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搜索引擎 网页歌曲图片
 英汉互译: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站长

净土大经解演义(600集) 净土大经科注 净空法师学佛答问 佛说阿弥陀经 佛说大乘无量寿庄严清净平等觉经 影尘回忆录 书房其它目录
- 相关注解1——五十阴魔浅释
  妙音总务首楞嚴王相关注解1——五十阴魔浅释

手机及高端浏览器发表新主题  适合低端浏览器的老式发表框   回复帖子
本帖被点击 2805 次、回复 1 帖,共 1
适合打印机的版本 本主题新闻模式  报告本帖 浏览上一篇主题 浏览下一篇主题
 主题: [破魔] 相关注解1——五十阴魔浅释 下到楼底 

极乐世界

首发勋章优质勋章常来勋章持久勋章管理勋章元老勋章
等级:上将
积分:70952
活力:0
魅力:13553
主题:4770
回帖:1435
精华:327
财富:0
注册:2007-1-27
泡点:1434小时
考勤:1359天前来过
 资料 | 帖子 | 好友 | 短信 | 电邮 | 博客 | 相册 楼主 No.1

相关注解1——五十阴魔浅释
2010-06-05 22:42

  宣化法师注解

  上人自一九六八年讲解《楞严经》后,数年来,又曾在万佛圣城及金轮圣寺举行以‘楞严经五十阴魔’为主题的研讨会,由上人与四众弟子参与此会,会中上人偶尔亦对五十阴魔做部分解释,同时对修行做了一些开示。下文即上人在此会中,与部分参与者之对话及开示。

  【注一】上人于一九八三年一月补述

  人们所欢喜的就是钱,他们认为‘天命之谓钱,率性之谓钱。钱也者,不可须臾离也,可离非钱也。’这是一般世俗人都有这个毛病,对这个钱的问题看不破,就放不下。自己中这种钱的毒不要紧,还要毒子、毒孙,这么一路一路毒下去,所以就留钱给子女。留钱给儿子,儿子又留给儿子,又留给儿子,哦!传来传去就是被钱这种毒水毒得透不过气来,这是很可怕的一件事。所以我们这儿告诉大家,那个钱上面都有一种毒,你还不相信,总是要和这个钱最近,那么这就是中毒了嘛!中钱的毒,这个流毒要毒到子子孙孙,千秋万代都毒下去。

  我以前讲过很多次,人都要储钱,就以为是好事。那么我们修道的人,不应该再把钱看得那么重,所以不需要储钱,不需要‘钱不可须臾离也’。我们要把它改过来,我们是‘天命之谓法,率性之谓法,法也者,不可须臾离也,可离非法也。’那什么叫法呢?说那是佛法僧的‘法’,我知道。你还没有知道,你若真知道了,你就不会把你那个法都丢了。

  究竟法是什么呢?法就是气,就是我们这一股气,通天通地,乃至于诸佛、菩萨和我们所以都是一体,就因为这个气是通的。这个气,好像我们呼吸气,能看得见的,那个气里头支配气的,就是那个法了。所以我们一定要养气,不要生气,你要修养你这个气,所谓‘栽培心上地,涵养性中天’,这都是养气。你想养气呀,你要把法不丢了嘛,我告诉你们一个最重要的、要紧的法门,你们听呢,也好;不听呢,也没有关系。不过我要告诉你们,什么呢?你若想养气嘛,就不要讲那么多的话。

  在厨房也不要讲那么多的话,今天比较好一点了。喔!前两天我到厨房、斋堂那儿,听那个厨房就像个市场一样,大家在那儿,哦!大声大喊的,这个卖萝卜,那个卖白菜,那个卖土豆,那个卖蕃薯。在那个地方大喊大叫,这像一个什么!这简直地把佛也忘了、法也忘了、把僧也忘了,在那个地方尽胡闹。你就算在厨房,也不需要这么大喊大叫,在那儿吵吵闹闹的,这一点都没有修行人的一种本份了。那么我这一注意不要紧,变成宿舍那儿也是像个市场一样,无论什么地方,都是在那儿吵吵闹闹的。这些人就是在那儿讲话,讲话讲来讲去都不知道讲什么。

  修行人不能寡言,那就不能修行;你不能养气就没有法。所以‘法也者不可须臾离也’,我们可以很容易随随便便就把这个法都丢了,你若尽讲话,那就是把法都丢了。各位!我近来也不愿意管闲事了,但是我一看,这真是槽糕,真是不得了了。再要这样子,万佛城就变成……。这个无赖一天到晚尽在这儿吵架,你说这个怎么办?

  难怪佛现在也不愿意在这儿了,菩萨也都离得远远的,不听你们这些尽在这儿讲长讲短、讲这个讲那个的。到了万佛城,谁和谁不是不讲话,有要紧的事情可以讲,不是在那儿尽舂闲壳子。‘哦!没有事,我很寂寞了,我找一个人去舂舂壳子。’那不要紧,可是你这一舂壳子啊,这一讲话,把什么法都丢了。你法都丢了,那你看你还修什么道呢?

  【注二】上人于一九八三年一月补述

  这种阴魔,其实不止五十种,五百种、五千种、五万种、五十万种都有。每一种又可以分出来十种;若细分析起来,千千万万种都有。归纳起来,什么叫阴魔呢?本来是没有什么东西的,它就是一股阴气。这股阴气从什么地方来的呢?也就是从我们每一个人的阴念来的。这股阴的念就是属于贪、嗔、痴之类的念,所以就生出来色、受、想、行、识,那每一个蕴里头就生出来这种种的阴相。

  这种阴相是功夫到了,它必然现出的一个情况。你若功夫不到,想有这个阴魔,也没有的;你若到了,它就现出来。

  现出来那也不要紧的,不用说是怕著魔了。不用怕!那怎么样呢?阴相现出来的时候,你能处之泰然,好像没有那么回事似的——见如不见,闻如不闻,都要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嗅之无味。你能不入色、声、香、味、触、法,这个阴魔它一点办法也没有了。你若能没有贪、嗔、痴,也就把这阴魔都降伏了。没有自私、自利、有所求、有贪、有争这五种的毛病,什么魔也没有办法你。

  所以我们各位现在研究,不要说研究这阴魔就怕魔了。不需要怕,它这一股气就像什么呢?这也是用一个粗的比喻,什么呢?就好像我们烧热水一样,水烧滚了,它会有热气出来。那热气一出来了,就是水开了。

  你修行有魔现出了,那个魔的现出也正是因为你自性里头那个阴念、阴气所幻化出来的。虽幻化出来,你能不为它所摇动,也就没有事了。好像你烧开水,那热气出来了,这没有什么奇怪,等它出过去了,那水就可以喝了。

  人有这一股魔气现出来了,就好像锻炼这个金,精金剩下了,那金里头的渣滓都锻炼出去了。修道也就像锻炼真金一样的,所以说:‘真金不怕洪炉火。’你要炼出精金来,炼出金刚不坏身来。金刚不坏身就是要时时刻刻,念兹在兹地用功修行。

  你用功修行无论修到什么程度上,也不要生欢喜,也不要生恐惧心,这是修道人最要紧的一个根本解决魔障的办法。

  【注三】上人于一九九三年十二月二日补述

  弟子:这个色阴尽的时候,是人则能越劫浊,观其所由,坚固妄想,以为其本。

  上人:他还有妄想。坚,就是他在那里执著得太厉害了。

  弟子:是不是坚固妄想做为色阴由来的根本?

  上人:他到那境界就是这样子,不管它由来不由来。这没有法子追根穷底的,这都是虚妄的,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五蕴浮云空去来,三毒水泡虚出没’,这都是假的嘛,无论什么境界都是假的。

  弟子:就好像作梦一样,梦里没有道理可以讲的。

  上人:嗯!‘梦里明明有六趣,觉后空空无大千’。

  【注四】上人于一九九三年十二月二日补述

  弟子:‘此名精明,流溢前境’这句话怎么说?

  上人:这就因为他太精、太明啦,就好像假聪明——世间智慧,那也就是太精明了嘛!

  弟子:前境是指什么?

  上人:前边所说的那个境界。

  弟子:还是他在用功当前的境界?

  上人:就是他所得到的境界,以前所得到的。

  【注五】上人于一九九三年十二月二日补述

  上人:三魂七魄,像小孩子的样子,但是它单有一根,没有多根。它在人身上,所以人能言行动作,都是这个支使的。魂魄聚到一起,然后修成了,在佛教就是‘佛’,在道教他们修就是‘仙’。有的单单有眼睛,有的单单有耳朵,互相帮助的。能听的小孩子,就帮助能看的小孩子,互相可以通的。所以你修成了,就可以六根互用,耳朵也可以吃饭,也可以说话,这个很多你想不到的境界。

  弟子:上人,您以前提到您有一个小徒弟到天上去玩,被魔王圈著,然后他就对您说:‘怎么办?我不能回来!’这是不是他的魂魄有一些到那里去了?

  上人:那是三魂七魄中,或者去一个,或者去两个,或者去三个、四个,都不一定。出去的,它又聚到一起了,不是还七个魄,或者三个魂,出去就合成一个。这个就是这么妙的,它是一股灵气嘛!

  弟子:这个是不是修行的程度不一样,有的可以出去少,有的可以出去多?

  上人:不出去好一点。尽出去游玩的也有危险,有时遇到魔,就给抓去了。把魂魄抓去了,这个人就傻了。白痴,人像个vegetable(植物),都是没有魂魄的,魂魄被魔抓去了。魂就是鬼,修成了,属阳就是属神;再修好了就是仙;再修好了就是佛,都是这一个成的。

  弟子:譬如一个植物人,或者有一个人,他的三魂七魄去了一些,虽然他的身体还在,那么这出去的魂魄,是不是又变成另外一个?

  上人:不是变成另外一个,就是跟著魔走了。所以这个人有时候就明白一点,有的时候就很糊涂的。

  弟子:一个修行人,他的三魂七魄去了一些,如果遇到佛菩萨……

  上人:你若真修行,默默中都有护法。我遇到奇奇怪怪的人太多了,好像能出玄入牝的人,我遇到很多。你们没有遇到这种境界,都不认识,不知道。好像台湾那个跳童的,都是‘五十种阴魔’的作用嘛!

  弟子:他们是修到那个程度了吗?

  上人:他们也往前修,也在立功嘛!也就像人似的,有的学好,有的不学好——不学好就做魔王的眷属。

  【注六】上人于一九八三年一月补述

  上人:研究这五十种阴魔,谁都可以发挥意见,用大家的智慧来研究道理。因为末法时代,人人都贪快、贪捷径,以为这样子就会有什么侥幸的收获,就好像赌钱似的,一赌就赢钱了。所以有的就各处钻、各头跑,又有研究密宗的,又有研究这个、那个的。听这个地方有,就往这儿跑;听那儿又有什么了,就往那儿跑。跑来跑去的,把时间空过在这路程上了,结果什么也没有懂。我们现在大家都要认识这种境界,你不认识这种境界,就很容易误入歧途了。

  弟子:好像吃毒药,在西方社会,这是个很厉害的问题。你也可以说,这些迷幻药就是魔的另外一种化身,他们化做另外一种药品来迷著人。大家都上瘾了,就算不需要吃药,他自自然然就会化那个魔气;有那个习气,就迷著了。所以现在有很多恶知识,他催眠人也不需要给人家吃毒药,那个人就看光啊,看什么的,这都是因为有毒药在肚子里作怪。

  【注七】上人于一九八三年一月补述

  我们这一切一切都要很谨慎、很小心,所谓‘差之丝毫,谬之千里’。学佛学来学去,学得堕地狱了,为什么?就因为没能依教奉行,没能真正不打妄语、不偷盗、不邪淫、不饮酒、不杀生。连五戒还都持不住,你总想要成佛,岂有这个道理!

  你首先一定要戒杀。戒杀不是说我吃吃斋,这就算戒杀了。不是说我亲手没有杀过生,这不算没有犯杀戒,必须要你心里对人不生嗔恨。可是这是不容易的,我今天没有说吗?啊!你看我这杀心也是很重的。我说我要戒杀,要放生,我不杀生。假如我若杀生的话,我每一根毫毛都能变成飞箭,都能变成利刀,都能变成矛、枪去刺——把人都刺死,我的毫毛就会那么厉害。这杀性就那么厉害,可是我不杀。为什么不杀呢?就因为知道杀一切众生,就等于杀菩萨、杀阿罗汉、破和合僧、出佛身血是一样的,所以就不杀。

  不偷盗。不合理的东西不告而取,这都是盗。人家不知道,我把这东西拿走了,这都算盗。这个盗有盗因、盗缘、盗法、盗业,在《梵网经》上也都说得很清楚。杀生也有杀因、杀缘、杀法、杀业,也都说得很清楚。

  不邪淫也是这样,在心里头、在自性上,都不生淫欲的念头,这才算。打妄语戒,在什么情形之下,也不要打妄语。饮酒戒,也不要饮酒。这个酒,你喝了它,它有一股刺激性,令你失去一种常性,失去一种智慧性。你失去智慧性,就会做愚痴的事情。

  所以这是不杀生、不偷盗、不邪淫、不打妄语、不饮酒。佛教徒对于这五种的戒律,一定要特别特别注意,要守著它,丝毫不可毁犯,这样才是够得上一个佛教徒。你随便生一种杀心,随便起一种盗心,随便起一种淫欲心,随便起一个打妄语、欺骗人的心,随便饮酒。无论什么东西,你有一种贪心,贪吃也等于饮酒一样的。不要说你没有喝酒,你就贪吃东西,吃得肥肥的,也是和饮酒都有连带的关系。

  所以这一点,我们各位想学佛的人,处处都要很检点,一丝一毫也不可以错的,一时一刻也不可以马虎的,要很注意很注意的!不过,也不要很死板,我们还要活动起来,把戒律都活动起来。不是说,那我可以方便一点,还可以杀生、偷盗、邪淫、打妄语、饮酒?不是那种活动。但也不是用五戒把自己绑得紧紧的,都没有地方转身了。受持五戒,并不是被五戒绑住了,这一点,我们各位一定要深深地研究。好像加拿大有个人,他藉著我的名义来骗自己的徒弟,说我给他印证,这都是打大妄语,这一类的人将来都会堕拔舌地狱的。

  【注八】上人于一九九三年十二月二日补述

  好像过去的刘金童和现在某两个人,这都是五十种阴魔在那作怪,现在有一个人更厉害,她会摄魂法。圣荷西有一个女的,也皈依我,以后跑到她那儿去求佛法,一回来就生cancer(癌症),就是她给弄的。现在回来又找我,我不管这事。我就是管,也不教人知道的。

  【注九】上人于一九八三年一月补述

  ‘受阴虚妙,不遭邪虑’,这个地方是受阴过去了,在想阴里,它本来是很微细的,很妙的。这种妙是如果你没有毛病,就不会遭到这个邪虑。邪虑,这个虑就是有一种忧愁恐惧感。什么忧愁恐惧感呢?他就是杞人忧天;好像有个杞人,他说这个天,不知什么时候塌下来,这就是邪虑了。那么受阴虚妙,就是他没有这个境界了,不遭这种境界,就是他自己没有了。可是虽然自己没有了,但他防备的力量不够,所以外边的麻烦又来了。

  为什么外边的麻烦来?就因为他里面有所爱、有所贪、有所求,还是有一种自私心,也有自利的心在里头藏著,所以外面就有这种的境界来了。他自己没有这种的念了,可是等到外边的麻烦来了,他又被境界转了。所以这个邪虑,不单单是念,也就是你这忧愁恐惧感。好像我们人,这个也怕,那个也怕,这就是邪虑了。被人压迫得也怕,不敢公开,这就是怕,这就是邪虑,受不了这个压力。

  【注一○】上人于一九八三年一月补述

  现在研究这五十种阴魔,我们恐怕五百种阴魔都会来的,所以你们各位把你们门开开,欢迎这个魔来捣乱来,那么虽然说是魔啊,他是帮助修道的,他不过在反面上来帮助,就看你到底志愿坚不坚固。你若真坚固,千魔不改,万魔不退,什么也不怕的,因为你无所求嘛!你在修行无所求,‘到无求处便无忧’,你无所求,什么也不怕,怕什么?有的人怕鬼,为什么呢?觉得鬼很丑陋、很难看的,因为鬼啊,人人都知道鬼是人死了变成鬼,所以他就怕。可是没有人怕神,金甲神人也是很厉害的,可是人都不怕。孔子曾说:‘敬鬼神而远之。’这是说你应该对他们恭敬,但不要接近他们,所以不要怕鬼,也不要怕神。

  魔是我们修道人的一种考试,也是来试验试验,所以各位不要有一种恐惧心,你若有恐惧心,你就不想叫这魔来,他也会来了;你若没有恐惧心,他要来也来不了了。这是最要紧的秘诀,就是不怕。你若不怕,无所恐惧呢,这就是个正。正,什么都可以降伏的,邪不胜正。所以那个魔,他所怕的就是‘正大光明’这四个字。你若能有正大光明,魔他也就循规蹈矩,也就向你叩头顶礼了。

  【注一一】上人于一九八九年五月廿一日补述

  上人:这个善巧并不是方便,方便是很随便的。这个善巧是他用的方法,你听不出来什么毛病,很巧妙的,用得也很好的,不是好像你能听得出来他是方便。

  弟子:他是不是追求教化人的善巧?

  上人:不是单单teaching(教化),他这是一切一切都有善巧的这种智慧。那个方便法,一般人听上来,就知道他讲的是方便法。这个善巧呢,旁人突然间看不出来的,他说得也很合理的,很巧妙的,说得好像天衣无缝,也找不出来什么毛病,所以这叫善巧。

  【注一二】上人于一九八三年一月补述

  ‘候得其便’,就是得他‘贪欲’这两个字,把门开开。所以,不容易了解它这个经文的意思,就差这么一点哪!

  【注一三】上人于一九八九年五月二十一日补述

  ‘飞精附人,口说经法’,这可以是两个讲法:可以说魔是附到另外一个人的身上,来给这个人说法;也可以说是魔附到修定人的身上。这两个意思都可以存在的,不是单单一个意思。

  在想阴时,这个飞精不能附到这修道人身上,不能把他的心给迷住。好像现在某人在那儿修行修行,但是他又打太极拳,又大喊大叫的,可是他心里明白,知道这是不对的,这就是这个邪没能把他的心给迷住。要是不修行的人呢?或者他一迷,就连心也不懂了,什么也不明白,不知道邪这个东西来了。做了什么事情,一般不修行的人就这样。

  那个邪一来,他就讲;讲完,邪过去了,你问他方才干什么来了?他说:‘我不知道呢!’这就是迷住了,把那个心——性灵——都给迷住了。那个没有迷住的,就是他心里还明白。这种种的意思都要懂得,不是单单一个的。如果单单说是邪附到旁人身上,这也是不圆满的。这都有可能的,都是不一定的,你把它想得可以往左走,也可以往右走,可以往前走,也可以往后退的,这都不是决定辞。

  在注解上,只要你讲得有道理,怎么讲都可以的。但翻译经文,你不能照注解上的意思翻。经文就好像海似的,注解就好像是其他的河流似的,一条条地怎么样流来都可以,但你不能拿河流就当海了。

  【注一四】上人于一九九三年十二月二日补述

  这不要太执著,这个经文怎么说,这都是说一个样子给人听,不一定是这样子的。你要知道这里边不只是五十种,五百种、五千种、五万种都有的,说不完那么多的,这都是一个总括。总括,你们也不要拿它当怎么样高深奥妙那么想,就把它当很平常的人在说话那样,不是尽钻牛角尖。

  我讲经都叫浅释,我不深释。我讲经只要人能听得懂,我的意思和人的意思大家互相都懂了,不要往太深了想。往深了想,谁也讲不完。不要钻窟窿,这一定是怎么回事。尤其这是翻译的,不一定都是一字不可去,一字不可添的,它和梵文都有出入的。所以你把总的意思得到了,就都没有问题了。这不要细追究它,在文字上用功夫。

  弟子:到了想阴,天魔就不能直接扰乱他的心性,而要附到他人的身上来扰乱这修定人的定力。

  上人:这就是好像你这修道的人,常常遇到那鬼上身的人,就来或者和你讲法啊,或者和你较量高低啊。

  你们知不知道万佛城有一个人,他是普吉利(柏克莱)大学的一个学生,很多条蛇跟著他。你们没有看见,果真在金山寺看见他那个蛇和我斗法。噢!那个威风不得了的。他在这儿,那帮蛇就来这个地方和我斗、斗,大约有十多年了。他到了万佛城,病就逐渐好;回到普吉利去读书,病就发作。他自己知道他身上有很多条蛇。这些蛇是被他杀的,都来和他要命的。我现在就是用善法来和它们讲和,给他们调和。它听,我也这么讲;不听,我也这么讲,慢慢来。这十多年了,他这个蛇跑了很多,现在还有几条在身上,以前是一大帮。这就是这一类的嘛!

  弟子:如果住到万佛城来,那些东西就不敢来找。

  上人:不是不敢啊!一样来的。你看它和我斗法,那个神气很厉害的,先跪著,跪跪就站起来,瞪著眼睛和我来比画。喘大气,呼叱呼叱的,唉!那比猫叫还厉害,比猫呼吸气还厉害。

  弟子:那师父怎样?骂他一顿?

  上人:我也不骂,我像没有那么回事似的。他们看著我没有那么回事,其实我就是把它度了嘛!它对我敌对,我对它不敌对。不像以前我用降伏法,现在不用这个,我现在用息灾法。

  弟子:色阴尽的时候,邪魔不能附到修行人身上,要附到另外一个人身上。可是也有一种讲法,说它可以直接附到修行人身上?

  上人:这千变万化的,它或者附到一只猫身上都有的。这个就看你认识它不认识它,它附到其他动物身上也不一定的。

  弟子:修行人本人身上呢?

  上人:它进不去了。

  弟子:可是以前上人讲五十阴魔时,说它也可以附到修行人本人身上?

  上人:No(不),我方才没有说吗!这个都不是一定的,这只是举出一个例子,不是仅仅这样子,这千变万化,它一个可以分成很多的。

  弟子:可是,刚才上人又说,它进不到那个修行人本身?

  上人:那个修行人他真若修行,它到不了的,那因为有护法保护著他。

  弟子:如果那修行人打起妄想来,那就……

  上人:那就来啦!

  弟子:就好像我们住在万佛圣城,守师父的规矩,他们就来不了;如果我们不守规矩,他们就来了。

  上人:外面有很多人来到这儿,身上已经带著很多邪魔外道、妖魔鬼怪,那护法菩萨也不挡著他,说你不要进来。我们这是慈悲嘛!所以我们这儿不是那么戒备森严的,我也不防备。

  弟子:所以如果这个人他真修行的时候,就进不来;他如果不修行,又开始打妄想,它就来了。

  上人:嗯,这就是以邪引邪嘛!

  弟子:不是说进不了,就永远进不了。好像悟达国师,他起了一念贡高心……

  上人:嗯,就是这个。这说得很清楚嘛!

  弟子:本来十世都进不了,结果一念差了,就进来了……

  上人:就来找他来了,要命来了嘛!

  弟子:所以你说进得了?还是进不了?这没有一定的。真修行,就进不了;不修行,就进得了。

  上人:嗯,这没有一定的。但有言说,都无实义,你把这个道理懂了,不要太追究它。这里边都是有千变万化的,我方才没说吗!这五十种,五百种、五千种、五万种都可以变化出来的。不要在这例子上用功夫,这是举一隅,你要知道其他的,变化的。总而言之,但有言说,都无实义。所以你可以说一切经都是假的,但是要在这个假的里找真理。哪一部经说得有道理,都可以信的。它没有道理,不正确的,都不要信的。

  【注一五】上人于一九八三年一月补述

  昨天有人说,某某人念念佛就跳起来了,好像跳舞一样,这都叫飞精附人。他自己不知道,还以为:噢!入了三昧了。这么样天真活泼,蹦蹦跳跳的,像个兔子似的。

  【注一六】上人于一九八三年一月补述

  魔很聪明的,他看这人有什么贪心,魔就用什么方法来诱惑你,所以我们修行人也不用念什么咒,也不必用什么法,就老老实实的,不争、不贪、不求、不自私、不自利,埋头苦干,好好修行,什么魔也没有办法你。你一有贪心,一有侥幸心,想要占便宜,找捷径,就容易著魔的。因为魔的智慧很高,他看你这修行人到什么程度了,用什么方法来可以引诱你,就用什么方法。至于他选什么人,这个对象不是什么问题,这个人只是给他做一个假招牌在那里,他就利用这个人,用种种的法来诱惑你。我们修道的人,如果没有自私自利的心,什么魔也不怕的。

  【注一七】上人于一九八三年一月补述

  我们若能没有贪欲,什么麻烦也没有;你有贪欲,什么事情都发生出来了。世界万事万物万类,什么都是由这个贪欲生出来的。所以说‘一念不生全体现’,若没有贪欲这个念,佛性就现前了。‘六根忽动被云遮’,这六根——眼耳鼻舌身意——一著到境界上,就好像云彩把天空遮起来,现不出太阳光了。这六根,它根本在什么地方?就因为一个贪欲!贪欲放不下,所以六根就变成六贼,六识就生出来了。你要是没有贪欲,六根这贼也不贼了,识也不识了,什么都返本还原了,什么麻烦也没有了。所以各位要注意这点,就是看你有贪欲、没有贪欲。你若有贪欲,那和魔还没有分开;没有贪欲了,和佛也就合股了。

  【注一八】上人于一九八三年一月补述

  现在是研究的时候,继续一个一个地研究完了,大家就能明白多一点。现在才刚刚研究,有的会懂的,有的不会懂的。所以每一个人上来,不是问谁问题,就是互相研究自己所看到的,自己的见解。好像刚才有人上来讲的,他的见解这是对的。至于这个色蕴破了,我相空了,没有我相了,凡是有形有色的,有所质碍的都会空了。你若不明白,可以拿经文看多几遍,自然就懂了。

  至于一切的宗教,当然都是在这五蕴里头转的,你看后面的文说:师父和徒弟俱遭王难。这如果不是一个宗教,怎么会有师父徒弟?他们得到一点,就得少为足,就立一个宗教,说他们那个是真的,他们是什么什么……。我们也不必指出来哪一个宗教,就用一种代名词说某一个宗教,不必把它名字说清楚,这就可以明白它了。至于你说一定要知道他们是从哪个蕴来的,在哪个地方。这就在于你自己和我们每个人,要是把这五十种阴魔都研究清楚了,就都会知道他们是在什么程度上。

  所以你们不是问问题,是研究问题。我们互相研究,谁也不一定答覆谁的问题,因为智慧都是平等的。我们研究出来,大家认为这道理对了,那就是对了。我们把大家的意见,都集中起来,将来出〈五十阴魔〉的时候,把大家的意思都加进去。所以这是共同来研究,不是谁问谁的问题,谁都有权利发挥意见。

  为什么单独要两个人念呢?因为他们这两个人的中文、英文,都过得去。把大略的意思讲一讲,如果有不圆满的地方,谁都可以发言的,并不是问问题。这不是讲《梵网经》,我们现在是研究的性质。在研究的性质上,大家都平等的,谁也不需要请法,也不需要怎样,就是大家共同来研究,做研究学问的一种态度。大家谁也不是和谁辩论,就是谁有什么意见,都可以发挥出来,是这样子的。你们各位说这个方法好不好?

  【注一九】上人于一九八三年一月补述

  弟子:经文说师父与弟子俱堕地狱……

  上人:是啊,就是那个修道的人!

  弟子:修道人是指那个徒弟?

  上人:No(不),师父也一样的,师父也是修行人嘛,好像那人民教就是这样子的。这个有一种分别的地方,什么地方呢?就是有淫欲、没有淫欲。你有淫欲,那就是魔;没有淫欲,那才是正的,那才是佛。分别在这里,他没有断淫,他还不能降伏其心。他不过就坐在那儿可以入定了,可是在三摩地中,他还有所贪、有所求的,‘潜行贪欲’,就从这两个,你就可以知道他。

  【注二○】上人于一九八三年一月补述

  这个真理和不是真理,相差没有多少,只是很微细的那一点,所以我们人很不容易有择法眼认识,哪个是正法,哪个是邪法;哪个是善,哪个是恶的,不容易分别出来。可是我们要知道这个正的,他所行所作都是正大光明的;邪的,他尽行险侥幸,做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善的,他是帮助人的;恶的,他就是害人的。我们在这一点上认识了,就会明白了。

  【注二一】上人于一九八九年五月补述

  居士:上人、各位法师、各位善知识,我讲一段跟大家修行比较有切实关系的。

  在受阴尽的时候,往往会产生贪爱善巧方便,要契合天理,要契机,要化众生的急躁心。这种急躁心产生以后,会有一些现象。好像著天魔以后,有一些没有看过经书的人,往往会说很多经文。

  在台湾有很多修行者——我讲修行者比较好听——他本身所看的经书很有限,本身所受的戒体,可能已经破坏了。但是他因为要得到善巧方便,看人家讲经说法有很多的信众,他很高兴,希望自己也能够快一点发智慧,可以快快讲经说法给很多人听。这种心理产生以后,在禅坐中就会著魔,你看现在很多人很会讲经,这其实已经是著魔的现象了。

  如果他持戒很严,持咒或诵经很勤,又很用功的话,这个人或许就不会有这种现象。如果你看他本身平时持戒不很好,又不诵经礼拜,可是他一上台闭目养神——不只他这个讲的人,我们听的人,到了那个道场以后,跟著起了妄想心,三天两天以后,听的人也可以讲得很好,根本不用学经。

  我认为大家在上人的道场,应该是不会这样;如果到其他的道场,护法神又不很护法,本身又起妄想贪著,这种现象多半发生在喜欢禅坐的人身上;如果不习禅的人,这种现象不太会产生。像台湾有的老太婆,她本身一个字也不懂,但是三天、五天之后,她毛笔字可以写得比吕居士漂亮得多,这种情形我看得多了。几天以后,马上即身成佛,真的是‘即身成佛’了!三天前她不会讲经,三天后讲经讲得很好,这种很奇怪的事情都会产生的。

  这就是为什么现在正法大家都不学,要学邪法。这种人你跟他讲佛法,他不听的。我们了解这种现象可能比较切实一点,在这道场的人可能都不会这样,但是在外面就要小心。

  上人:这都是有狐狸精在那儿附身了,这都叫飞精附人。

  【注二一】上人于一九八三年一月补述

  弟子:看所有想阴的境界,前面都有一段说:‘受阴虚妙,不遭邪虑。’这个不遭邪虑,是指的什么意思?是说他没有邪知邪见?还是说他没有不正当的念头?这个修行人到这个地步的时候,他的修行到了什么境界?

  上人:‘受阴虚妙’:这个‘虚’才能‘妙’,‘妙’才能‘虚’。受阴有这个境界,觉得很自在的。‘不遭邪虑’:这个遭是遭遇到。警如你在这个受阴里头已经有功夫了,本来不会遭遇到,但是你还无缘无故就遭遇到邪虑。这个邪虑就是外边的贼,外面的邪魔鬼怪来了。本来不遭这些个东西,可是不遭这个东西,最后他生出一种或者爱,或者有所求,或者有所贪、有自私心、有自利心。有这个老毛病犯了,所以他就遭了。他如果没有这个老毛病,继续往前去,你若明白一切的境界来了,都不被它所摇动,这就不遭邪虑了;你一被它所转动了,就遭了。

  他本来说是不遭这个邪虑,怎么又被转动了呢?这岂不是矛盾吗?不是!就因为你开开那个贼的门了,生出一种爱欲心!潜行贪欲,那个‘潜’就是偷偷的,偷偷摸摸地去做这个不净行,不守规矩,不守戒律。他说戒律有什么关系啊,他就是自命已经开悟了。所以我告诉你们,我为什么不敢不守规矩呢?可以说我没有开悟,所以我不敢不守规矩。

  【注二三】上人于一九八三年一月补述

  教她做什么,她就做什么,不是单单四事供养,不是饮食、衣服、卧具、汤药这么简单;她都要以这个身心性命来供养他,都要和他行淫欲。所差的地方就在行淫欲这个地方,有淫欲,这都是邪的;没有淫欲,那才是正的。你什么时候也不可以听那个人说:‘开悟了,什么都可以干了,也可以行淫欲了。’这简直地这是大魔王、大魔王、大魔王说的话。你不开悟,不守规矩,那是你不懂;你开悟,你懂了,却明知故犯,再不守规矩,不守戒律,那你开悟,开个什么悟?变成开倒车,往回走了。

  所以现在的人不研充那个真理,只知道,噢!开悟了,人家说开悟了,不需要守什么规矩,也就跟著这样说:唉!不需要守规矩了,他开悟的了,抽菸、喝酒、玩女人,什么都干了。

  所以最要紧的地方,就是有一个淫欲,他有淫欲心,尽行不净行,这就是魔;他不贪钱,没有淫欲,那就是真的。

  他专门公开对大家这么讲:哦!你前生是我的什么太太啊,是我的娘娘啊,你是我的什么啊,我做过皇帝啊,你怎么样怎么样子。公开对大家这么讲,就引诱人生这种淫欲的心。他公开讲就变成去骗人,去攀缘。

  【注二四】上人于一九八三年一月补述

  其人的‘人’,就是这个修道的人,不是另外有一个人。他自己因为被魔著了,他自己不知道,他自己还以为自己真是开了悟了,真是证果了,‘啊,现在有这么大本领了!’所以自己不能觉察到。

  ‘来彼’,这个‘来’是外边来的善男子或者善女人,外边来的干什么呢?到这儿来求法。因为他有神通,所以这些人从旁边来,从外边来,所以叫‘彼’。彼,就是他在那儿说法,这些善男子、善女人就到那个地方去了,他就敷座给他们说法,来教化这些来向他求法的人。

  所以我们现在是大家的意见共同来研究,并不是说一定对,一定不对。研究这个真理,真理那就是真金。与真理不吻合,这都是不对的。

  所以《楞严经》,为什么我说它是真的呢?就因为它这个理说得太清楚了,太真了,所以那一些天魔外道,他们原形都毕露了。这些冒充善知识,冒充什么什么东西的,都在这里头给他现出来一个写照,好像他现原形了。所以他们没有办法了,只可以说《楞严经》是假的,那么就弄一个鱼目混珠来,又可以混水,在那儿摸鱼了。

  【注二五】上人于一九八三年一月补述

  这是外边的人来到这儿请他去,不是外边的人没有来,他就去。‘来’,就是外边的人来;‘彼’,就是那个修道人。‘求阴’,就是求阴的修道人。他们到那儿请他去讲经说法,他就去了。你现在懂了没有?这个经文绝对不可以改的,只有这个意思,没有另外一个讲法。你用另外一个讲法就不通了,那就变成食古不化了,那太矫柔造作了。

 

下一页。。。

[本帖由 极乐世界 最后编辑于 10-12-5 9:22]


帖主签名----------------------


◎好评 ◎编辑 ◎老版编辑 ◎删除 ◎屏蔽 ◎引用  本帖发于:10-12-5 9:19 : 返回首页 | 返回本版
访客发帖 | 返回楼顶


信息
快报
有新帖发上来了: ●『净界法师』『修习止观坐禅法要...吴旭东 ●●印光法师:以竭诚尽敬,为彼念佛...郭迎金 
有老帖刚被顶起: ●念《地藏经》时发冷发热,这是什...郭迎金 ●●2019年5月29日长春洼中高农场紧...极乐红莲 

--南无阿弥陀佛


妙音居士林06年至13年数据(当年帖子此处找) 妙音居士林13年至16年8月数据(当年帖子此处找)

妙音网祈愿正法久住世间。冀ICP备11021544号。 (赞助妙音升级开发) *安卓版妙音客户端下载* 妙音网微信公众号:miaoyinwang

手机:18-65-0-054-11-8(网络方面管理和站务之事请联系手机,包括助印经书法宝,合作护生等事谊可以恰谈)