僧,没有哪一个不赞叹《楞严经》的。所以《楞严经》存在,佛法就存在;《楞严经》如果毁灭了,佛法也就毁灭了。

  怎么样末法呢?末法就是《楞严经》先毁灭了。谁毁灭的呢?就这一些个天魔外道。这些天魔外道一看见《楞严经》,就好像眼中的钉、肉中的刺一样,坐也坐不住,站也站不稳,所以他必须要创出一种邪说,说是《楞严经》是假的。我们做佛教徒应该认识真理,《楞严经》上所讲的道理,每一个字都是真经真典,没有一个字不是讲真理的。所以我们现在研究这五十种阴魔,更应该明白《楞严经》这种重要性,其他这些邪魔鬼怪最怕的就是《楞严经》。

  虚老活了一百二十岁,他一生,旁的什么经典也没注解过,只有注解这部《楞严经》。注解《楞严经》这个稿子,他是很注意地来保存,保存了几十年,结果以后在云门事变时,就丢了,这是虚老一生一个最大遗憾的事情。他主张我们身为一个出家人,都应该把《楞严经》读得能背得出来,由前边背到后边,由后边背到前边,顺背倒背,顺倒都能背得出来,这是他的主张。那么我知道虚老一生之中,对《楞严经》是特别重视的。

  有人也对虚老提过,说:‘《楞严经》有人说是伪造的。’老和尚说这末法怎么叫末法呢?就因为有这一班人,弄得鱼目混珠,是非分不清楚,教你这人都迷了,瞎人眼目,令人认不清楚佛法了。他在那儿把这个真的,他当假的;假的他又当真的了。你看这一些个人,又是这个人写一部书,人也拿著看;那一个人写一部书,他也拿著看,真正佛所说的经典,人都把它置诸高阁,放到那个书架子上,永远也不看。所以这也就看出来众生的业障是很重的,他若听邪知邪见,就很相信的;你讲正知正见的法,说了他也不信,说了他也不信。为什么呢?就是善根不够,根基不够的关系,所以对正法有一种怀疑的心,有一种狐疑不信的心。

  我们万佛城这儿要立楞严的坛场,最好你们谁发心把这部《楞严经》,天天能读它,或者一个钟头、两个钟头。能把它像读书那么读,能记得又能背得出,把这《楞严经》、《法华经》,甚至于《华严经》都能背诵出来,这是最好的。谁能把《楞严经》、《法华经》、《华严经》若都能背得出来,那世界上这还是正法存在的时候。所以我们这儿——万佛城——这么好的地方,大家要发大菩提心,做一些个事情。不是说我们和人比赛,我们要出乎其类、拔乎其萃,要做这些事情。

  我在以前有这么一个心愿,想要把《法华经》能背得出来,再能把《楞严经》也背得出来。在香港有位果一,就是恒定,他《楞严经》能背得出来,《法华经》我教他读,他最后大约没有完全背得出来,这是很遗憾的事情。我们这么好的地方,大家要发大心,把佛经和戒律——《楞严经》、《法华经》和《四分律》、《梵网经》都能背得出来,这是最好的,那我们这儿一定是正法久住了。

  上一页……

[本帖由 极乐世界 最后编辑于 10-12-5 9:22]


帖主签名----------------------


◎好评 ◎编辑 ◎老版编辑 ◎删除 ◎屏蔽 ◎引用  本帖发于:10-12-5 9:21 : 返回首页 | 返回本版
访客发帖 | 返回楼顶


信息
快报
有新帖发上来了: ●如果不犯这个戒,财宝永远没有短...郭迎金 ●●如果你跟这个相应了,就不会有烦...郭迎金 
有老帖刚被顶起: ●念《地藏经》时发冷发热,这是什...郭迎金 ●●2019年5月29日长春洼中高农场紧...极乐红莲 

妙音居士林--南无阿弥陀佛


妙音居士林06年至13年数据(当年帖子此处找) 妙音居士林13年至16年8月数据(当年帖子此处找)

妙音网祈愿正法久住世间。冀ICP备11021544号。 (赞助妙音升级开发) *安卓版妙音客户端下载* 妙音网微信公众号:miaoyinwang

手机:18-65-0-054-11-8(网络方面管理和站务之事请联系手机,包括助印经书法宝,合作护生等事谊可以恰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